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所願,媽媽出席了小學同學舉辦的打開時間囊聚會。
 
但是這一切並沒有很順利,因為巫小翠讓媽媽和小紫的身體互相調換,媽媽的小學同學全都誤認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是他們認識的何柳娘。
 
他們並不知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才是他們認識的那個何柳娘。
 
沒有人認出媽媽,媽媽只望着她當年的同班同學一湧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身邊,沒有人來跟她搭話。
 
「柳娘,好久不見了。」
 


「柳娘,妳都當媽媽了呢,真好,已經有兩個這麼大的孩子了,我還單身一個呢。」
 
「喂喂,別講這麼多,先拍個照。」
 
在人群中的小紫,根本不知如何應對媽媽的小學同學。
 
她唯有時不時笑幾下,也和應幾句,也跟大家拍個照,隨波逐流。
 
相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憎不得馬上就走上去,跟久別重逢的同學們聊天拍照。
 


但她現在只能站在一旁,看着這種種的美好事情發生在小紫的身上。
 
媽媽現在沒有傷心,但也沒有開心。
 
看着這一切她想要經歷的事發生在小紫身上的她,現在是一臉開不了心的表情,不是傷心也不是開心,難以形容。
 
她沒有微笑,也沒有哭,就靜靜地站在一旁看着這一切。
 
「唉。」
 


看到了媽媽現在的表情,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明知道如果出席了,情況必然是這樣發生的。
 
小紫有媽媽的身體,在聚會中,大家都必然會認為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才是他們認識的何柳娘,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定只有站旁邊看的份。
 
這一點每個人都清楚不已,發生這一個情況,只會讓真正的何柳娘,也即是媽媽,感到開不了心。
 
我就是因為明白到也清楚知道這一點,所以在收到邀請卡的那一日,才沒有立即提出這個方法來。
 
結果,硬是嚷着要出席的媽媽,還真的落得站在一旁的份。
 
這又是何苦呢?
 
我走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身旁,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慰。


 
「以現在這個情況,雖然是插不了嘴去聊上一兩句,但是在旁邊聽聽也好吧。」
 
「天從?」
 
「媽媽,妳也過去跟大家聚在一起吧,我去拿個飲品。」
 
媽媽笑了笑,對我說了聲謝謝,然後就個路人一樣,走了過去小紫身邊,與她的小學同學聚在一起。
 
想要跟小學同學聚在一起,這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旁聽。
 
雖然沒能插上話,向大家一起聊天,但這已經是最好的了。
 
我向小紫打了個眼色,叫她照顧好媽媽,有機會就讓她加入一起聊天。
 


小紫立即就向我投來了「我已經不知要怎應對了,你還要我做這種事啊,哥哥!」的眼神,我選擇了無視,然後就去拿飲品了。
 
拿了個菠蘿特飲,我坐到一旁,喝着喝着,留意着媽媽和小紫。
 
小紫依然苦笑面對着媽媽的小學同學,而媽媽則是在一旁保持微笑地聽着大家講話。
 
我心裡不禁又嘆了口氣。
 
要是沒有巫小翠的話,現在絕對不會有這個情況發生。
 
小紫可能不會在這裡,現在這個時間她應該在學校裡跟同學們聊天,而我也可能獨自在一旁讀小說。
 
媽媽現在一定是掩着小嘴開心地跟她的小學同學聊天,聊孩子的事,聊家庭的事,聊護膚保養的事,樂此不疲。
 
是怎樣都好,總之就絕對不會是現在這一個情況。


 
媽媽雖然在旁邊聽着笑着,但我可以見得出她並沒有很開心。
 
有誰跟久別的朋友重聚時只在旁聽就覺得開心,就覺得滿足?
 
就算是個啞巴也不會開心和滿足,更何況是有嘴巴能說話的媽媽?
 
要是可以,我希望能幫到媽媽,讓她開心一點,可惜現在我是無能為力。
 
我也希望可以幫到小紫,希望可以讓她做回自己喜歡做的事,就像是打網球。
 
自從調換了身體之後,除了與幻羚比賽的那次,我就沒見過她再有打網球。
 
她到底有幾多日沒有見過學校裡的朋友,有幾多日沒有跟她的女性朋友聊天?
 


