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飯過後,又回到上課的時間,接下來是英文和中國歷史課堂。
 
媽媽雖然是一直憧憬着上中學,過學園的生活,所以在上課時應該是很專心的。
 
但是或者媽媽有午飯後小睡的習慣,所以就算她再怎樣憧憬學活生活,也難敵午飯後的睡意。
 
一整個課堂就是一張很睏的小女孩表情,頭部時上時下,像在釣魚。
 
我有試過去叫醒媽媽,不過過了一分鐘後她又想去睡,甚至嚴重到靠在我肩頭上去睡。
 


一旁的女生又愛又恨,愛是她們覺得媽媽(小紫)一臉想睏的小女孩臉好可愛,恨是恨為什麼在媽媽(小紫)身邊的人會是我。
 
總之,這兩堂課,我完全是集中不了精神,筆記也寫到亂了。
 
而一旁的巫小翠,看到我現在非常煩擾的表情,便心爽的竊笑。
 
好不容易終於打響起放學的鐘聲,一直沒辦法午睡的媽媽,此刻才開始清醒了一點。
 
「放學了,醒醒啊。」
 


「嗯?上學了?啊?要煮早餐啊?」
 
「不是啊,現在放學了。」
 
我擺動着媽媽,努力讓她清醒,不好容易才讓她知道現在放學了。
 
老師離開課室,學生們開始收拾書包,然後跟隨放學大隊一同離去,在我斜後方的巫小翠早就已經離開課室了。
 
小紫的朋友們這刻紛紛圍上來,說着媽媽剛才眼睏時的表情。
 


我插不進話,只好安靜地收拾着書包,也很順便地做着媽媽的那一份。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急速的腳步聲響起,那是由走廊傳來,踏步的聲音非常響亮,連在課室內的我也聽到。
 
急速踏步聲響起後的一兩秒,家寶和一心竟然衝回了課室。
 
我以為他們遺漏了甚麼,所以急忘衝回來,但他們才剛衝進來就異口同聲的大叫:
 
「有好戲看!有好戲看!大家都別走!」
 
他們兩個人的說話非常引人注意,就連本來跟媽媽聊天着的女生們,都瞬間把注意力落在一心和家寶身上去。
 
女生們和還在收拾書包的同學都問道到底有甚麼好戲看,但一心和家寶卻在賣關子。
 
「總之就是有好戲啦,想知道是甚麼就別走開。」


 
「對呀,特別是羅紫蘭同學,想看好戲的就別讓她走。」
 
這一刻,大家都把目光落在媽媽的身上,連我的目光也是。
 
「媽媽,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呃?那個…我,我也不知道啊?天從知道嗎?」
 
「我又怎可能知道了。」
 
媽媽完全是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一臉無辜又不解的表情,歪着頭更用手接着臉頰想來想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課室門前,出現了一個男生。
 


他很有禮貌地敲了敲門,然後看了看媽媽,在嚥下了一口口水後,就進入了課室。
 
一個男生走入課室,這是實為普通不過的景象,而且是在一心和家寶大叫着有戲看的時候,一定有很多路過的同級生想來看看。
 
但為什麼我立即就留意到他,不對,為什麼在場所有人就立即留意到他?
 
那是因為,他手上正捧着一大束鮮花。
 
各種鮮花都在花束之內,色彩斑斕,非常美麗,而且很非常多,目測這裡不少於七十朵,該不會有一百朵吧?
 
