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象,沒錯,就是對象。
 
也就是到底誰在讀我的小說,我寫的小說又是為誰為甚麼而存在。
 
每個寫小說的人都有一個目的,就像肥宅師兄說的一樣,有的是為賣弄文彩,有的是為了賺錢,有的是為了分享腦內故事,有的是為了把一個訊息或想法傳遞出去。
 
而我即將要寫的小說,也應該要有一個目的。
 
不一定是剛才所提及,也可以是別的,但最少要有個目的。
 


失去了目的,就只是跟在寫課堂上的作文功課一樣。
 
交到功課就好,無病呻吟,敷衍了事。
 
「肥宅師兄,難道,你的意思是……」
 
「呵呵,看來你都明白了的。」
 
我都還未清楚把我所想到的事告訴他知道,他就已經對着我呵呵笑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肥宅師兄會知道我心裡想到的事,但他就是肯定了我所想到的事就是他說話的意思。
 
接下來要寫的這一部小說,是為了我的讀者而寫。
 
而我的讀者,也就是唯一的一個讀者,她就是愛恩社長,這是一部為愛恩社長而寫的小說。
 
我就是要透過小說,來跟她對話,把一個訊息傳達給她知道,那個訊息傳是「我要加入小寫會」。
 
透過接下來要寫的小說,我要讓愛恩社長知道,我加入「小寫會」並不是出於貪玩,不是出於「掙取學分」,也不是出於「消磨時間」,更不是為了「交女友」。
 


我是有個很重要的原因,才會想要加入「小寫會」的。
 
就在這一瞬間,腦海裡的一個燈泡忽然通電,叮一聲的亮了起來。
 
一陣電腦直通大腦,刺激起每一個腦細胞。
 
電力的出現,正是名為靈感的水流,把腦內大霸的發電馬達推動了。
 
「肥宅師兄,我想到了一個好注意。」
「啊?」
 
「我在想,之前愛恩社長問過我『寫小說最重要的是甚麼』這一個問題,我覺得我可以以此為關鍵把小說寫出來。」
 
「天從的,你無需要徵求我的意見的,隨自己的意思去做的,因為這是你的小說的。」
 


雖然肥宅師兄沒有給我實質的意見,但他這一句話,已經是給我最好的意見了。
 
然而,目前還面對一個大難題。
 
「只不過,小說的標題是由好幾部輕小說和動漫組合而生,那麼內容到底要怎樣寫才好?」
 
我雙手抱於胸前,一臉煩惱地說道。
 
這幾部輕小說和動漫,內容方面有很大的相差,類別似乎也是不相同。
 
再者,其中有幾部是我沒有讀過看過,有讀過的都是隨便看。
 
在不知情不懂況的情形下,到底應該要如何把這好幾部輕小說和動漫接合在一起?
 
「呵呵。」


 
面對我的苦惱,肥宅師兄卻是一臉笑容,像是不把這個問題當作一回事。
 
在他的笑聲落下後,便輕鬆自在地對苦惱中的我問道:
 
