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媽媽的糊塗性格,她一定會搞出很多意外,為此,在上學的路上,我向她講解一些學校裡的事。
 
不論是基本的,還是不基本的,我也不厭其煩地全說了遍。
 
我甚至跟媽媽說,在學校裡不要叫我乖仔乖仔甚麼的,這樣太奇怪了。
 
想要媽媽的言行跟小紫一模一樣,根本是沒可能,但至少也做得有個模樣,所以我跟她說,在學校裡都叫我「哥哥」好了。
 
確認好事情後,我們就加快腳步,前往學校。
 


一路上,有很多同校學生,大家當然都是回校上課的,這就是俗稱的「上學大隊」,「放學大隊」也是同一個道理。
 
媽媽和我也成為了「上學大隊」的一份子,一起走着前往學校的路。
 
忽然間變成了中四生,與「上學大隊」一同上學,媽媽一直憧憬的事都發生了。
 
然而,這可能太過突如期來,或者媽媽根本沒想過真的會發生,所以顯得有點緊張。
 
情況就像是想要遇到某個明星,然後那個明星真的被遇到,而自己卻不知所措的一樣。
 


媽媽雖然已經有這麼上下的年紀,而且自小就投身於社會,但多少還是怕陌生的。
 
現在的她,一直抓緊我的袖子,依偎在我身後,像一隻小犬。
 
「妳再這樣拉扯我袖子,我的袖都會妳拉長了。」
 
因為已經不是單獨相處的時刻,所以我在說話時都沒有叫到「媽媽」這兩個字。
 
「可是…這麼多人…」
 


真不明白媽媽這種性格,明明之前從午飯便當來的時候,都是自己一個,完全不害怕。
 
但現在跟着我一起,卻變得怯怯的,我完全是無法理解。
 
是因為一個人的時候,沒法去依偎別人,只能硬頭皮上,但當有另一個人時,就能依偎過去,所以才想去依偎嗎?
 
「就算是這樣,也別抓袖子,來,抓住我的手吧。」
 
媽媽這樣拉扯着袖子,我的校服都要變形了。
 
我話把剛說完,然後就捉住了她的手,我的袖子在這一下得了解救。
 
「這樣跟兒子拖手,感覺好古怪呢。」
 
「噓!我不是說只能在單獨相處時才能這麼叫我嗎?」


 
「對不起呢。」
 
媽媽單着眼,咋了個舌,向我道了個歉。


 
「不過,說回來啊,天從在五歲的時候,已經不肯跟媽媽拖手呢。」
 
「這麼大個人,還跟媽媽拖手啊?」
 
「現在不是在跟媽媽拖手嗎?」
 
媽媽似乎對此很高興,但我就沒有這種感覺了。
 


而且現在到底是不是跟媽媽拖手,我無法說得清楚,畢竟我拖着的是小紫身體的手。
 
「喂,羅天從,這麼一大早就跟你妹妹卿卿我我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我以為是誰,原來是同班同學。
 
「那有卿卿我我了?」
 
「怎會沒有,手仔到拖了,早就說過你是個妹控啦,全班都知道了。」
 
「妹你的頭。」
 
我已經沒好氣跟他講話,便做出趕出蚊子的撥手動作,而那隻蚊子也因為見到熟人而走開了。
 
媽媽在這刻叫了叫我,我望了望她,只見她一臉不解。


 
「天從,甚麼是妹控。」
 
「那些日本輕小說的用字,簡單來說就是戀妹情結吧?」
 
「這不就是亂倫嗎?原來天從你!」
 
媽媽很是吃驚,吃驚得張大了嘴巴,而另一隻沒拖住我手的手,則遮在嘴巴前。
 
「拜託,不要因為哥哥和妹妹的關係好,就老是說妹控甚麼的,那種老套小說我早不讀了。」
 
「那麼,我跟小紫關係也很好,那是甚麼控?」
 
我沒媽媽那好氣,不是很想再談這個話題,但她似乎對年輕人的用字很有興趣,便一直猛問。
 


問她是不是「老公控」,又問她喜歡看電視劇是不是「電視劇控」,我都被問得失控了。
 
一直閒聊着,媽媽也沒這麼緊張,不一會就已經不用我拖着。
 
進入了學校範圍,媽媽變回了個小女孩,像是走進賣娃娃的店子裡,想要四圍走。
 
要不是我立即抓住她,她可能又要參觀男廁,或者拔走園藝社種的蔥了。
 
好不容易才帶着媽媽回到課室,推門進去,就看到已經有幾個同學於班房內閒聊。
 
唯獨有一個人,獨自一個人坐在課室靠窗邊的角落位置,不與任何人交談。
 
嬌小的身軀,很顯眼的螺旋卷雙馬尾,她就是害我媽媽和小紫調換了身體的人。
 
「巫小翠!!」
 
看到她我就瞬時莫名其妙地火大起來,這火氣大到自己也控制不住,衝口而出的咆哮出她名字。
 
「天從,等等啊。」
 
我踏着步過去,別人一看就知我氣上心頭,班上的同學立即退避三舍。
 
媽媽怕我氣燻了頭,會做出甚麼事來,連忙叫住我,我雖然聽到,但又沒有理她,自勁兒地走到巫小翠眼前去。
 
巫小翠看到我的出現,她心爽地笑了,並以囂張的語氣說道:
 
