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嚇到的原因,並不是有誰浮在半空中,也不是有誰又要被調換身體。
 
反而是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現在正被一大群女生包圍着。
 
媽媽就在女生群的中間,像個迷路了的小女孩哭喊着。
 
而一旁的女生們,則是一臉不解,手足無措的她們,只好不斷安慰媽媽,不斷遞上紙巾,問道發生甚麼事。
 
這一刻我就明白到發生甚麼事了。
 


小紫在班上是很受歡迎的女生,男生喜歡跟她一起玩,女生也愛慕着她。
 
而女生們不知道在她們眼前的並不是小紫,而是小紫的媽媽。
 
之前說過,媽媽雖然有這麼上下年紀,也很早就投身社會工作,但其實又很怕陌生。
 
當我去訂購午飯時,一定是有幾位女生回到班房,看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這裡,便一湧而上,衝上去聊天。
 
怕陌生的媽媽,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應對,手忙腳亂的。
 


應對一個陌生人,可以很容易,但如果同時間面對好多個,而且全部都湧到身邊,本來就怕陌生的媽媽只能做出小女孩的反應,就是哭了。
 
情況我大致上明白了,面對這個情況,我只好嘆氣。
 
嘆氣不單單是因為原來巫小翠沒有對媽媽出手而感到安心所以嘆氣,更是因為媽媽始終是個成年人而面對這種事情卻哭出來。
 
真是叫我哭笑不得呢,所以我只好嘆氣了。
 
「天…天從…嗚嗚嗚…」
 


發現了我回到課室後,媽媽完全是個找到家人的小女孩一樣飛奔過來,瞬間抱住我,在我肩上猛哭過不停。
 
我從來沒見過小紫哭的表情,因為小紫太有男孩氣了,所以都沒有哭過。
 
但現在體內的靈魂換成了文弱的媽媽,體外卻依然是有男孩氣的小紫身體。
 
外強內弱,這種表裡不一反差出來的感覺,讓我覺得非常特別。
 
「好…好可怕啊,好可怕啊,她們都…嗚…突然圍了上來…嗚嗚…」
 
媽媽哭着對我說,而我又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我根本沒有安慰別人的經驗,而且對方是女生…是媽媽才對。
 
看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撲到我身邊,與小紫感情很好的幾個女生紛紛衝上來,瞬間把我圍住了。
 
「你這個壞哥哥,肯定是你把小紫搞哭了,不可以原諒!」


 
「說!到底你對小紫做過了甚麼?」
 
「對呀,竟然讓小紫姊穿她不喜歡的裙子,而且是這麼短的,你知道這很容易走光嗎?你在強迫自己妹妹玩羞恥PLAY嗎?沒想到你是這麼變態的!」
 
一剎那,我成為了全班女同學的公敵,大家似乎對我有所誤解了。
 
「如果我說,在妳們面前的是有小紫身體的我家媽媽,妳們會信嗎?」
 
「誰會信你呀!!」
 
我實話實說,但所有女生全部都同時間,異口同聲的咆哮出同一句說話。
 
果然是沒有人相信呀!!
 


