早上的陽光,從窗戶照進來,把我的睡臉照得亮,我開始從睡夢中慢慢清醒過來。
 
「哥哥,起床了,要起床了。」
 
每一個早上,都是叫妹妹來代替鬧鐘叫醒我,不過今天她的聲音有點不同。
 
妹妹的聲線變得跟媽媽的一樣,是我有幻聽嗎?
 
我慢慢睜開雙眼,就見媽媽坐在我床邊,搖動着我們的身體,叫我起床。
 


「起床啦,哥哥!」
 
本來還想要懶一下床,但媽媽就突然把被子全部搶走,就跟小紫本時對付我懶床時的方式一模一樣。
 
哎……這下我才想記,媽媽和小紫的身體調換了。
 
我真希望在剛才醒來的一刻,發現調換身體的事只不過是一場夢,但看來這不是夢。
 
怪不得平時溫柔文靜的媽媽,在這刻會變得這麼粗魯,很有男孩子的感覺。
 


「哥哥,起床,起……」
 
「行了,我起床了。」
 
「呵呵,這就乖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做着雙手插腰的動作,一臉勝利的表情。
 
看着媽媽的身體擺出小紫的動作,溫文的外表卻內裡是粗魯,這下子反差出來的感覺很特別,不過我比較想要原來的那樣。
 


「快點去梳洗啦,早餐快煮好了。」
 
被小紫催促着,我也只好去做個梳洗,然後準備吃早餐。
 
在梳洗中,從鏡子裡看到自己那沒睡好的樣子,不禁就嘆了一口氣。
 
因為昨天勞動了一整天的關係,還有因為現在都跟爸爸一起睡的關係,使我沒有好好的得到休息。
 
看現在的樣子看起來真跟打了個通宵電腦遊戲沒兩樣,實在讓我又嘆了一口氣。
 
梳洗好了後,我就走到餐桌前,準備吃早餐。
 
順帶一提,爸爸已經上班去了,雖然巫小翠事件發生了,但班還是要上,學還是要上,總沒有人能夠拿「身體被調換了」作為請假的借口吧?
 
關於上學那邊,小紫現在是媽媽的身體,所以她根本不能夠去上學。


 
為了不缺席課堂,只好由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代替小紫上學。
 
在課堂中講的課,所教授的內容,就由我回家去後教導小紫。
 
而沒能夠上學的小紫,則會代替媽媽做家裡的工作,負責家務。
 
平時沒有做家務的小紫,現在來做媽媽平時做的家務,平時沒有上學的媽媽,現在來代替小紫上學,我實在是擔心她們能不能應付。
 
看來我的擔心是有點自討苦吃,因為她們兩個完全沒有擔心過,反而心情輕鬆。
 
媽媽更在一邊煮早餐的時候,一邊哼着小創的小曲,心情好像很不錯。
 
看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煮早餐,穿着圍裙,男孩子氣的女生做着女生的事情,這種反差的感覺也是叫人感覺很特別。
 


「好了,早餐煮好了。」
 
媽媽把剛剛煮好的早餐放到餐桌上,而小紫已經好不客氣地開始吃着。
 
平日的景着一瞬間反轉,媽媽好不客氣地吃着,小紫把剛剛煮好的早餐遞到餐桌上。
 
看着這種跟日常完全不同了的情景,我精神都開始失調了,我甚至已經有點混亂,分不清誰是誰。
 
自己必須要緊記,小紫和媽媽的身體已經是互相調換了這件事。
 
「對了,媽媽。」
 
正當小紫吞下了一顆太陽蛋後,便像是想起了甚麼般叫話起來。
 
媽媽慢慢地把她在碟子中的太陽蛋,慢慢切開,分成蛋白和蛋黃,並聽聽小紫到底想要說甚麼。


 
小紫忽然就離開了坐位,衝入了她自己的房間,然後又飛快地回來。
 
「這個,媽媽妳要用啊。」
 
小紫把一個東西交到媽媽的手中,我一看,就看到那是小紫平時用的髮夾。
 
是我以前送她的紅蘿蔔髮夾,自從我送她之後,她就沒有一天不帶在身上。
 
把紅蘿蔔髮夾交到媽媽手上的小紫,指了指要夾的位置,甚至幫媽媽直接夾上頭髮。
 
「可是,小紫,那個,這不是妳最喜歡的紅蘿蔔髮夾嗎?」
 
媽媽很不明白為什麼小紫現在要把這個髮夾交給自己。
 


雖說現在媽媽已經變成了小紫的身體,但在裡邊的靈魂始終不是小紫。
 
「沒問題啊,因為這個髮夾會保護媽媽的,也是用來提醒哥哥要好好照顧變成了我的媽媽。」
 
「這個女兒真是呢。」
 
聽到了小紫這麼一說,媽媽很是高興,一臉幸福又溫馨的表情。
 
到底這個紅蘿蔔髮夾是不是真的能對媽媽起了保護的作用,我實在不知道。
 
不過,這會提醒我,提醒我要好好照顧媽媽。
 
畢竟媽媽從她小學畢業後,就沒有再讀書,距離上次真正的上學,已經是十至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對於學校的事,媽媽應該有很多不懂,所以我得好好照顧媽媽。
 
