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媽媽直接離開學校,跟隨着放學大隊一同離去。
 
能夠跟放學大隊一同離校,這種情況不常見,因為我平時都會跟小紫在一起,而小紫在這個時候一定會在女子網球社。
 
帶媽媽去女子網球社打網球,還不如早早回家,讓她睡個午覺還比較好,畢竟媽媽都不會打網球。
 
她還以為網球是用一個網把球包起來,然後吊到半空中用球拍猛打,然後在一分鐘內連打最多次為勝的運動。
 
不過,媽媽現在似乎不需要睡午覺了。
 


經過剛才的表白事件,她開心得哼着自創的小曲,手摸着收到的花束。
 
我在她的身旁,而她手上有一個花束,害旁人都把我們的關係誤會成情侶。
 
「妳似乎很開心呢。」
 
與媽媽一同踏着回家的路,我開始與她閒聊着。
 
「嗯嗯,因為沒想到會被表白呢。」
 


「見妳當時很感動的,還以為妳會接受,實在是嚇死我。」
 
「嘻,是呀,我那時候很感動呢,因為你爸爸在求婚時也是這樣啊。」
 
媽媽露出着甜蜜又幸福的紅暈,也有點害羞的摸着紅卜卜的臉頰,相信她在腦海內正回憶着爸爸跟她求婚時的情景。
 
「當時爸爸他還有唱情歌呢。」
 
「吓?真沒想到平時老實的爸爸,竟然會做這麼浪漫的事。」
 


「你爸爸其實有很多時候都會給人驚喜的啊。」
 
我想起了爸爸吃晚飯的情景,他可以只用辣椒醬和白飯當作晚飯,實在太叫我驚喜。
 
「說不好天從將來也會這樣呢,送花唱情歌的求婚。」
 
媽媽對此表示期待,而我稍微幻想一下,就已經全身發燙,非常害羞。
 
聊着聊着,不經不覺已經回到了家門前。
 
我按下了門鐘,家裡除了傳來門鐘響起的聲音,也傳來了一聲「來了來了」。
 
這是媽媽的聲音,但我知道其實是小紫在叫話,而真正的媽媽卻在我身邊,雖然是知道,但感覺就是很奇怪。
 
等了一兩秒,木門先被打開,然後鐵門也被打開,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為我們打開了門。


 
「我們回來了,小紫。」
 
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開心地說道。
 
「哎…看到自己的身體跟自己說『我回來了』感覺古怪的。」
 
小紫皺了皺眉,然後就讓我們進來,隨後關門。
 
進來了後,媽媽先放下花束,然後走進了小紫的房間,準備更衣。
 
而我也正準備換上居家服,但在這個時候,小紫拉住了我的手,並問道:
 
「學校有發生甚麼事嗎?」
 


她望了望我,也望了望放到一旁的花束,她似乎是想要知道媽媽為什麼會捧着花束回來。
 
我想了一想,想着應該要由那邊開始說起,接着我就這麼回答:
 