正因為那個男生手捧着這麼多的鮮花,像是一副要去求婚的模樣,所以在場所有人都立即注意到他。
 
「來了!來了!男主角來了。」
 
一心在一旁興奮地叫着,而家寶在叫他和其他在場同學安靜。


 
那個男生,一步步的向着媽媽這邊走過來,他的神情略顯緊張,我看到他額頭都流着緊張的汗了。
 
全場目光都落在男生的身上,也落在他的目標,也即是媽媽的身上。
 
不用幾秒,他就已經來到媽媽的面前,媽媽似乎還未知道她自己成了女主角,很不解地望着那男生。
 
「那個…請問有甚麼事嗎?」
 
媽媽對於陌生人是有點怕,不過現在就只有一個陌生人,她還能正常應對。
 
話雖如此,她也顯得有點害怕,一隻手放到胸口前輕輕握着,另一隻手則抓住裙子。
 
這時我留意到,在課室外已經聚集了很多人,大家都擠在課室門外邊,全都在看戲。
 


「我是香江中學的英秀。」
 
緊張極了的男生,原來名字叫英秀,他緊緊張張地向媽媽作自我介紹。
 
我聽過這個名字,我記得他是花藝社的社員,在上一年的校際插花藝術展中得過獎,不過真人倒是第一次見。
 
媽媽聽到英秀的自我介紹,也很有禮地點點頭,說了聲「你好」。
 
而就在這個時候,英秀很用力地講話起來。
 
「我…我喜歡妳,請妳當我的女朋友吧!」
 
英秀很用力地講出占句話,在講出這句話的同時,也把手中捧着的花束遞向了媽媽。
 
一旁看戲的同學,無一不發出「啊!!」的讚嘆聲,像是在助興的一樣。
 
「妳穿起裙子的姿態,就如花兒般的一樣美麗,在我的心中留下忘不了的花姿,請妳當我的女朋友,讓我來照料妳吧。」
 
我呆了,雖然有想個這個叫英秀的男生有可能是想要表白,但沒想到原來真的是這樣。
 
更叫我呆的是他說出的那句話,就是像花兒般一樣美麗的那一句話。
 
我完全沒想到自己的妹妹原來有這麼大的魅力,我是指穿起了裙子的時候。
 
明明平時穿褲子時,男生都會把她當作男孩子看待,跟表白扯不上關係。
 
但只要穿上裙子,就即日有男生要跟她表白,這是讓我呆了的地方。
 
到底是裙子有着特別的魔力,還是小紫本身就有魅力,只是她的性格把她的魅力遮蓋了?
 
所有人都認為英秀要準備表白,唯獨媽媽全無察覺。
 
在聽到表白詞的一刻,她吃驚得倒抽了一口氣,雙手都遮住了小嘴,眼睛也睜大。
 
然後在下一刻,她露出很是高興和幸福的表情,媽媽的眼睛竟然微微地泛起了感動的淚光。
 
媽媽更收下了遞過來的花束,發出一聲高興極了的笑聲,她像是接受了英秀的表白一樣。
 
這下可糟了,如果媽媽真的接受了表白,那英秀是我的妹夫,還是我爸爸?
 
更嚴重的問題是,媽媽是有夫之婦啊!
 
英秀看到媽媽把花束收下,很是高興,他發出一下開心極了的呼喘聲,正等待着媽媽正式的回覆,而媽媽就這樣說:
 
「謝謝你,英秀,這些花兒很美,我很喜歡啊,而且我也滿感動的。」
 
「所以,妳的意思是要和我………」
 
「不過呢,英秀,那個…我已經結婚了啊,所以,對不起呢。」
 
在這場合之下,被說是個好人,然後被拒絕,任何男人都能接受。
 
在這場合之下,被直接拒絕,任何男人也都能接受。
 
但在這場合下,以「我已經結婚了啊」作為理由而被拒絕,任何男人也是一頭霧水。
 
「吓?」
 
而英秀,當然也不例外。
 
我當場就知道發生了不對勁的事,媽媽雖然沒有說謊,但她現在有着小紫的身體,這句「我已經結婚了啊」完全不適合用在小紫的身上。
 
趁着英秀還未反應過來,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甚麼時,我立即插入其中。
 
「對不對,她剛剛午睡時睡懵了,你等一下。」
 
我快速對英秀講過話後,就拖起媽媽的手,把她拉到一旁去。
 
「怎麼了,天從?難道天從妒忌嗎?」
 
「不,我不妒忌…等等,我不是要說這個。媽媽,英秀是在向小紫表白,而不是向妳表白呀。」
 
「呃?是這樣嗎?原來我家女兒也有追求者呢。」
 
媽媽手摸着臉頰,一臉「果然是我家的女兒」的表情,她似乎又想繞圈子自己讚自己。
 
「那麼…我應該要怎樣回答才好?」
 
我跟小紫認識了太久,打從在媽媽肚子裡就待在一起,所以我很清楚,英秀不是小紫喜歡的那一類。
 
再說,我從來都沒見過小紫跟英秀有來往,小紫可能連英秀的存在都不知道。
 
「所以,媽媽,快給他一張好人卡好了。」
 
「嗯?甚麼好人卡啊?」
 
「好人卡就是………」
 
我差點就想花時間解釋過去,但一想到現在的情況似乎不適合解釋,而且媽媽聽完又會問「有壞人卡嗎?有優惠卡嗎?有百達通卡嗎?」這些問題,所以我馬上就住口。
 
我捉住了媽媽的手,然後再拾起她的書包和自己的書包,走到英秀前邊,說:
 
「她現在睡糊塗了,所以你得給她一點時間,這樣吧,要是今晚她沒有打電話給你,你就當沒有發生過任何事吧。」
 
「至少也讓我告訴你我電話號碼啊!!」
 
話後,我隨即拉着媽媽離開課室,直接離校。
 
一旁看戲的學生們,以為還有下文,以為媽媽(小紫)會有回覆,但結果是被我這種路人插入,而不了了之,全都當場呆了。
 
而全場最呆的,就是收到莫名其妙答覆的英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