「天從,你有聽過冬瓜的?」
 
「嗯,夏天媽媽煮湯時常常會吃到,因為有消暑的效果。」
 
「呵呵,那麼的,『肥宅師兄像冬瓜一樣滾下了樓梯』是用了怎樣的修辭技巧的?」
 
「比喻法。」
 
「對,那麼的,承上題,『天從看見了便對愛恩說冬瓜滾下樓梯了』又是用了怎樣的修辭法的?」
 


「借代法。」
 
「嗯,所以,《櫻花莊的刀劍世界有這麼可愛都是你們的錯》的?」
 
這一刻我明白到肥宅師兄想要告訴我些甚麼。
 
「冬瓜」這兩個字,除了真的可以指是能吃下肚子裡去的冬瓜外,還可以有其他的意思,就像是用了借代法的那一句。
 
換句話說,「冬瓜」並不是只能代表冬瓜,也即是「冬瓜」這一個名詞並沒有絕對的定義。
 
文字不像數學,數學是絕對性,就如一加一等於二。
 
但文字,單單是「冬瓜」這一個字,就已經可以代表了兩個事物,甚至有更多。
 
到底「冬瓜」二字有怎樣的定義,說白了,就是依照作者的想法來決定。


 
所以櫻花莊、刀劍、世界、有這麼可愛、都是你們的錯,根本就沒有絕對性的意思。
 
我都先入為主地為這些字貼上了「輕小說和動漫」的標籤,所以思想上才會出現了死胡巷。
 
只要我為它們重新定義,它們便能有新的意思。
 
而我接下來要寫的《櫻花莊的刀劍世界有這麼可愛都是你們的錯》便有了全新的注解和定義了。
 
「肥宅師兄,你還真不簡單。」
 
我沒有讀過肥宅師兄寫的小說,但是跟他聊了一會,我就看見到他的厲害之處。
 
果然,我必須要加入「小寫會」,向各位學習寫小說的技巧。
 
「怪不得愛恩她要你寫小說的,我越來越明白到了的。」
 
肥宅師兄說出了句莫名其妙的說話。
 
我沒多去細心他這句話到底在想要表達些甚麼,因為我的大腦已經分不出空間去做處理了。
 
由我重新定義了整個小說標題,靈感之泉便不斷地湧出來。
 
氾濫了靈感之泉,都快要把我整個腦袋淹沒。
 
我全身都是一股奇妙的充勁,我是從來沒有這麼想過要做寫作,要寫一部小說。
 
這一股充勁已經使我的心臟「砰砰砰」的猛跳動着,也已經使我的拳頭緊緊地握住,我就似是燒起來了。
 
「肥宅師兄!」
 
無法按捺住那股好想要寫小說的充勁的我,整個人咚一聲的站了起來,更叫出肥宅師兄的名。
 
肥宅師兄沒有被我的異常嚇到,他就像早知道我會有這樣的反應。
 
「去寫小說的,橙汁的價錢就算我好的。」
 
「謝謝你肥宅師兄。」
 
向幫了我一個大忙的肥宅師兄道謝了後,我馬上就離開了女僕咖啡廳,直衝回家去。
 
現在的我,是頭一次覺得地鐵行駛的速度非常慢。
 
明明汪角站與我家附近的地鐵站不算遠,但我還是覺得車程非常的漫長。
 
從地鐵站下車,然後步行了一段路回家,不用一會就來到了自家的鐵拉門前。
 
叮噹!叮噹!
 
按了幾下門鐘,然後又再按了幾下,似是剛剛被我從下午覺吵聲的小紫才過來開門給我。
 
媽媽的一頭烏黑秀髮本來有已經有一點點的睡翹翹,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剛才睡了個下午覺,那頭秀髮更是翹了。
 
不知道是不是身體調換了的關係,總覺得小紫越來越像媽媽。
 
她都跟媽媽一樣,開始要睡午覺了。
 
「嗚啊…怎麼了,哥哥,這麼早就回來,跟巫小翠玩晚一點嘛,不回家也可以啊。」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睡眼惺忪,她擦了擦眼睛,大大地伸了個懶腰,但還未為我打開鐵拉閘門。
 
「我才沒有跟巫小翠在一起,為什麼妳會覺得我跟巫小翠有那種關係?還有開門啊。」
 
「啊啊~喺喺~」
 
懶懶散散的小紫把鐵拉閘門打開,她完全不知道我有多麼心急,急着回來寫小說。
 
對了,難得她就在我面前,直接提出跟她要借電腦的要求。
 
「小紫,我要借你的電腦寫……」
 
「喂,哥哥,等等啊。」
 
在我進入了家中並關上門後,小紫突然把我的說話打斷。
 
更忽然靠近了我,並像一隻小狗般,用鼻子對着我身體嗅了嗅。
 
「妳好噁心,竟然對我做出這樣的行為。」
 
「哥哥,你真的跟巫小翠約會了嗎?」
 
「吓?怎麼又提到那女的。」
 
「哥哥的身上,有着甜甜的香水氣味。」
 
甜甜的香水氣味?難道是在女僕咖啡廳惹來的?
 
那邊的女僕少女應該都有用香水吧,不過我為什麼都嗅不到?是因為嗅覺麻痺的關係,還是女孩子的鼻都特別靈敏?
 
「啊!我懂了,哥哥你好壞耶,我就奇怪為什麼哥哥會有人約,原來是甚麼交際耶,好色耶。」
 
小紫以惡作劇的眼神來望着我,更用手遮住嘴偷偷地笑着。
 
她接着還補充了一句「呵呵,我要告訴媽媽知」,我已經不想理她,我現在只想快點寫小說。
 
我直接進入正題,問小紫借電腦,她見我把「甜甜香水氣味」的話題帶過,便叫我悶蛋,然後就為我把電腦搬到我的房間去。
 
小紫為我把所有線路接駁好,我只要按下開關就能用。
 
打開了小紫的電腦,那個電腦桌面依然如同垃圾堆填區一樣混亂,文件檔東一個西一個。
 
「喂,哥哥,你還要寫上次那個甚麼小學女生甚麼蘿莉的小說呀?」
 
小紫為我開出Word文檔,然後讓了位給我,同時問道。
 
那種小說,我會不會再寫,這是個顯然易見的答案。
 
但我沒有直接回答「不會」,我反而說了一句:
 
「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