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寫了三小?」
 
又是這一條問題,而這又是一條我無法回答的問題。
 
我到底寫了三小,坐在電腦面前把Word文檔內所有文字內容刪掉的我,正自問着。
 
之前,肥宅師兄啟發了我的寫作,讓我知道自己應該要為《櫻花莊的刀劍世界有這麼可愛都是你們的錯》寫個怎樣的內容。
 
我本來枯乾的大腦,當時也被靈感浸濕,甚至引起了氾濫。
 


但現在我卻停濟不前,一點進展也沒有。
 
之前湧現的靈感,經過整理後,發現大多用不着於故事之中。
 
也有一些靈感,隨着時間和心情而消失流逝。
 
我寫了好幾個大綱,訂出了一些人物設定和背景,大綱都算是寫得不錯,我是這麼認為。
 
但當我親自下把大綱轉入故事內容時,卻發現無從入手,又或者發現寫不了下去。
 


最後我決定試着把這些大綱全部結集起來,歸於一,讓所有思緒和想法都整合在一起。
 
而結果就是自問了「我到底寫了三小」這一條問題。
 
本來被數以千計的文字填滿的Word文檔,現在變得空空如也,白雪無瑕,就是一整白色的。
 
花了昨天一晚,以及今天大半天的時間,我卻完全沒有寫到甚麼,一籌莫展。
 
我用力地嘆了口氣,整個人靠向了椅背,眼睛望着天花板,希望會有個天使告訴我知道我應該要如何寫才對。
 


天使倒是沒有,妹妹倒是有一個。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捧着媽媽剛煮好的腐竹雞蛋糖水進來,並遞到我面前的電腦桌上。
 
「喺,哥哥辛苦了,來吃糖水吧。」
 
我看了看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也看了看她遞給我的糖水,心中不禁覺得她們兩個越來越相像。
 
「嗯,怎麼了,我臉上有甚麼嗎?」
 
「不,沒有。」
 
小紫一臉不解,然後不知道是出於好奇還是出於關心,她問着我關於我寫的小說進度如何。
 
我拿起了糖水,讓了讓個位置,給小紫看看在電腦螢光幕上那白雪一樣的Word文檔,並吃着糖水。


 
「啊,這不是很好嗎?都寫到新的一個章節了。」
 
「那有,我甚麼都沒寫到出來。」
 
「吓?那你大半天都在做甚麼,我可是犧牲了我練功打怪的時間給你寫小說的呀,哥哥。」
 
「這可不是我想的。」
 
我忽然間在想,如果寫小說也有練功打怪就能升級,那就最好不過了。
 
如果寫小說換成線上遊戲,那麼我的素質又會是怎樣呢?
 
一看到自己在電腦螢光幕上白雪一樣的Word文檔,我就知道我還是砍掉重練比較好。
 


「小紫,妳說啊,我向巫小翠挑戰寫小說,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吓?怎麼突然就講這個?」
 
