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各種原因,我要帶走巫小翠的音樂盒。
 
這個音樂盒是這場宿命般對決的抵押品,要是把她交還給巫小翠,我相信她會馬上反口。
 
巫小翠當然是很不願意,但現在音樂盒在我手中,她也無計可施,只好暫時把音樂盒交給我。
 
但她說,要是音樂盒有甚麼損傷,她會讓我變成植物人。
 
總之,我和她以寫小說的方式進行的對決是成立了。
 


雖然當中的內容跟我預想中的不同,但既然對決是成立了,我也能夠走下一步。
 
下一步就是加入「小寫會」,以提升自己寫小說的技巧。
 
至於我幾時會實行這一步,幾時會走出這一步,雖然不是今天,但應該都會是最近這幾天吧。
 
我還得要把我和巫小翠再進行對決以讓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過來的事告訴給大家知道。
 
時間來到了今天放學後。
 


巫小翠一如以往地跟隨放學大隊離校。
 
不知道是不是音樂盒不在她的身邊,所以她有點不坐立不安,而且脾氣也差了。
 
我讓媽媽今天別去女子網球社打網球,讓她和我一起回家。
 
回到家後,我也讓小紫先別晾曬衣服,停下手上的家務。
 
她們兩個都很是不解,我便對她們說我要召開家庭會議。
 


雖然爸爸不在家,但是現在科技發達,電話都有視像功能,透過視像,爸爸也能參加家庭會議。
 
「哥哥,到底有甚麼事了?我還有很多事要做的啊。」
 
「天從這麼真認的,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在家庭會議開始的一刻,媽媽和小紫立即就這麼問道。
 
我也不賣甚麼關子,直接入正題,對她們說:
 
「我和巫小翠………」
 
「吓?哥哥和巫小翠戀愛了?竟然是這樣?哥哥的品味真差勁。」
 
「這就是因恨成愛嗎?原來天從喜歡小翠這樣的女孩子呢。」


 
我因為小紫那爆炸性的發言而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猛咳起來。
 
實在是要被小紫她氣壞了,我明明是很認真要召開會議的。
 
小紫裝着吃驚的表情,掩住嘴偷笑,而媽媽則以為小紫在說真話,因為感到很是開心。
 
媽媽認為與傷害自己的人戀愛是一件很浪漫的事,這我也是算同意的,不過這種情節就別發生在我身好了。
 
認真的氣氛被小紫打破,我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直入正題。
 
「我和巫小翠再次以寫小說的方式來進行對決,要是我贏了的話,她承諾會為媽媽和小紫恢復成原來的模樣。」
 
聽到這裡,相信最高興的人一定是爸爸。
 


他北上尋找高人幫助的事,一點好消息也沒有,可以說是沒有尋到辦法。
 
而在這一刻,身為他兒子的我卻帶出這一個消息,一個有機會為媽媽和小紫恢復成原來模樣的消息,爸爸一定是非常高興。
 
雖然高興的表情未流露於臉上,但在視像對話中的爸爸,他的表情有着一份安心。
 
至於媽媽和小紫,則是一臉充滿希望,兩個人都開心得差點合不上嘴。
 
「好耶!這樣的話我又可以每天跟大家打網球了!學界比賽也能參加了。」
 
「雖然變回原來的話就不能上學,但想到自己能回到原來的身體,也真是開心呢。」
 
她們兩個都期待着恢復過來的一刻,有種就像是明天就能恢復過來的感覺。
 
其實我想要告訴她們知道,如果我輸了的話,她們就會永遠變不回原來的模樣。


 
但我看着她們兩個非常高興的表情,也望到爸爸那張帶有安心感的臉,我實在不忍心說。
 
接着,我把對決的內容告訴了大家知道,讓大家都明白到對決是怎麼的一回事。
 
為了讓我贏過巫小翠,小紫說我隨時都可以使用她的電腦,但只限寫作用。
 
雖然有了一個可以解除巫咒的方法,但爸爸未打算完全指靠我。
 
他依然會繼續尋找高人幫忙,但不會去到連工作也辭掉的地步,家庭的經濟大可以放心。
 
家庭會議以很愉快的氣氛結束,大家都期待着我會帶來好消息。
 
當晚,媽媽高興得決定要親自下廚。
 


雖然這與她和小紫的約定有違,但因為我帶來了這個天大的好消息,所以今天就破例一次。
 
再次吃到住家飯的感覺真好,連續幾天吃外賣,我都快受不了。
 
吃過了晚飯後,我讀了讀小說,也追看了那部《你在大聲甚麼》電視劇,然後就在爸爸的床上睡。
 
在睡前,我再確認一下接下來的行動。
 
巫小翠接受了我的挑戰,而現在的我,寫小說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應戰,所以我得要提升實力。
 
