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翠猛抬起了頭,一雙怒目正狠狠地瞪着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的憤怒而使四周亂飄的氣流,把她的兩條螺絲卷馬尾亂撥。
 
看着眼前的巫小翠我心知不妙,我真的把她惹怒了。
 
在開學日當時,她雖然受到了欺凌,但反應都沒有這麼大。
 
而今天,我搶了她的音樂盒,她卻怒得要把我殺死一千萬次似的。
 


果然我的猜測是沒錯,我現在雙手包裹住的音樂盒,對巫小翠來說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
 
我計劃要用這個音樂盒來威脅巫小翠,這個想法絕對是沒有錯。
 
然而,現在卻把她惹怒,看來我是太低估這個音樂盒對她的重要程度。
 
「立即把它還給我,立即!!!」
 
巫小翠對着我的咆哮,氣勢強得差點就要把我嚇到尿褲子,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忍得住。
 


現在的我,簡直是如同見到了一隻老虎,不對,是一隻猛鬼。
 
「妳接受我的挑戰,然後贏過我,我就會--------」
 
「立即!!!」
 
「嗚……」
 
現在這個情況似乎不是可以對話或談判時機,勃然大怒的巫小翠好像已經不想再跟我對話。
 


在她那對怒目之中,就只有那個音樂盒,對其他事她似乎都不願理會。
 
我已經可以感覺到,如果我再不把音樂盒交還,她絕對會用巫術來攻擊我,而且是不留情的那一種。
 
是的,我現在非常害怕,害怕得真的想要把音樂盒還給她,並跪在她面前求她放過我。
 
但一想到媽媽和小紫,一想到小紫會因為調換身體的事而失去了大好的前途,以及實現她夢想的機會……
 
一想到媽媽因為調換了身體的事而沒有辦法跟她的小學同在一起玩樂,甚至以後都沒辦法跟她的朋友來往……
 
一想到爸爸會因為要解開巫咒的事而拼了全力,辭去了工作,犧牲了家庭………
 
我就…我就…我就!
 
「不!」


 
我雙手緊緊包裹着的音樂盒,以決不退讓的眼神瞪回去,嘗試以我這個平凡人的氣勢把巫小翠的氣勢壓回去。
 
「我不會還給妳!除非妳接受我的挑戰並贏了我,我才會還給你!」
 
「我給你三秒。」
 
「接受我的接戰吧!巫小翠!」
 
「三!」
 
「和我以寫小說的方式再決個勝負吧!」
 
「二!」
 


「嗚……」
 
巫小翠完全沒有把我的說話聽得進耳。
 
我有理由相信,她在倒數完這三秒之後,就會直接用巫術的力量來把音樂盒搶回來。
 
在這憤怒的狀態下,她會使出怎樣的巫術我全是不知道,再說,我對巫術的事情也是一無所知。
 
但我知道,她要使出的巫術絕非溫和,不會是甚麼調換身的,或者是消除甚麼的,甚至是要綁住我的。
 
我可以感覺到,她要使出的巫術絕對會要了我的命,不要命也會打我傷得立即送院。
 
由我這平凡人發出的氣勢完全沒有辦法把巫小翠的氣勢壓回去,我依然被她一直壓住。
 
面對這連對話機會都沒有的局面,而且我還有可能被攻擊,我實在是一額汗。


 
這並不是我我昨晚模擬的場面,到底現在該怎麼辦?
 
「一!」
 
就在我還在思考要怎麼做的時候,巫小翠的倒數已經結束,我的臉色也在這一刻變青。
 
巫小翠看到我沒有意思要交還音樂盒,她就呼吸了一下,然後她就喃喃自語起來。
 
她在詠唱了,果然她真的要攻擊我。
 
「嗚…嗚…」
 
就在這一刻,我覺呼吸困難起來,我的頸子猛痛,像是被無形的手死死的握着頸子。
 


呼吸困難,頸子發痛,我的雙腳頓時軟了下來,跪在地上去。
 
我想要叫住巫小翠,叫她停手,但我完全發不出聲,嘴巴只能漏出辛苦極了的呻吟聲。
 
眼前的巫小翠根本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想法,只是一直在詠唱。
 
她可能未必想要殺死我,置我於死,但她絕對是有意要把我送進醫院,或是讓我留下甚麼後遺症。
 
這下糟糕了,我開始無法呼吸,再這樣下去,輕則休克,重則腦缺氧而受損,嚴重則死亡。
 
我得做點甚麼…我得做點甚麼…但我又能做些甚麼?
 