再說,讀書方面的問題,雖然我有給她我的上課筆記。
 
但是可久來說,以別人的筆記來學習而不真正去上課,這並不是學習的好方法。
 
這樣下去,小紫的學業真的會一落千丈。
 
再說我自己,我每日都要教媽媽讀書學習,自己沒辦法專心上課的我,已經開始追不上學習進度了。
 
家務的事情,小紫又做得一團糟,每每要我收拾收拾,使得自己連休息的時間和溫習的時間都沒有。
 
而且,每晚都叫外賣飯盒,對身體的健康來說,以及家庭的經濟來說,也不是件好事。
 
自從巫小翠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調換後,情況漸漸地惡化下去。
 
要過幾週或者一個月,甚至是一年,我已經不知道將會惡化到甚麼地步。
 
爸爸已經北上尋找高人幫忙,想盡快解決這件事,我也是想要盡個綿力,幫忙解決問題,讓生活回歸到正常。
 
但我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做。
 
巫小翠說只要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或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做出「那種事」二十次,就會自動解除巫咒,但這我當然絕不會做。
 
想要解決巫咒,就只能解鈴還須繫鈴人,讓巫小翠解咒。
 
但要怎樣才能讓她解咒?
 
跟巫小翠在寫小說上的對決,我已經完敗,這個方法已經失敗了。
 
到底還有甚麼方法可以迫使巫小翠心服口服地解除巫咒?
 
「喂各位,該是時候打開時間囊了啊!」
 
一位男士正在號召大家集合,並把一個罐子放到一張桌子上去。
 
說要到要打開封存的時間囊,大家非常緊張,不一會,大家都聚到桌子那邊去,讓我想起一心和家寶開賭局的情形。
 
媽媽當然也在人群之中,小紫因為有媽媽的身體,所以早就被人拉了過去。
 
「好,大家倒數囉!」
 
「「「三!二!一!」」」
 
所有人齊心地倒數,聲音夾雜在一起,非常熱鬧,我都以為他們在新年倒數呢。
 
三秒的倒數完結後,那位應該是當年班長的男士就把罐子打開,一陣發舊紙張的氣味隨之湧出。
 
在我和小紫嗅起來是很討厭的味道,但在媽媽和她的小學同學嗅起來,卻是一陣叫人懷念的味道。
 
媽媽實在是興奮不已,好想快點拿到自己當時寫的那一張紙條。
 
我忽然間有點好奇,到底當時的媽媽是會寫些甚麼呢?於是我在也走到人群的外圍等待着。
 
當年的男班長開始抽出罐裡的紙條,然後一一派回給大家。
 
收到紙條的人,都得大聲讀出內容,實在叫人害羞又開心。
 
而其中,發生了這樣的事。
 
「阿強今天未能出席,所以就由我代他讀出當年寫下的內容吧。」
 
大家為當年班長鼓掌,當年班長清了清喉嚨,便說:
 
「長大了之後,我一定是個老闆,也是一個幸福的老公,而我的老婆就是一直暗戀的何柳娘同學。」
 
大家頓時為之歡呼,更有人說「現在才知道阿強暗戀柳娘呢」這句話。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不知道應該給甚麼反應,反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臉都通紅了。
 
小紫在班是個受歡迎的女生,而媽媽在小學時就已經被暗戀,果然是兩母女呢。
 
「好,接下來的是……啊,是何柳娘的呢。」
 
期待的時刻終於來到,我正等待着媽媽寫的紙條被讀出的一刻。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被推了推,然後無可奈何地接過了紙條,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則跟我一樣等待着紙條寫的內容被讀出。
 
接受了紙條的小紫,把紙條打開,她讀了讀,忽然是一陣噴笑。
 
到底是寫了甚麼讓小紫都噴笑?我真的好好奇啊。
 
「竟然是寫了這個,好了,大家,我要讀出來了啊!」
 
「啊!」
 
小紫清了清喉嚨,然後說:
 
「我何柳娘將來一定是個☆魔法少女☆,每日都要對付好多好多壞人,保衛世界的和平,世界的和平就交給魔法少女柳娘娘吧。」
 


小紫竟然還在最後擺了個變身動作,我差點就要噴笑出來。
 
在旁的媽媽,臉頰已經紅得跟蘋果一樣,真的好搞笑。
 
媽媽果然是媽媽,這麼少女的夢想幻想,就只有她可以想到出來。
 
最叫我驚喜的是,她竟然都幫自己改名了,魔法少女柳娘娘啊,我真的好想笑。
 
小紫有點惡作劇地望向了媽媽,投來了「跟我簽下契約,妳就能當魔法少女囉,媽媽」的眼神。
 
之後,其他人都收到了紙條,一個個寫在紙條上對將來的夢想都被讀出。
 
有人已經實現了夢想,有人已經更改了夢想,有人已經放棄了夢想,也有人現在才想起了夢想。
 
是怎樣都好,大家都很高興地笑了。
 
如果我也寫個紙條,寫下自己的夢想,那會是個怎樣的內容呢?
 
我沒有甚麼夢想,但我有一件很想做到的事,我認為可以把它設為我暫時的夢想。
 
我想要見到我的家人都開心,大家一起笑,一起開心,都聚在一起。
 
所以,我的夢想是,為媽媽和小紫解除巫咒,讓她們都再次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