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打擾了。」
 
我推開了戲劇社的門,然後步了進來。
 
戲劇社內的環境立即就映入我的眼睛中去,這裡是一間有兩個課室長度的活動室。
 
我人在最左手邊的位置,放眼望去右邊,在最深處的那裡的牆壁上,有個一個壁布板。
 
壁布板上有各個戲劇社社員在舞台上表演的照片,這些照片經過了排列,拼湊出「戲劇社」三個字。
 


在壁布板下的方向,是只有半個人身高的儲物櫃,在儲物櫃的四周都擺放了很多戲劇道具。
 
有戲服,有佈景,有各種手製的兵器,也有應該是市面買來的假髮,應有盡有。
 
道具的數量實在是多不勝數,只是擺放道具,都已經佔據了整間活動室最少三分之一,我還見到有幾個學生在整理着道具。
 
活動室的三分之二,四周靠牆靠窗的地方,就放了一排排疊起了的椅子。
 
另外也有一兩部舊式電腦,目前正啟動着,也有一些書桌擺放着。
 


平來有兩個課室大小的活動室,因為道具的關係,變得只剩下一個課室的大小。
 
如果戲劇社的社員「開工」了的話,應該就沒有多少空間剩下來了。
 
「不好意思的,請問你是來做甚麼的?」
 
在我大概環視四周之後,一把男生的聲音便傳來了我的耳中。
 
隨着聲源望過去,就見到一個胖乎乎的男生在我眼前。
 


他帶着粗粗的圓框眼鏡,這種眼睛似是七八十年代的眼鏡,馬上就把我的視線吸引住,接着才看到他的臉容。
 
他的臉就是胖子應該會有的臉,飽滿的臉頰,肉厚的鼻子,還有一點青春豆,數量不多,而頭髮像個頭盔。
 
「等等…我們是不是見過面。」
 
我忽然間這麼說,讓這位男生一臉狐疑。
 
在我印象中,我曾經見過一個男生也是帶這種粗粗的圓框眼鏡。
 
因為這種眼鏡在這年代已經沒有人會配戴,所以對於配戴這種眼鏡的那位男生,我印象甚是深刻。
 
讓我想一想我是在幾時見過啊…………
 
「你是送我巧克力的那個?」


 
想了一想就記起,這個胖乎乎的男生就是當時送我巧克力的那一位男生。
 
當時是開學日不久的日子,是所有事還處於正常,巫小翠還未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調換的時候,是社團週的時候。
 
我吃完了午飯無所事事,在隨便閒逛時與一個捧着好多巧克力的胖男生撞倒。
 
而眼前的這個男生就是當時的那個男生。
 
「啊,原來是你的,你好的。」
 
胖男生托了托他粗粗圓框眼鏡,並對我打了個招呼,我也出於禮貌說了聲「你好」。
 
「你是來吃巧克力的?剛好的,我這邊有巧克力剩下來的。」
 


胖男生指了指活動室角落,那裡有張桌,桌上有好幾盒巧克力。
 
稍微望了望包裝,依稀記得在電視廣告見過它,好像是名貴的巧克力。
 
這幾盒名貴的巧克力,完全沒有被開盒過,動也不動地站在那邊,感覺就似是由一開始就被人擺在那邊似的。
 
「真好的,再這樣吃巧克力我又肥上幾圈的,幫忙我一起吃的吧。」
 
這個胖男生真的好喜歡在說話結尾加上「的」這個字,這是男生用的萌系詞?就像女生用「喵」就會很可愛?
 
既然胖男生說我可以吃,那我就不客氣了,等等問一問可不可以拿走幾盒,帶給家人品嚐。
 
話是這麼說,但我有比較重要的事要做。
 
「其實我是來找『小寫會』的社長或者成員。」


 
「嗯?是這樣的?那麼有甚麼事的?」
 
胖男生以「有甚麼事嗎?」的眼神望着我,像是在等待我會講出我是來做甚麼的一樣。
 
聽到胖男生的回應,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請問,你就是……」
 
「是的,我就是『小寫會』的成員的。」
 
果然是這樣,聽到他這麼一說,我實在是安心。
 
要是我知道自己叩錯門找錯人,那到時就糗了。
 


「正式自我介紹,我是『小寫會』的成員之一,我叫吳承澤的。」
 
「你好,我是羅天從。」
 
「天從你是幾年級的?」
 
「是四年級。」
 
「很好,那麼我就是你學長的,為了方便稱呼的,你就叫我肥宅師兄的。」
 
對一個才剛剛相識不到十分鐘的人,而且又是我的學長,稱呼為「肥宅師兄」,會不會太失禮。
 
雖然我心裡是有點介意,不過吳承澤師兄看起來是個隨和的人,而且這個稱呼也是他讓我叫的,所以我在別再介意太多了。
 
「那麼,肥宅師兄,其實我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加入『小寫會』。」
 
稍微與肥宅師兄互相介紹過了後,我便直接進入正題,不再浪費甚麼時間。
 
肥宅師兄聽到我的說話,以「真有趣呢」的感覺笑了幾聲「呵呵」。
 
我不是很清楚他到底在笑些甚麼,所以我立即問道:
 