「嗨,怎麼了,有跟家人發生關嗎?你可以破解巫咒的關鍵人物啊。」
 
聽到她的聲線,看到她那囂張極了的臭樣,我的拳頭都握緊了。
 
明明她就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罪魁禍首,但卻在我面前爽笑。
 
「妳這女的!」
 
「天從,等等,不可以這樣啊!」
 
我差點就要揪她的衣領,但媽媽這時擋在我面前,並張大了雙手,在阻止我的同時也保護着巫小翠。
 
「媽媽可不記得有教過你要這樣對代女生。」
 
張開了雙手保護着巫小翠的媽媽,以有點生氣而且又很認真的表情,責備般說道。
 
她認真得一時間忘記了這是公開場合,大聲地講出听別人感到奇怪的說話。
 
一時間,我無話可說,只好把莫名其妙就湧上來的怒氣吞下去,並返回自己的坐位。
 
媽媽實在是太善良了,那個可是傷害她的人,要不是巫小翠,媽媽和小紫就不會。
 
看到我稍微忍下了怒氣,媽媽放心了下來,手按胸口呼出了一口氣。
 
「那個,不好意思,我應該要怎樣稱呼妳?」
 
有點難以置信,媽媽主動地跟巫小翠講話,而且很有禮,巫小翠也對媽媽的言行舉止嚇得愣了一下。
 
「巫小翠。」
 
「小翠,雖然我不知道妳為什麼要對我們做出這樣的事,但要是可以的話,希望妳能夠為我們恢復原狀。」
 
「不行。」
 
「呃?可…可是,那個,我們這樣被交換了,生活都亂了啊。」
 
「不行,無論妳怎麼說。」
 
「這樣啊……」
 
媽媽很是失望,失望得雙肩都無力地垂下,頭下低了下來,看來她是有抱着靠對話來讓巫小翠解除巫咒。
 
唉,媽媽真是太善良了,竟然想跟巫小翠這種人進行對話。
 
或者小紫說得對,應該要給巫小翠一點教訓,她才會乖,才會為我們解開巫咒。
 
對話得不到效果,媽媽隨着我指示,坐到小紫的坐位上。
 
班房內的氣氛僵住了一兩秒,接着媽媽就豎起着手指插着腰,對我剛才的表現進行訓話。
 
其實我沒多聽媽媽到底訓話了甚麼,一想到罪魁禍首在身邊而我甚麼也做不了,我就氣憤。
 
突然,剛才在一旁的聊天的同學們走了過來,很興奮地包圍着我。
 
我以為發生了甚麼事,他們對我說道:
 
「喂,天從,你吃了壯膽藥,竟然跟巫小翠說話,而且一開口就呼喝她呢。」
 
「你今天好酷耶,我快要封你當偶像了。」
 
大家都因為我剛才對巫小翠怒吼而覺得我很厲害。
 
在黑暗中看到有白色的東西飄來飄去,就自然認為那是鬼,但當燈亮了,發現果然是一隻鬼,這個時候就只剩下拼死一戰的勇氣了。
 
把這個道理套用在我的身上,這就是我為什麼可以對巫小翠咆哮的原因。
 
「要是你知道巫小翠會用巫術咀咒你,你也可以不用怕了。」
 
我回答道,也把一個事實說出來,看看到底有沒有人信,而果然地,大家都認識我是開玩笑。
 
他們甚至開始吹噓巫小翠,說她是外星人,說她是魔鬼和人生下的結合體,都是一臉開玩笑和惡搞。
 
我已經不想理他們,目前還是先到學校小食部訂購午飯好了。
 
「小紫,妳要甚麼飯了?」
 
因為現在是在公共場合,我得對已經被調換了身體的媽媽稱呼為小紫,雖然裡邊的靈魂是媽媽。
 
媽媽起初不知道我在叫她,但當她回過神記得現在是小紫的身體後,便應識到我在叫她了。
 
「嗯?要吃甚麼飯好呢?由天從幫我選就好了。」
 
媽媽似乎沒打算扮作小紫一樣叫我哥哥,而是直接叫我名字。
 
我沒理旁人感到古怪的眼光,獨自前往小食部,訂購午飯。
 
訂過了午飯,交過了訂金,沒甚麼好做的我就返回課室。
 
而當我快要回到課室時,身處在課室走廊上的我,聽到一陣哭喊的聲音。
 
這哭喊的聲音是由我的班房傳出來,哭喊得相當厲害,害我還以為有個小女孩在學校迷路而哭出來。
 
留心聽一聽,這哭喊的聲線,聽起來有點像小紫的聲線。
 
雖然我從沒聽過小紫哭喊的聲音,但用她的聲線來想像一下,和現在的哭喊聲幾乎是一樣。
 
「難道!?」
 
一瞬間,一個不好的念頭從我腦內閃現。
 
媽媽沒有我在身邊,巫小翠卻在她的身邊,莫非巫小翠又有所行動了?
 
大意!太大意了!我竟然犯下這嚴重的失誤!
 
我四步拼兩步的奔向課室,用力推開門,然後就看到一個嚇人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