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再次向巫小翠挑戰寫小說,我需要一個舞台。
 
下學期的校刊小說欄怎樣?
 
這是一個舞台,但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好的舞台。
 
第一,在上學期,也即是現在這一個學期,巫小翠寫的小說已經被選上。
 
對於在下學期於校刊再連載新的小說,巫小翠不可能會再有興趣。
 


第二,巫小翠或許會認為這個舞台對她是非常不利。
 
為何我這麼說?因為校方的關係。
 
校刊小說欄雖然有着嚴格的要求和標準,而且也有對外的成份,但始終是一個給學生發揮寫小說才能的舞台。
 
要是在上學期已經登上過舞台的巫小翠,在下學期依然霸佔舞台,那麼其他學生的才能便不得發揮。
 
即使巫小翠依然想在下學期連載新的小說,而她寫的新小說也寫得好。
 


但為了對每個學生都公平,小說欄編輯應該不會再去選巫小翠的小說。
 
所以,要以下學期的小說欄作為對決的舞台,在這不利的情況下,巫小翠不可能會接受挑戰。
 
那麼,到底要個怎樣的舞台才好?
 
在上課的期間,我一直思考着這個問題。
 
老師講的課我聽不進耳,筆記也沒有動手寫,媽媽問的題目我也沒能專心解答,錯漏百出。
 


關於舞台,我有很多的想法,於是我在筆記本上撕下了一張寫,把自己對於舞台的想法寫下來。
 
第一點,這個舞台一定要對巫小翠有利。
 
第二點,一定要夠大規模,要是太小型的舞台巫小翠一定不會理會我。
 
第三點,評審要多,這樣對我來說比較有利,因為不會因為一兩個人覺得巫小翠寫得比較好而選擇了她的小說。
 
第四點,要有認受性,如果只是三四個人認受巫小翠的小說,她才不會上這舞台。
 
第五點…………
 
把自己想到的舞台中要有的因素列了出來後,再加上自己一點點的因素描述,發現已經寫滿了紙的兩面。
 
寫好了後,我重讀了自己寫的舞台因素,然後想一下有沒有這樣的舞台存在於世上。


 
而這刻,我想到了一個。
 
雖然這個舞台不能完全滿足所有我列出的因素,但最少也有七八成是滿足。
 
不是我事後孔明,這個舞台在我寫下因素時其實想到,只是我沒下定論而已。
 
這便是香江文創。
 
香江文創所舉辦的小說寫作活動,是香江裡規模最大而且認受性最高的活動。
 
評審的人數也不少於文憑試中文作文的評審人數,有過而無不及。
 
另外,名列前茅的頭三位,更可以得到出版書籍的優待。
 


巫小翠是個作家,在北方紅遍一時,要是她有機會在南方這邊紅起來,她一定會想參加,這是個很大的誘因。
 
我知道被評審最好的十位作者都會榜上有名,我大可以以上榜作為決勝的關鍵,向巫小翠提出挑戰。
 
另外,香江文創小說寫作活動歷時通常是一年,它會給非常多的時間作者進行寫作。
 
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我可以在這一年時間來提升自己的寫作技巧。
 
念慈跟我說過「小寫會」是個提升寫作技巧不錯的好地方,而我也正有此意,打算在那裡提升自己的寫作技巧。
 
如果真的以香江文創的小說寫作活動作為舞台,我要面對的對手並不只是巫小翠一個,是將會是全部參加者。
 
以我現在的實力,未必會包尾,但也不會是頭十名,所以我必須要提升自己的寫作技巧。
 
想到這裡,除非有比香江文創更好的舞台,否則就只能選擇它。


 
「好!就這樣決定!!」
 
我實在忍不住心中的興奮,竟然衝口而出的大叫起來。
 
就在老師講課的期間我這樣大叫,瞬間引起了全班的關注,真是丟臉了。
 
「羅天從同學,你決定了甚麼?」
 
「對不起,老師,我決定了要用心讀書。」
 
「是這樣就好,不過你決定了也不必大叫,自己注意點。好了,我們剛剛講到………」
 
班上的同學笑了笑,還說我是上課睡着發了開口夢,坐我身旁的媽媽也忍不住掩住小嘴偷笑了。
 


而坐我斜後方的巫小翠,則是一臉「這傢伙白痴沒吃藥了?」的表情,盯了盯我。
 
這刻我望了望巫小翠,心中那團想要再挑戰她的火,正燒旺了起來。


 
我已經下定了決心,為了幫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我在這次寫小說的對決中,一定要贏過她。
 