「請問,是不是現在已經不招募新成員?」
 
「呵呵,才沒有這回事的。」
 
話後,肥宅師兄很親切地拍了拍我的肩頭,似是要給我鼓勵。
 
「我不是能決定你能不能加入『小寫會』的人的,能夠決定的人除了負責老師之外就只有社長她的。」
 
「社長?」
 
我一直都以為加入社團就像在圖書館申請借書卡一樣,只要填好個表格,然後就遞交。
 
又或者像是成為健身中心的會員一樣,填個表格,交個費用,就能當個會員。
 
現在似乎要與『小寫會』的負責老師和社長見一見面,我能把這個見面當作是面試看待嗎?
 
接下來我向肥宅師兄問了問關於負責老師和社長在那裡的事情,而肥宅師兄就對我說:
 
「基本上的,負責老師把一切都交給社長處理的,所以你基本上跟社長見見面就可以的。」
 
「那麼,請問社長在那裡?」
 
此刻,肥宅師兄又再「呵呵」了幾聲,也再次拍了拍我的肩頭。
 
「天從,你今天比較走運,社長今天的心情比較好,你或許會成功的,或者『成功』的。」
 
我都摸不着頭腦了,肥宅師兄所說的成功,似乎是有着另一種意味,但到底是甚麼?
 
由我問路前往「小寫會」開始,我就越來越覺得這個社團十分古怪。
 
被我問路的學長,忽然提及到交女友,然後「小寫會」竟然沒有自己的活動室,而其成員竟然是在戲劇社之內。
 
接着就是肥宅師兄的出現,說甚麼「成功」,實在是叫我完全搞不清楚現況。
 
不過,自從巫小翠事件發生了後,我就一直搞不清楚現況,所以就算現在再搞不清楚都沒關係了。
 
我對於肥宅師兄的說話沒有回應,然後他就對我指了指戲劇社的一旁。
 
「你應該知道的,她就是『小寫會』的社長的。」
 
我怎麼可能知道誰是『小寫會』社長,所以我依照肥宅師兄指的方向望過去。
 
然後,一陣「砰砰」的心跳聲便響起。
 
我的心臟猛然地跳起了幾下,差點就要從我的口中跳出來。
 
因為,她實在太漂亮了。
 
從肥宅師兄指的方向望過去,就看到一個女生以優雅的姿態站於窗前。


 
外邊的陽光照亮了她一把獨特的秀髮,照得光滑又柔順。
 
說是獨特,是因為這是我不曾見過的髮型,額前的瀏海處是一個斜陰,左短右長,然後側髮則是相反,左長右短,最後的後髮,是左短右長。
 
後髮最短的大概是在肩頭附近,最長的則在腰部附近。
 
這種髮型我從來未見過,獨特得來又有自我個性,跟肥宅師兄的眼鏡一樣叫人印象深刻。
 
女生的體形纖纖瘦瘦,是很多女生的都妒忌的體形,我可以肯定,除非她穿的衣服本來就不好看,否則她甚麼衣服都會叫人賞心悅目。
 
叫女生們妒忌的不只有體形,還有她的身材,我可以很簡單地形容,那就是寫真集少女模特兒的身材。
 
沉魚落雁,看到她的臉容,我只有想到這四字詞。
 
這個女生就站在窗前,臉上帶着牽掛的思念之情遠眺着窗外,陽光就照落在她身上,似是要在她身旁休息,陪伴着她。
 
「天從的,醒醒的,醒醒的。」
 
「嗯?啊?怎…怎麼了?」
 
「你剛剛呆住了的。」
 
真是失禮,我竟然看着那位女生看到呆住。
 
肥宅師兄似乎明白到我呆住了的原因,他就笑了笑,然後說:
 
「天從,小心點的,別被她殺了的。」
 
「我剛剛是不是聽到你叫我小心點,別被她殺了?」
 
肥宅師兄「呵呵」了幾聲,接着就走到一旁,留下因為他一句話而一臉愕然的我。
 
我以為他會帶到我應該是「小寫會」社長的女生面前,為我引見。
 
但肥宅師兄卻像是要等着看劇的一樣走到一旁,並對我「呵呵」笑幾聲,他真是讓我完全不解了。
 
更叫我不解的是他對我說的那句話,別被她殺了甚麼的,害我猛地嚥口水。
 
然而,事情來到了這一步,管接下來要發生甚麼事,為了在寫小說上贏過巫小翠,為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我也得硬着頭皮上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後,便向前邁出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