從女生們人頭與人頭之間的空隙,我可以偷看到,坐在課室角落位的巫小翠正在遮着嘴偷笑。
 
在我差點就要被執行女生們的私刑時,上課的鐘聲剛好響起。
 
女生們在這刻只好放我一馬,還向我留下了壞人於小說裡的名句「下次你沒那麼好運了」。
 
我的小命得以保住,但我在班上與別人的關係變得差了,特別是與女生們的關係。
 
這樣下去,我的寫作賺零用錢的生意,很快就要結業。
 
不過,現在媽媽在身邊,我也不可以做生意了。
 
被媽媽知道我幫別人做寫作功課來賺零用錢,我相信會有更可怕的私刑等着我。
 
直到上課開始,坐在我斜後方的巫小翠,依然對我不斷地竊笑,甚至故意笑出聲。


 
有好多次我都想衝過去動粗,但無奈我又不可以這樣做,只好忍下怒火。
 
明明知道罪魁禍首就在身邊,但自己甚麼事都不能做,實在太叫人生氣了。
 
在小說裡,當壞人沒辦法被法律制裁時,就會有個私法制裁者或者魔警出現,把那些壞人殺個光,可惜的事,現實裡根本沒有。
 
不然我自己去當,不過,這年頭當私法制裁者不容易,要跑要跳要開槍要開車,更要入侵電腦系統。
 
想像這些無聊事的時候,不經不覺已經來到了午飯前的課堂了,現在是上中文課。
 
我留意着媽媽,媽媽很是用心地做着筆記,把重點都寫下來,非常專心。
 
就算上一課數學課老師講的內容她完全不懂,但也努力地做着筆記。
 


不過就是因為她完全不懂,所以筆記寫得亂七八糟,事後我問這些鬼符代表甚麼,但連她自己也不知道了。
 
雖然是這樣,但看到媽媽這一份努力,自己不禁會心一笑。
 
小學畢業的媽媽,一直憧憬着讀中學的情景,而現在她得償所願了,所以即使甚麼都不懂,但她還是全力以付。
 
相反,看向平日的小紫,卻上課時懶懶閒,開學日當日就已經睡覺去了,跟媽媽完全不同呢。
 
希望能上學的人沒辦法上學,能上學的人卻不希望上學,這個世界真是古怪,比小說世界更古怪。
 
「好,今天的課就說到這裡,距離下課還有幾分鐘,大家來溫習一下上一堂教過的重點吧。」
 
教師把課本收起,然後開始向同學提問關於昨天教過的事。
 
每個同學都被問道,而問着問着,終於問到媽媽那裡。
 
她很是緊張,原因有兩個。


第一,她一直很想試着回答老師的問題,第二,她根本不知道上一堂教過了甚麼。 

這種想要嘗試,但又知道自己甚麼都不懂,這種心情使得媽媽非常地緊張。
 
「羅紫蘭同學。」
 
「喺!」
 
被點到名字,媽媽很是緊張,她「咚」地站起來,全身都僵直了,像是被收緊了螺絲的機械人。
 
「別擔心,我會給偷偷告訴妳答案的。」
 
我低聲說道,媽媽聽後才安心了一點,只是一點而已。
 
「羅紫蘭同學,請問妳,四大名著是那四部?」
 
聽到老師這麼一問,我安心得呼出一口氣。
 
我還以為老師會問甚麼很難答的問題,但原來只是問這麼基本的問題,這問題都算得上是基本常識了。
 
想也不用想,答案是<<西遊記>>、<<三國演義>>、<<紅樓夢>>、<<水滸傳>>。
 
「我想一想啊,應該是<<真情>>、<<皆大歡喜>>、<<巾幗英雄>>,和<<唐心風暴>>啊。」
 
老師驚呆了,同學們也驚呆了,我和我的小伙伴都驚呆了。
 
「羅…羅紫蘭同學,我不是在講電視劇呀。」
 
「嗯?四大名著不是這四部嗎?那應該就是<<430穿梭機>>、<<閃電傳真機>>、<<至叻小人類>>,還有<<放學ICU>>了。」
 
老師又一次驚呆了,同學們又再一次驚呆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也再一次驚呆了。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媽媽也有收看兒童節目,怪不得她有時間會表現得像個小女孩。
 
全場人都呆住,唯獨兩個人與全場人的反應不一。
 
第一個是巫小翠,來自北方的她,不知道媽媽說的「四大名著」到底是甚麼東西。
 
第二是媽媽自己本人,她不知道自己的答案是錯得離譜,她只露出着「我都懂啊」的了不起表情。
 
老師其後只好苦笑,然後把正確的答案說出來,之後就問另一位同學問題了。
 
接着就是午飯時間,在老師宣報下課並離開了課室後,外出用餐的用餐,留在課室用膳的開始拼桌。
 
「小紫姊,今天也一起吃午餐啦。」
 
「我昨晚造了布丁,一起吃吧,不過妳旁邊的變態沒份。」
 
我被嚴重歧視了?
 
午飯時間才剛開始,幾個與小紫很相熟的女生便走了過來。
 
雖然經過了早上的事件,也過了上午的課堂,媽媽已經多少有了個面對陌生人的心理準備。
 
但有心理準備歸有心理準備,媽媽似乎還是很緊張,一下子就捉住我的手了。
 
「妳得要自己應付啊,我去拿小食部拿訂購好的午飯。」
 
我輕輕的推開媽媽捉住我的手,然後就站起來,前往小食部。
 
這樣把媽媽留在課室,讓她一個人跟小紫的朋友相處,可能是殘忍了一點,但這都是為了讓媽媽與她們不再陌生的好方法。
 
我倒不擔心巫小翠會對媽媽出手,因為她已經一個人離開課室,不知到那裡去午膳了。
 
「嗚…天從,不要掉下我啊。」
 
媽媽很想跟着我一起走,不過在旁的女生們已經把媽媽圍住了,跟她交談起來。
 
媽媽現在是一臉想要哭的臉,面對現在的情況,她只能勉強去應對了。
 
離開了課室,前往小食部,排了個隊,然後跟小食部的阿姨要飯。
 
拿了兩個午餐便當後,沒事好做的我,立即返回課室。
 
不過在這個時候,遇着個正在派宣傳單張的學生,剛好跟他眼神對上,他就派了個傳單給我。
 
我邊走邊看,上邊是一個社團的宣傳,而且是比較大型的社團。
 
是校刊部。
 
上邊正寫校刊中的連載小說欄正進行招募,歡迎有信心勝任的人士應徵,十足招聘員工的廣告。
 
我對此沒有興趣,所以隨便看過,便把單張掉到垃圾桶去了。
 
回到課室後,就見媽媽已經跟女生們混熟了一點,沒有再是一張要哭出來的臉。
 
看來媽媽就是那種一旦交流起來就很容易跟別人成為朋友的人。
 
接下來,我們就一起共用午膳,而用着用着,不知為何我被排擠了出飯局外。
 
媽媽跟小紫的朋友馬上熟絡起來,有談有笑的。
 
她們說「今天的小紫姊好古怪呢,不過這感覺很新鮮」,並沒有對在眼前的是媽媽而不是小紫產生過懷疑。
 
而我,則坐在一旁,悶頭吃着飯,一句話也插不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