小紫撥了撥身後的烏黑長秀髮,雙手插腰不解地問道。
 
「不是嗎?自己明明花了好多時間去寫,結果這文檔還是空白一片,我在想,或許自己真的是不適合作小說的人。」
 
像我這種不會寫小說的人,想要贏過巫小翠,根本是零點一的機會都沒有。
 
要與巫小翠比寫小說,我覺得是個錯誤的決定。
 
正常我有點悶悶不樂而想要吃一口糖水時,我的耳朵忽然間就痛起來,痛得我連聲叫喊。
 
就在剛才,小紫竟然伸手去扭我的耳朵,扭得我耳朵都紅,還要過三四秒才放手。


 
「好痛啊,妳做甚麼啦,小紫?」
 
「我們運動選手有一句說話,不知道哥哥你有沒有聽過。」
 
「嗯?」
 
「有信心未必會贏,但是沒有信心就一定會輸。」
 
這句說話我聽過,在以前電視上一個廣告上,一個能游能唱歌的明星說過。
 
「所以呢,對自己有點信心吧,哥~哥~」
 
「好痛!妳又扭我耳啊!」
 


「嘿嘿,我先出去囉,糖水吃完了就把碗給媽媽吧。」
 
留下了這句話後,小紫就小跳步地從我的房間離開,去到客廳看電視。
 
這個妹妹,想要給我鼓勵,也不必扭我耳朵吧?而且左右兩邊都被她扭得紅了。
 
不過,小紫的確是說得對,我應該要對自己有多點的信心才是。
 
要是連我自己也認為自己寫不了小說,那我就必定是寫不了。
 
對於妹妹粗暴的鼓勵,我不禁笑了笑,然後我看着那白雪一樣的Word文檔,開始重新構想小說的內容。
 
我花了些時間,把之前一些想法,和現在新出現的一些想法在腦內整理了一下,然後輸入在文檔中。
 
整理好的一些想法便引伸出不同大綱,也引伸出不同的內容題材。
 
然而這些大網和題材,都沒有辦法連接在一起,使我非常地煩惱。
 
現在的我,就像是一個要做縫紉的人,有線有材料,就是少了一支把各種東西連在一起的針。
 
「唉。」
 
我不禁又嘆了口氣,雙手抱後腦杓的靠在椅背上。
 
腦子裡一片空白,一點能把大綱和題材連成一線的頭緒都沒有,實在苦惱。
 
我就是覺得自己缺少了點甚麼,所以才沒有辦法把這一切都連結起來,但又不知道欠缺的那樣是甚麼。
 
我看了看在電腦上的時間顯示,原來現在已經踏入了十一時了。
 
明天是星期一,得要上學,自己差不多是時候去睡覺,但當想到Word文檔裡還是空白的,就覺得很不甘心,總是想要再寫點甚麼。
 
「啊,糖水!」
 
這一刻我才想起媽媽煮的糖水,因為我在整理想法的關係,而被放到一旁,還未吃完。
 
捧起盛着糖水的碗,之前捧起來還是熱的,但現在卻處在冷冷暖暖之間,整碗糖水都變涼了。
 
腐竹雞蛋糖水熱吃才好味道,現在都涼了,自己是有點不想要吃。
 
但想到這是媽媽很有心機煮出來的糖水,就不想浪費媽媽的心意,所以趁着糖水還未完全冷掉,先吃掉再算。
 
用湯匙攪了攪,然後盛了一口,我發現了在糖水中有個驚喜。
 
「果然是媽媽,都知道我喜歡這個。」
 
用湯匙盛上來的一口,有着一個細小的鵝卵形雞蛋,這是我的最愛。
 
媽媽煮這味糖水,通常都會用正常大小的泰國雞蛋,也就是超市常見的那一種雞蛋。
 
我覺得這雞蛋太大,吃起來要分兩口,而且盛起來有點困難,很容易又掉回碗子裡去,把糖水淺出來。
 
反而這種細小的鵝卵形雞蛋,一口一個,盛起來又容易。
 
媽媽知道我喜歡吃這個,所以在我碗子裡的雞蛋,都是這一種,果然是媽媽,還真是了解我的喜好。
 
要是由爸爸來煮的話,說不定就只有正常大小的雞蛋了,說不定也有會辣椒醬,爸爸才不會了解我這方面的喜好。
 
一想到媽媽的細心,我就不自覺地會心微笑了。
 
這一隻細小的鵝卵形雞蛋,有着了媽媽對我的了解和細心,雖然已經涼了,但感覺還是挺溫暖的。
 
把雞蛋在口裡咀嚼了一會,然後一吞而下,再吃過了整碗涼了的糖水,我的腦裡突然起了個激靈。
 
我望了望這碗已經被我吃光了的糖水,再望了望那個光白Word文檔,我就恍然大悟。
 
「對,缺少了的就是這個啦!」
 
我頓時明白到為什麼我沒有辦法把大綱和題材連結起來,我頓時明白到為什麼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卻一點內容也寫不了出來,我頓時明白為什麼這文檔依然是空白一片。
 
這一股在腦內氾起的激靈使我明白了這一切,我也知道我缺少了些甚麼。
 
「你缺少了的是腦袋啦,哥哥,忽然間在大叫甚麼啦!」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以為我發生了甚麼意外,在房間裡呼小叫,便連忙趕來。
 
「聽我說,小紫,我搞懂了為什麼我一直都寫不出內容了。」
 
肥宅師兄給了我意見,幫了我一把,他告訴我知道自己這部小說是要寫給誰,是在跟誰對話。
 
我清楚知道自己要跟誰對話,也清楚了應該要講怎樣的話題,但是我還缺少了一件事情。
 
這就是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未能寫出任何內容的原因,也是為什麼我沒辦法把大網和題材串連的原因。
 
那支能把一切都串連起來的針,吃過了這碗糖水之後,我終於知道是支怎樣的針了。
 
女生常說甜點總是能刺激大腦,令人提起精神,這說話我現在知道真是錯不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看着興奮緊握雙拳的我,投來了「哥哥在發甚麼神經啊?」的眼神,更不解地搔了搔頭。
 
我才沒有發神經,我非常清楚接下來我要做甚麼,然而接下來要做的事並不是寫小說。
 
我很想現在打個電話給肥宅師兄,告訴他我現在的想法,希望他能幫個忙。
 
但是一想到現在已經十一時了,不知道到他到底睡了沒有,打擾別人睡覺是件非常令人討厭的事。
 
既然明天是上學日,如無意外就能和肥宅師兄見個面,到時候才請他幫忙也不算遲。
 
對於現在那空白的Word文檔,我實在是想要寫些甚麼,但我知道現在是急不來的,沒有了那支針,我就沒辦法寫得出任何事情。
 
明天,我一定要得到那支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