這下真麻煩,不單單小紫和媽媽的身體調換,就連我和媽媽的位置也被調換,現在換成我來照顧媽媽了。
 
接着,我們就繼續吃早餐,早餐吃過了後,就是準備上學的時候。
 
因為昨天忙了一整日,所以根本沒有時間準備好午餐便當,所以這一個部份可以跳過了。
 
學校也有午餐飯盒售賣,所以午餐要如何解決不是一個問題。
 
當然,好吃不好吃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換了校服,收拾好書包,然後坐在沙發上等着媽媽。
 
「天從,上學這樣穿可以嗎?」
 
正當我想着媽媽為什麼換個校服的時間比小紫換校服時更花時間時,已經換上了校服的媽媽,從小紫的房間中帶着手提書包步行出來。
 
「因為小紫不知道把校服裙子放到那裡去,所以找了好久,花了點時間,這樣穿可以嗎?」
 
這一刻,叫人眼前一亮的畫面映入我的眼中。
 
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竟然是穿上了校服裙子,讓小紫平時有點男孩子的模樣,徹底換了過來。
 
穿上了校服裙子的小紫身體,意外地散發出一種少女魅力。
 
平時穿褲子的時候,總沒辦法看到小紫腿部的少女曲線,也看不到她那修長的雙腿,但現在穿上裙子後,卻一覽無遺。
 
裙子似乎是剛入學的時候一套買入,但因為小紫一直都覺得穿裙子好麻煩,所以唯有在入學不久才穿了幾日,之後就一直沒穿過,放到衣櫃深處。
 
而現在再拿出來穿,顯得有點不合身,裙子顯然短多了。
 
正因為裙子短了,所以才讓小紫的身體散發出從未見過的少女魅力。
 
曾有人說,裙子是女生的恩物,我現在明白到了。
 
「天從?天從?怎麼看着媽媽看得入神了?」
 
「對…對不起,畢竟,我沒想過原來自己妹妹穿起裙子來是這麼漂亮。」
 
「呵呵,因為小紫是媽媽的女兒嘛。」
 
這個媽媽竟然繞了一圈來稱讚自己漂亮呢。
 
「這個長度雖然沒有犯校規,但妳這樣穿可不行。」
 
「呃?為什麼啊?」
 
「因為妳底面反穿了。」
 
這下媽媽才發覺原來她把裙子底面反穿,她吃驚得雙手慌亂地揮動,然後再走進小紫的房間,重新把裙子穿好。
 
這種小糊塗,真是有夠像媽媽的作風,不過出現在小紫身體上,實在是有點搞笑。
 
這次媽媽終於換好校服了,我也檢查過沒有問題,順便也檢查一下媽媽的手提書包有沒有拾了些古怪的東西。
 
而答案顯然是有的,我只好把那東西從手提書包裡取出來。
 
在這個時候,剛剛把早餐用的碗碟洗好的小紫,對媽媽有點不滿意。
 
「媽媽,妳怎麼會穿裙子啊?」
 
「可是,女生不是應該要穿裙子嗎?」
 
「沒有規定吧?媽媽,我在學校都申請穿褲子了。」
 
「可是,女生穿裙子不是比較好看嗎?」
 
「話是這麼說,但穿裙子很容易走光啊!」
 
「別擔心啊,媽媽可是很小心的。」
 
媽媽認為女生就是要穿裙子的信念太強,討厭穿裙子的小紫根本講不過她,小紫只好無奈地嘆了口氣。
 
其實現在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也是穿裙子的,不過是長到小腿的裙子。
 
這可能是因為媽媽的衣櫃裡沒有褲子,而自己本來的褲子媽媽身體又穿不下,所以把長裙當褲穿。
 
畢竟那個身體始終是小紫,小紫本人實在是很擔心會因為穿了裙子而發生甚麼事,在這個年紀的女孩心思都是特別細密,所以就叫我好好照顧媽媽。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勝任,畢竟我只是個中四生呀!!
 
準備好一切之後,我和媽媽就準備上學去。
 
媽媽在玄關前向小紫交代過家務的事後,就已經和我向小紫道別,接着我們就向學校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