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了一個辦法,這是一個可以強迫巫小翠接受我的小說寫作挑戰的方法。
 
這是一個威脅,雖然我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最少也有八成九成。
 
我知道有一個「東西」,只要我拿到手,就可以威脅到她,強迫她答應我的要求。
 
我是明白的,堂堂一個男生,竟然要用上這麼下三流的手段來對付一個女生。
 
可是,是巫小翠不仁在先,所以也不可以怪我不義。
 


想到了這一個辦法,我恨不得時間馬上就過去,讓我來到第二天的午飯之後。
 
我現在實在是心急,心臟也因為想到了這個可行的辦法而猛跳動着。
 
當晚,我就如同一個即將要去學校旅行的小學,抱着那種心情,於床上輾轉反側,久久未眠。
 
在輾轉反側之間,我在內腦模擬了一下威脅巫小翠的過程,同時也在腦內列出行動的種種要點,務求達到百份百的成功。
 
首先我要得到那個「東西」,唯有得到那個「東西」,我才能威脅到巫小翠她。
 


而要得到那個「東西」的方法,就只有強搶!
 
要強搶的話就只能夠在巫小翠最沒有防備的狀態下,而以我所知道,她最沒有防備的時間,就是在午飯之後。
 
有一兩次我上到了天台去,在天台上的巫小翠竟然沒有發現我的存在,這可證明她在這個時候是最沒防備的。
 
這是我把那個「東西」強搶過來的時候。
 
一整晚,我就模擬了整個過程一次又一次,到最後,在臨近天亮的時候我才睡了兩小時。
 


這可說是一個很漫長的晚上,但這一個晚上因日出的關係而迎來了終結。
 
日出的陽光照耀着我沒睡好的臉,把我的黑眼圈照得明亮。
 
它提示着我,實行計劃的日子來到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急不及待就要實行計劃的我,在課堂上和小休上十分難熬。
 
眼見巫小翠就在我斜後方,但因為時間還未到的關係,我不能對她出手。
 
這種感覺真叫人坐立不安,心裡一種癢。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以為我是有那裡不舒服,很是擔心我的健康。
 
我跟上次一樣,沒有把這次的計劃和行動告訴了媽媽知道,免得她有甚麼擔心。


 
再說,我認為如果我把這次的威脅行動和計劃告訴她知道,她一定會阻止我,所以我更加不能告訴她知道。
 
努力熬過課堂和小休的時間,按捺住心中那蠢蠢欲動的感覺,終於來到了午飯時間。
 
巫小翠一如以往的離開了課室,沒有和任何人在一起。
 
我差點就要追上去,然後實行計劃,但我知道還未是時候,這種心情還得再按捺住一會。
 
老實說,我可以在巫小翠吃午飯的時候偷襲,但這並不是我腦內模擬過的行動,我沒有信心成功。
 
既然都由昨晚等到現在,還不差在一時,再等一會吧。
 
趁這段時間,我快速吃了個午飯,再等到時間差不多,我就展開行動。
 


「天從,你要去那裡了?」
 
「洗手間,我很快會回來。」
 
我說了個謊,心裡跟媽媽說了句對不起,然後就步出課室,向着天台也即是巫小翠現在身處的地方走去。
 
不出一會,就來到了天台的門前。
 
此刻的我心情有點緊張,不是有點,而是很緊張,感覺就像是在音樂考試中自己一個獨唱。
 
「別擔心,沒問題的,你已經進行了成千上萬次的模擬練習。」
 
這句話聽起來是有點問題,但在此刻我只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叫自己別再去擔心和緊張。
 
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我把天台的門輕輕推開,步進了天台。


 
放眼望過去,就是一排排的冷氣機後軀和水管,而巫小翠就坐在一條很粗的水管上。
 
她的頭低下,眼裡只有被她轉動小柄子而發出音樂的音樂盒,任由輕風吹動她的螺旋卷雙馬尾。
 
目前跟預想中的都一樣,巫小翠並沒有發現我,這是一件好事。
 
為了不被她發現,我放輕了腳步,像個小偷一樣走到一邊,繞到她的身後。
 
巫小翠依然很專心很轉動音樂盒的盒子,臉上帶着很沉醉的笑容,這是跟她平時那生人勿近的臉全然不同的表情。
 
有一瞬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認錯人。
 
我偷偷繞到巫小翠的身後,她到現在還沒有發現我,現在是我襲擊她,從她的手中搶走那個「東西」的好時機。
 


我努力調整着自己的呼吸,不讓呼吸聲過大,也按住自己的胸口,抑壓着心臟猛跳動的聲音。
 
說真的,我的心真的跳得好快,聲音也好大,整個人都熱起了來。
 
雙腳微微顫抖,也像是發不上力,顆粒大的汗珠也從臉頰滑過,口水也被嚥下了一大堆。
 
我想,這應該就是當小偷的感覺吧,當一個小偷第一次偷東西時,或許就是這種感覺。
 
在我的心裡,更出現了「收手」的想法。
 
雖然有這個想法,但我已經甩開了它,我不可能就此收手。
 
為了媽媽和小紫,我一定要!!
 