接着時間來到了午飯時間。
 
老師宣佈下課後,幾個同時便離開了課,外出用餐,當中包括了巫小翠。
 
而媽媽則和我在一起吃午飯,當然小紫的朋友也在旁邊。
 
這一次,我飛快地吃了幾口飯,三兩下子就已經把便當吃了個清光。
 
接着我就收拾好便當,便轉身離去,離開課室。
 
「天從,你要去那裡啊?」
 
「稍微出去走一走而已。」
 
我當然不是要出去做飯後散步,我是去找巫小翠。
 
不過我不想讓媽媽知道我去找巫小翠,不然她就會擔心起來。
 
我大可以把要再向巫小翠進行寫小說挑戰的時候告訴她知道,但我比較希望巫小翠接受了挑戰之後再告訴她。
 
這就像是入讀了大學再搞慶祝會的一樣,要是先搞慶祝會但卻又沒入讀到大學,那到時就尷尬極了。
 
對媽媽留下了句話後,我就離開了課室,向着巫小翠身在的位置走去。
 
其他人我或許不知道他們現在身在何方,在那間餐廳吃午飯,還是某商場裡閒逛,但唯獨巫小翠,我知道她一定在那個地方。
 
學校天台。
 
沿着樓梯走,我來到了學校的天台門前。
 
用力推開後,就聽到冷氣機後軀運轉的聲音,天台那種不宜約會的環境一一映入眼中。
 
果不其然,在天台之中,有着一個的認識的人。
 
嬌小如中一生的身體,綁了螺旋卷的雙馬尾髮型,她不可能是別人,就正正是巫小翠。
 
巫小翠在身旁有一個空的便當,她似乎吃完了午飯不久,現在正休息。
 
我見到她正低着頭,轉動着一個小小音樂盒的小柄子,而音樂盒因為小柄子的轉動而發出清翠的音樂聲。
 
巫小翠微笑着,正沉浸在那音樂盒的音色之中,並沒有留意到我。
 
我不是想要打斷她沉浸於音色之中,不過我有更重要的事。
 
「巫小翠!」
 
我放聲大叫,把冷氣機後軀運轉的聲音全部掩蓋掉,聲音直撲到巫小翠的耳中去。
 
忽然就聽到有人大叫自己的名字,巫小翠從沉浸中醒來,猛抬頭地望向我,更把那音樂盒收起。
 
「嘖。」
 
巫小翠望了過來,馬上如看到了噁心的東西一樣,發出了厭惡的聲音。
 
我走了過去,在巫小翠身前四米左右停步,並對她說:
 
「我要再次在寫小說上挑戰妳!」
 
話題馬上就來到了重點,我把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告訴她知道。
 
巫小翠一臉愕然,更發出了「吓!?」的一聲。
 
「香江文創,我們這次以香江文創作為舞台,以此來進行寫小說的對決。」
 
我不知道巫小翠從北方來到香江有多久,但為免她不知道香江文創是甚麼,我便很簡單地為她說明一下。
 
「如果我在對決中贏了,妳要為我媽媽和我妹妹解除巫咒!」
 
巫小翠笑了笑,保持着坐姿,雙手托頭,一臉從容地說:
 
「可是如果你輸了呢?」
 
「嗚………」
 
我又忘記了這一點。
 
因為上次巫小翠並沒有對輸掉的我作出甚麼懲罰,所以我完全忘記了這一點事。
 
「哼,先不說你輸掉的話會有甚麼後果,我為什麼要跟你這個手下敗將再比一次?」
 
「為什麼…這一點…呃…妳…妳該不會是怕輸吧?」
 
「怕輸?卡環哨。」
 
巫小翠自鳴得意地笑了,更說了句「開玩笑」的國語。
 
「你倒說說看,我為什麼會怕輸?」
 
「因為妳不敢跟我比。」
 
「你又說說看,我為什麼要跟你比?」
 
可惡,我忽然覺得巫小翠真的好難應付。
 
本來是找她進行挑戰的我,現在卻在對話中被她拖着走,一句句叫我難以回答的反問句,使我流下了顆粒大的汗水。
 
「跟我在香江文創這舞台比的話,妳便有機會……」
 
「甚麼出道的機會,我根本是不稀罕,而且你別扯開話題,我在問你,為什麼我要跟你比?」
 
「嗚……」
 
「羅天從,你知道嗎?只要我說一句不,你這個計劃就玩完,沒劇唱。」
 
瞬間,巫小翠說出了一個重點,我頓時慌得顫了起來,退後了幾步。
 
她在下一刻笑了,非常邪惡地笑了,猶如一隻妖狐般笑了。
 
「不。」
 
「巫小翠!妳!」
 
「我不會接受你的挑戰。」
 
這下子,我沒劇可唱,巫小翠向我投來了個視線,跟我說「你奈我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