就在這一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快要死的關係,一段回憶跑馬燈般從我腦內閃現。
 
又或者是人類在危急的情況下總是有驚人的表現,總之我想起了一段回憶。
 
這是一段關於警匪片的回憶,當中匪徒脅持人質,與警方對峙。
 
匪徒要求警方為他們準備好逃生的用具和道路,否則殺死人質。
 
而這一段情節,在這一刻於我腦海中,格外清楚可見。
 
「嗚!」
 
就於這一刻,我單手舉起了音樂盒,高舉過頭,並用盡力緊緊握着。
 
然後下一秒,我的呼吸突然順暢起來,那是因為巫小翠看見了我的動作。
 
這並不是說要投降的動作,而是說我即將要撕票的動作。
 
只要巫小翠再傷害我,我就直接把這個音樂盒摔到地面去。
 
音樂盒有點年份,而且我知道這東西很容易壞,只要我把它用力摔在地上,它絕對會如同沙子一樣散開。
 
巫小翠明白到我這個動作的意思,所以才立即住手。
 
我猛喘氣,用盡肺部所有空間有來喘氣,這是我目前為止喘過最大的一口氣,我現在才發現空氣是甜的。
 
我就跪在地上,保持着要把音樂盒摔在地上動作,而巫小翠則在一邊瞪着我。
 
「你到底想要怎樣?」
 
講出這句話的巫小翠,似乎想要跟我對話了,不過是處於我的威脅之下。
 
我留意到她的雙手,她的一雙纖手正緊緊地握着拳頭,也正抖動着,恨不得現在一拳打暈我,要不是我在威脅她的話。
 
我努力地喘着氣,然後調整好自己的呼吸,過一會後,說:
 
「咳咳…接受挑戰,接受我向你作出寫小說的挑戰。」
 
聽到我這麼說,巫小翠是一臉煩厭的表情。
 
「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我媽媽和我妹妹被妳調換了身體之後,家裡的每個人都面對着不同的大小問題,為了把一切都恢復成以前的一樣,我得要盡我的能力去做,在寫小說上贏過妳,然後要妳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過來!」
 
「到底你是為了甚麼總是為她們做這樣的事?」
 
「因為她們都是我的家人!」
 
這一刻,巫小翠的眉頭皺了皺,她低聲喃喃說「家人甚麼的……」。
 
然後,巫小翠說:
 
「只要你在寫小說上贏過我,我就會為你媽媽和你妹妹解除巫咒,可是!」
 
巫小翠這麼一說,應該是接受了我的挑戰吧?
 
本應該是感到高興的我,卻因為聽到她突然用力叫出的「可是」而高興不了來。
 
「若果你輸了,你媽媽和妹妹將會一世子變不回原來的那樣!」
 
「這…這怎麼可以!」
 
「有甚麼不可以,在你挑戰我的時候,在你強搶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的時候,應該就有這樣的覺悟吧。」
 
應該是因為我把巫小翠的重要物品搶走,惹怒了她,所以她會講出這樣的說話。
 
我沒辦法立即回答巫小翠,因為這個賭注實在是太大,更沒有下一次的機會。
 
「退縮了嗎?你這懦夫!」
 
「誰在退縮了?可惡。」
 
「連這點覺悟都沒有,就想要來挑戰我?你也太可憐了。」
 
「嗚……」
 
一時間我真的講不出話來,巫小翠實在說得太對,來挑戰她的我,竟然連這一點的覺悟都沒有,太失敗了。
 
巫小翠「哼」了一聲,覺得跟我在講下去只是浪費時間,她正在考慮應該要怎樣把我手上的音樂盒搶回來。
 
而她似乎已經想到了,因此嘴巴開始動起來,唸起咒。
 
「等等!我接受!我接受這樣的賭注!」
 
「這樣真的好嗎?你輸了的話,你媽媽和妹妹永遠也變不回原來的那樣。」
 
「為了家人,我已經做好了覺悟。」
 
巫小翠的眉忽然又皺了一皺,也很不爽地「嘖」了一聲。
 
「成立,我接受你的挑戰。」
 
猶如宣佈的一樣,巫小翠這麼說道,她終於接受我的挑戰了。
 
四周的一切就在這一刻恢復到正常,我也重新一次把比賽的內容告訴了巫小翠知道。
 
以香江文創作為舞台,於小說類別的青年組排名來分負,賭注就是媽媽和小紫的身體。
 
我和巫小翠,宿命一樣的對決,真真正正地開始了。






(10月10日 更新 中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