!!!滋滋滋滋滋滋滋!!!
 
忽然間,一部冷氣機後軀發出了奇怪運作聲音,而那裡冷氣機後軀更是在我附近。
 
抱着小偷的心情偷偷接近巫小翠的我,就猶如聽到了一聲狗吠,被嚇得忍不住衝口而出叫了一聲:
 
「哇!」
 
聲音從我口中漏出,我心知不妙,立即連忙用手掩住自己的口。
 
但誰都知道,這根本是沒有用的,我被嚇得叫出來的聲音,立即就傳到巫小翠的耳中去,而接着。
 
「………………」
 
「呃…………」
 
巫小翠轉了個頭盯着在她身後的我,而我則臉有難色的苦笑望着她。
 
「啊…哈哈,今天天氣地好啊…哈哈。」
 
「你在做甚麼?」
 
可惡的冷氣機後軀,偏偏選這個時候發出怪聲把我嚇到,實在是可惡呀!
 
這一刻應該要怎樣做才好?
 
撤退?現在我的舉動已經驚動了巫小翠,她知道了天台並不安全,一定會選個另一個地方讓她獨處,到時我想要找到她就難。
 
所以現在到底要怎麼做,答案其實早就在我的心裡,而這個就是我的答案!
 
「喝呀呀呀呀!那邊有UFO啊!!!!」
 
我大叫一聲,立即向前猛衝,直奔向巫小翠。
 
「你這條狗在衝個甚--------呀!?」
 
下一刻,我拉近了與巫小翠的距離,並直接撞了上去。
 
她其實想要站起來,並對我施法,想把我彈開,但因為我來得太突然,她根本來不及時間詠唱。
 
我直接撞了上去,而因為水管在腳邊的關係,我兩都以絆倒的方式向着同一個方向跌下去。
 
碰咚!!
 
一下跌倒在地上的聲音響起,我閉着眼忍着痛直接倒了巫小翠,這一刻我兩都倒在地上。
 
我壓着她身上,睜開眼就已經見到她那張女孩臉。
 
若果這是日本輕小說情節,說不定我會有個意外驚喜,不過這並不是小說世界,再說我也不喜歡那止情節。
 
「痛痛痛…你這是白痴嗎?」
 
巫小翠立即就想要用巫術把我彈開,但我壓住在她身上,使她用不上氣力,只能罵着我。
 
我沒有理她,因為現在正是好時機!
 
「就是現在啦!!!」
 
我大叫一聲,然後整個人從壓住巫小翠的姿勢中彈起來,並向着那個「東西」衝過去。
 
在剛剛和巫小翠的碰撞間,她來不及把音樂盒收回到裙袋子中,所以手裡一直拿着那個音樂盒,但因為我突然撞上她的關係,整個音樂盒便從她的手上飛了出去。
 
飛了出去的音樂盒跌落在地上,不再在巫小翠的手中。
 
而那個音樂盒,就正正是我要用來威脅巫小翠的關鍵,它就是我一直所說的那個「東西」。
 
我直衝過去,飛撲地把音樂盒包裹在自己雙手中。
 
這一刻,巫小翠看到我搶了她的音樂盒,一雙眼睛都吃驚得瞪大。
 
我乘着這一股氣勢,站起後稍微拉開與巫小翠的距離,並大叫道說:
 
「巫小翠!接受我的挑戰,我們再用寫小說的方式來比過!」
 
在講這句話的時候,我雙手更是用力握着她的音樂盒。
 
巫小翠沒有立即回應,她只是從地上緩緩地站起來,然而,她的表情有點不對勁。
 
「還給我……」
 
「嗚……」
 
她的頭低下着,使陽光沒辦法照到她的臉,讓我看不清楚她現在的表情。


 
「還給我……」
 
忽然間,四周發生了些奇怪的事。
 
四周的冷氣機後軀劇烈地運作起來,散熱用扇頁旋轉的速度異常地快,快得能聽見切風的聲音。
 
同時,水管莫名其妙地叮叮噹噹作響,似是有些甚麼從水管裡敲打着,欲想從水管中破出來。
 
看着這異常極了的東西,我頓時背脊發寒。
 
「還給我……」
 
「嗚…妳接受我的挑戰,贏了我後我就會還……
 
「我說…把它還給我呀!!!」
 
一瞬間,一陣強勁得把我吹飛到跌在地上的強大氣流朝我襲來。
 
這一刻我明白到小說中常常寫的主角感覺到的死亡氣息是如何,另外我也明白到一件事。
 
巫小翠這一次,真的生氣了,而且是怒不可遏的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