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念慈聊了一會後,我返回了課室。
 
我坐到自己的位置,吃着從小賣部買回來的早餐小食,並想着念慈對我講的話。
 
吃了一口牛肉球後,我打開了念慈給我的那張紙。
 
紙上寫的是推薦文,念慈說只要把這張紙交給「小寫會」的社長,那位社長就會明白到是怎麼一回事。
 
念慈說,「小寫會」就是「小說寫作同好會」,是一班喜愛寫小說的人聚在一起的地方。
 


大家都會互相閱讀大家寫的小說故事,互相交流,互相評點。
 
他認為,如果我在那裡進行小說寫作的話,一定會有所進步,好應付甚麼下學期的小說欄投稿,或者香江文創的大型活動。
 
香江文創是香江的大型出版商,每隔幾年,就會舉辦大型文學創作活動。
 
散文,詩詞,曲,小說,各種類型的文學創作應有盡有,而其中小說創作活動是最受歡迎。
 
最受歡迎的原因,是因為被入選頭三的名作者,香江文創將會為他們出書。
 


很多想要當作家的人,以此作為出道的踏腳石,所以小說創作活動變得非常多人參加。
 
而其中,也有分為青年組和成年組,十八歲或以上就是成年組,反之就是青年組。
 
沒有設限參加年齡,只要會寫作,管你只是一歲的嬰兒,或是由石器時代生存至今的人,都能一同參與。
 
因為分成了兩組,所以能出書的人數一共是六人。
 
出書的機會多,自然很多人都欲想參加,試試自己的文筆。
 


香江文創我所知的就是這麼多,雖然也有其他事可說,但都乏善可陳,不提了。
 
加入不加入「小寫會」,參加不參加「香江文創」,這些都不是我重點要想的事。
 
我是在想念慈說的那一句話:
 
「如果只是受到了一兩次的失敗就放棄,那麼就注定會失敗的啊。」
 
如今,他那一句說話依然在我腦內迴響過不停,聲音非常的大。
 
念慈的這一句話,讓我想起了我爸爸。
 
他為了幫助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不斷地尋找可以幫她們恢復身體的辦法。
 
事情發生了的初時,他帶着大家東奔西跑,要求辦法,甚至打電話到怪談節目去問方法,只可惜是沒有人相信他說的每句話。


 
接着,他在公司把所有大假全部申請上,然後北上尋找高人,尋找其他辦法。
 
可惜的事,他的大假都快要放完,但高人還是沒有找到。
 
最後,他甚至帶着破釜沈舟的決心,打算辭職去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我之前說過若果爸爸辭職了將會對家庭帶來多大的影響,是很嚴重的。
 
有這種決不放棄的決心的男人,怪不得媽媽會愛上他。
 
遇上困難,爸爸沒有選擇放棄,依然迎難而上,這種意志力是在吃辣椒醬配白飯時練出來的嗎?
 
反觀我自己。
 
我雖然也嘗試過挑戰巫小翠,以尋找為媽媽和小紫解除巫咒的方法,可惜的是我實力有限,落得慘敗收場。
 


接着,我就完全放棄了繼續挑戰巫小翠的想法,嘗試去想過其他可行的辦法。
 
結果,我現在還安坐在這裡,一事無成。
 
還說甚麼為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是我的夢想,看到剛吃下一顆燒賣的我,自己都覺得可笑。
 
「天從,你在想甚麼想得這麼入神啊?」
 
忽然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我旁邊坐下,並偷偷的拿了我一顆燒賣去吃。
 
我對於媽媽的貪吃笑了笑,明明是我媽媽,但行為卻跟個小女孩無異。
 
「不,我沒在想甚麼。」
 
「是這樣啊,對了,天從,可以麻煩你幫我看看這條題目答對嗎?」


 
「我想問妳一個問題,可以嗎?」
 
「呃?啊,可以啊。」
 
「對妳來說,這些題目都很困難,但為什麼妳還要這樣努力地學習?」
 
的確是這樣,學歷只有小六程度的媽媽,對於中學的各種題目,對她來說是難得很。
 
但她卻沒有逃避這些困難,反而非常努力,比起我當時上課學習的時候更要努力。
 
其實我心裡有個答案,就是因為媽媽是為了小紫而這樣做。
 
要是媽媽不這樣做,在代替小紫上學這段期間,小紫的學業就會一落千丈,她都是為了小紫而這樣做的。
 


媽媽不明白我為什麼要問出這樣的問題,在她不解地歪了一下頭後,便問道:
 