「或者,小紫妳應該要改穿裙子。」
 
「吓?」
 
我拍了拍她的肩,而小紫則是一臉不懂。
 
她想要向我問清楚我的說話到底是甚麼意思,但在這個時候我把她的提問打斷。
 
「裙子的事就先別理,我想問一下,那邊沙發上一大堆的衣物是怎麼一回事?」
 
我指着在沙發上亂成一團的衣物,這些衣物很明顯涼乾了收回來,但並沒有摺,隨便掉到沙發上。


 
小紫「嘿嘿」的苦笑了幾下,一臉「被發現了」的表情,還用手摸着後腦杓。
 
「因為我不知道這些衣服誰是誰呀。」
 
「甚麼?」
 
「我和媽媽的已經分好也摺好了,但哥哥和爸爸的,我卻分不清楚,所以就先放着。」
 
我實在無奈,無奈得嘆了口氣。
 
「妳就實話實說吧,你連我的內褲都分得出,怎可能不分到衣物誰是誰。」
 
小紫又再一次苦笑,又是一張「又被識穿了」的表情。
 


根據我的推測,她在早上收過了衣服,但是又想偷懶,之後再去分類和摺好。
 
偷懶直到課學的時間到,她才開始摺好衣服,而當她摺好了自己和媽媽的衣服,碰巧我們就回來了。
 
我依照我的推測說出來,而小紫只回應了一句「華生你突破盲點」來表示我說得對。
 
我實在是拿這個妹妹沒徹,沒徹得按住稍微痛起來的額頭。
 
「算了,衣物我來摺好了,妳拿我的筆記去自習吧。」
 
「那麼,拜託你了,哥哥。」
 
一想到不用做家務,小紫就飛快的跑開了去,從我的書包取出筆記,然後自習。
 
而我就只好收拾她她的手尾,為她把衣服全部摺好。
 
之後的時間都沒甚麼特別,媽媽換好了衣服後,便順便把她自己的課堂筆記給小紫。
 
順帶一提,因為媽媽很喜歡穿裙子,但小紫的衣服裡,除了校服的裙子之外就全都是褲子,所以媽媽現在是一件居家服加學校裙子的配搭。
 
「哈哈,媽媽,妳的畫畫得好差耶。」
 
「嗯?那個不是畫來的啊,是算式,算式。」
 
聽到她們的對話,我已經可以想像得到小紫能不能看懂筆記的內容。
 
接着,媽媽還真的打開電視看兒童節目,果然我當時猜的完全正確。
 
摺好了衣物後,我就回房間裡看小說,一直看到晚飯時間才離開房間。
 
小紫不會煮飯,所以即使交換了身體,依然是由媽媽來負責煮晚飯。
 
又要上學,又要煮晚飯,媽媽真是辛苦了。
 
小紫的身體捧着晚飯出來,媽媽的身體則等着吃晚飯,這種跟平時相反了的情況,都快要叫我思覺失調了。
 
吃晚飯的時候,爸爸剛好回來,一家人又能夠齊集於飯桌前。
 
「媽媽,我想問妳一個問題。」
 
「嗯?」
 
「媽媽的衣服中沒有長褲短褲的嗎?怎麼全都是長裙短裙了?」
 
「因為,女生就是要穿裙子嘛。」
 
「才不是呢,女生不一定要穿裙子,看來我得改天去買牛仔褲,長短都好。」
 
「嗯,也得為小紫買些長短裙呢。」
 
媽媽和小紫已經開始為現在調換了的身體,依照自己興趣進行服裝配搭,感覺她們都忘記了這是對方的身體。
 
「天從,你要不要也買些褲或裙?」
 
「爸爸,裙子就免了,這裡不是蘇格蘭,而且我沒有心理病,也不是變態,不需當偽娘。」
 
媽媽果然沒有說錯,爸爸有時候總會給人驚喜。
 
雖然媽媽和小紫的身體交換了,但在吃飯時有說有笑的,這一點是沒有改變。
 
只不過,看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以及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以各自的交換了的身體說出平時的說話,這種感覺太古怪了。
 
接着,大家就聊東聊西,聊聊今天上學的情況,也聊聊巫小翠有沒有再對我和媽媽做了些甚麼,也聊聊爸爸有沒有找到其他解除巫咒的方法。
 
爸爸在上班時似乎是有去找過方法,也有問過同事遇上這種事情要怎樣做。
 
不過辦法是沒找到,而他的同事也認為他是在開玩笑。
 
不論是青年學生,或者投身社會的成年人,甚至是專業人士,都沒有人相信身體調換了的事。
 
難道要跟兒童說,才會有人相信?
 
最擔心就是連兒童都不信,畢竟現在的兒童都太過現實。
 
才出生就要爭入名校,連爬都不會就得唸九因歌,在媽媽肚子裡就已經要學古典樂了。
 
試問在這種剛出生就要面對現實,要不斷去爭贏別的兒童,那有個兒童還能有童真,還會相信有聖誕老人。
 
比起出生在戰火中的兒童,城市的兒童在還是受精卵時已經要學「戰爭」了。
 
聊着話,吃着飯,想着辦法,一個晚上就這樣過去。
 
時間來到了第二天。
 
仿如夢一樣的事情沒有結束,媽媽和小紫的身體還是被調換,我真希望有一天醒來,發覺所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惡夢。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依然粗魯地叫我起床,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依然溫柔地煮着早餐。
 
用過了早餐後,媽媽和我更換過衣服,在出門前媽媽向小紫交代過要做的家務後,我們才向學校出發。
 
和媽媽踏着回校的路,跟上了上學大隊回校。
 
回校後,媽媽也開始跟小紫的朋友開始聊天起來,她也跟小紫一起玩的男同學也開始聊得起來了。
 
而我,還是自己一個,在坐位看着小說,不過我的腦子不斷思考可以解除巫咒的方法,到底小說內容是甚麼我都忘了。
 
在我斜後方的巫小翠,也時不時傳來竊笑的聲音,我懶得理她。
 
本以為今天會很平淡地渡過,但當我有這個想法時,發生了一件事。
 
「羅紫蘭是誰?給我出來!」
 
就在這一刻,一個平靜的早上,就給這一把女生的叫喊聲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