念慈告訴我,想要提升寫作技巧,就去「小寫會」,即是「小說寫作同好會」。
 
而我的下一步,就是加入這個「小寫會」。
 
加入了之後,提升自己的寫作技巧,達到能夠與巫小翠這個曾於紅遍北方一時的作家比拼的水平。
 
我在心裡如此確認過,然後就閉眼睡去了。
 
時間來到了下週的星期二,爸爸的大假在昨天已經放完,他在昨天已經回家。
 
這也代表着他尋找高人幫忙的旅程結束,到頭來他還是沒有找到高人幫忙。
 
要不是我想等他回家,讓一切都穩定下來,我在巫小翠接受挑戰的翌日就已經去加入「小寫會」了。
 
既然爸爸已經回家,家裡的事也安穩了一點起來,我也開始走我的下一步。
 
今早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同出門回校。
 
現在已經踏入了十月份,雖然全球曖化,但氣溫還是開始涼起來。
 
媽媽在校服外再多穿了一件毛織背心,襪子也改穿及膝襪,不過那條裙子依然是那一條。
 
身為男生的我,這點涼意對我來說不冷不熱,所以我的校服還是那樣。
 
戴的眼睛依舊,穿的上衣依舊,穿的西褲也依舊,沒有像女生一樣多變化。
 
跟媽媽一起回到學校,在小賣部買了個糯米雞一起吃早餐,然後就回到課室裡去。
 
上課然後再上課,接着是午飯,然後再來又是上課,最後就是放學的時候。
 
平時我都會跟媽媽一起去女子網球社,看着她如何被社員們「欺負」,但今天我有要事在身。
 
放學鐘聲響起,除了是代表可以回家,也是代表現在是社團時間。
 
而現在也是我要去「小寫會」這個社團的時間。
 
「去吧。」
 
我握着念慈給我的那張紙條,那是念慈為我寫的介紹書,並帶着堅定意志跟自己說了句話。
 
隨後我與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暫別,在社團時間完結時或者我把事件完成後,就會到女子網球社接她。
 
步出了課室,我就向學校舊翼前往,學校的社團都是集中在那裡。
 
來到了舊翼,我發現了一件事。
 
念慈雖然有跟我說過「小寫會」的事,但他根本沒有告訴我知道「小寫會」在第幾層第幾室啊!
 
忽然間覺得自己真是傻,甚麼都不知道就一腦熱的衝出去。
 
這時剛好有個學長從我身邊經過,我便問了問他:
 
「不好意思,請問『小寫會』在那裡?」
 
「『小寫會』?啊,你說小說寫作同好會啊,它沒有屬於自己的社團用室的。」
 
「沒有屬於自己的社團用室?」
 
「對,你是有甚麼事要去那裡?交女友嗎?」
 
我呆了一呆,為什麼會突然提到交女友的事?
 
難題說「小寫會」是有很多女學生的社團?
 
雖然說現在社會女多男少,但這種一個社團只有一個男生,而其他成員全部都是女生,這種後宮社團,也只有小說裡才會出現吧?
 
「不,我是想要加入『小寫會』的。」
 
「以加入社團的名義去交女友嗎?這招算老梗了。」
 
我完全不明白為什麼這位學長總是要提及交女友的事。
 
而且學長還說到「老梗」,這就說明了曾經有人以加入社團的名義去交女友,更不只是一兩個人。
 
我不明白學長在講甚麼,不過我沒打算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為免麻煩,我直接苦笑帶過。
 
「你沿着這裡走,走到最尾,就可以找到『小寫會』的成員和社長了。」
 
我謝了謝學長為我指出了方向,然後他轉身就走了,更莫名其妙地對我說了句「祝你好運」。
 
我搔了搔後腦杓,一臉不解,接着就隨着他指出的向方走去。
 
然後更叫我不解的事又出現了。
 
因為依照學長指出的方向走,我發現在我眼前的一間社團活動室,是屬於戲劇社的。
 
不是我事後孔明,因為我也記得戲劇社是這個方向和位置,最初聽到學長指路時也覺得奇怪。
 
我以為自己記錯,所以才沒有追問,但照現在的結果而言,我是沒有記錯的。
 
社團活動室的門牌也寫着戲劇社,在走廊靠社團活動室的牆邊也擺放着各種道具,這裡絕對是戲劇社的活動室。
 
難道是那位學長記錯了?不,我不認為。
 
那位學長說話說得這麼肯定,我不認為他會記錯。
 
學長說過「小寫會」沒有自己的社團活動室,而且他指出的路,也是說可以找到「小寫會」的社長和成員。
 
所以說,我得要進入戲劇社裡去吧?
 
我對自己的想法點了點頭,然後輕輕推開了戲劇社的門,進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