「天從,你是不是有甚麼煩惱啊?」
 
「沒,我沒有。」
 
「你是媽媽的兒子,怎會暪得過媽媽呢。」
 
還好在我們四周沒有人靠得近,不然被別人聽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講這句話,就會誤會我們了。
 
媽媽說的對,我的確是有點煩惱,但我又不是很想要說出來。
 
忽然間,媽媽笑了笑,她望着我的雙眼,直直地望着。
 
這刻我才知道原來小紫的雙眼是這麼明亮有神,是一雙很漂亮的眼睛。
 
媽媽說:
 
「天從,你記得你還在寶寶的時候,學走路時跌過多少次嗎?」
 
「怎麼可能記得啊?」
 
「的確呢,你跌倒的次數非常多啊,學走路也比小紫慢得多呢。」
 
被說妹妹學走路時竟然比我這個哥哥快學會,真是想回到當年打自己的小屁股。
 
回想起我和小紫還在學行的時候,媽媽不禁遮住小嘴笑了笑,然後說:
 
「雖然跌倒的次數多到數不到,不過,為什麼天從你現在能用雙腳走路呢?」
 
聽到這裡,我明白到媽媽到底想要表達些甚麼。
 
雖然在小時候學走路,跌倒的次數多不勝數,但我現在能夠用雙腳走路,原因就是在於不放棄。
 
學走路,學說話,對每個寶寶來說都非常的困難。
 
常常失敗,常常撞板,很久很久都找不住訣竅。
 
但之所以現在能夠用兩隻腳走路,之所以能夠說話,都是因為當時並沒有放棄,一直堅持着,努力着。
 
直到最後,終於學會了走路,終於學會了說話。
 
要是當時只跌過一次,然後就立即放棄,我想,我現在可能都坐輪椅了,即使有一雙健存的腳也不會走,比殘障人士還要殘障。
 
媽媽想要說的意思,其實就是叫我不要輕易放棄。
 
堅持下去,或者未必能夠做得到,不過也有成功的可能,但若果選擇了放棄,那就一定做不到。
 
在學走路時,人就已經有一種不會遇到困難或失敗就馬上放棄的態度,這是與生俱來的態度。
 
但我們人竟然隨着成長,在遇到困難時會選擇放棄和逃避。
 
這比起一個寶寶還要不濟呢。
 
「哈,不知道呢。」
 
我笑了笑,而媽媽也似乎知道了我明白到她話中的意思,也同樣地笑了。
 
「看啊天從,我也憑着自己的努力,把這題數解到出來了呢。」
 
「解題的方法是對,不過答案錯了。」
 
「哎?怎麼會。」
 
「這邊互換之後,這個要變負數。」
 
「啊啊。」
 
雖然面對解種難以理解的題目,雖然努力後的答案還是錯。
 
但媽媽依然繼續努力,繼續解題,直到答對和理解為止。
 
看到了她這麼努力,我實在是佩服。
 
聽完媽媽的一番說話,我自己心裡有了一個想法。
 
對於幫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若果我想要幫她們,我就必須要這麼做,做這一件事。
 
雖然這件事在上一次已經一敗塗地,失敗得我想要找個洞鑽進去,但我還要做。
 
不可以就這樣放棄,如果我放棄了的話,我就真是的徹徹底底的輸。
 
爸爸對於尋找解除巫咒的方法沒有放棄,媽媽也沒有因為題目困難而放棄。
 
身為他們的兒子,我又怎可能這麼輕易放棄?
 
這一件事只能夠由我去做,也是我為了幫媽媽和小紫解除巫咒唯一能夠做到的事,捨我其誰?
 
正如念慈所說,上天給了我寫作的能力和天份,並不是要讓我把這能力和天份浪費掉。
 
我可以做到的,我可以做到的,我可以做得到的!
 
如果再一次失敗,我就再做一次,如果又一次失敗,我就再做一次,若果又失敗,我就再做一次。
 
就像個寶寶學習走路和說話的一樣,重做一次,直到成功為止。
 
沒錯,我要做的是,我要再做一次的事,就是向巫小翠再挑戰一次。
 
挑戰她善長的領域,在她善長的領域上贏過她,讓她心服口服,然後解除巫咒。
 
我要在寫小說上再次挑戰巫小翠,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也是只有我可以做的事。
 
我要再一次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