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時間過了四日,距離小說截稿日子只剩下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也就是只有六天。
 
在這四日之內,我連續不分日夜地閱讀着愛恩社長寫的小說。
 
我沒有像之前買輕小說來參考時般看過就算,反而仔細去讀。
 
從閱讀之中,我清楚了解到愛恩社長的寫作技巧是一個怎樣的爐火純青的程度。
 
無論是用字方面,還是修辭的技巧,甚至是新文學運動中提出的建築美,也能是表現得好,叫我不得不佩服。
 


而直到這一晚,我終於把愛恩社長所寫的小說全部讀畢,而我發現了一件事。
 
這一件事我不是很懂,於是我問了問同樣是女生的妹妹。
 
「小紫,我想問妳個問題。」
 
「啊?怎麼了,哥哥?是想要我介紹女生給你認識嗎?哥哥也該去試着交女友了吧。」
 
「交女友?吓?不,我是想問關於女生的事情。」
 


「呃?好變態,竟然問妹妹關於女生身體的事情,果然男生都是想着那種事嗎?」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半瞇起眼望着我,更雙手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一臉不舒服的。
 
「我沒有說過是關於身體的,我是想問關於愛情小說的事。」
 
「愛情小說?」
 
我會問小紫關於愛情小說的事,是因為關於愛恩社長寫的小說。
 


根據我把愛恩社長全部小說讀畢後的所得,愛恩社長寫的小說全部都是愛情小說。
 
所以我在好奇,女生是不是都很喜歡愛情小說呢,因此我才試試去問跟社長年齡差不多的小紫。
 
我依照自己的想法問了問小紫,然而,小紫聽到了我問道關於愛情小說的事,她只是聳了聳肩,說:
 
「誰知道,我對愛情小說沒有興趣。」
 
小紫轉過了身,從她房間中的一個書櫃上取下了一本漫漫,然後遞給我看。
 
「比起愛情小說,還有那些花系男孩,我比喜歡這種。」
 
「……身高一百九十五厘米,肌肉系,像不良少年但內心很正義,有最強的替身,可以暫停時間?」
 
「還有出拳時會『啊啦啊啦啊啦啊啦啊啦』!!!」


 
「痛!痛!痛!妳別打我好嗎?」
 
「我這是表演給你看,不過我比較喜歡『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
 
「痛!痛!痛!痛!妳又打我!」
 
我覺得自己根本是問錯了人,自家的妹妹跟個男孩子一樣,問她關於這些少女情懷的事簡直是浪費時間。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做出這種男孩氣的動作,這種感覺真的好古怪,畢竟媽媽的身體看起來就是標準的少女情懷,不過這樣又挺新鮮的。
 
問小紫還不如問媽媽,媽媽就是那種標準的女性少女。
 
我沒有理會在房間裡投入於漫畫世界的小紫,她只顧着同時演繹兩個角色,大叫着「壓路機!!」「你惹怒了我」,完全不知道我已經離開了她房間。
 


媽媽正坐在客廳看電視劇,見到我走過來,便歪着頭微笑着問我怎麼了。
 
我問着媽媽關於愛情小說的事,而媽媽像是想起了些甚麼,雙手一合,便說:
 
「天從現在要開始寫愛情小說了嗎?真好呢,感覺好浪漫。」
 
媽媽以為我要為小說取材,所以便為我講述她和爸爸的愛情故事,而且打算由相遇的時候開始說起。
 
她差點就想要拿出相薄把每一張相背後的故事都說給我聽,還好我馬上阻止,不然我今晚都不用睡。
 
「其實我是想知道,女生是不是都喜歡愛情小說。」
 
「然後那一天呢,我和你爸爸------呃?啊,原來是這樣啊。」
 
「是的。」


 
「嗯?應該不全都是吧,偶爾也有女生不太喜歡愛情小說呢。」
 
我望了望在她自己房間內的小紫,她終於安靜下來,現在正晃着小腿在床上跟別人傳短訊。
 
「不過呢,媽媽以前也很喜歡看愛情小說的啊,總會不自覺希望小說情節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露出了幸福的紅暈按住泛起桃紅的臉頰如此說道。
 
希望小說的情節能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嗎?
 
肥宅師兄說過,一個作者的小說,能夠反映出作者的本身,就像是鏡子。
 
如果依照肥宅師兄的說法,再加上媽媽的那句說話,那麼,寫了叫人多不勝數的愛情小說的愛恩社長,到底有多希望小說裡的情節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看到了她的作品數量,我這一個自問自答的問題便有了個答案。
 
然而,我也發現了愛恩社長的小說中有另一個情況存在。
 
在為數不少的愛情小說中,有大部份的內容都是講三角戀或者是女主角被男友離棄。
 
關於三角戀的小說故事,全部的劇情都是女主角最初是爭輸,但最後卻是贏了。
 
而關於女主角被男友離棄的小說故事,全部劇情都是男友最後回心轉意,甚至有些情節是講男友死掉也因上天被女主角感動而讓男友復活。
 
這一類的小說佔了三分之二,而剩下的三分之一就是純愛系的愛情小說,不過其中有一部寫到一半就完結,有頭沒尾。
 
這三分一的小說,是很早期時就已經發佈,最早的大約有兩年前。
 
至於那三分二的,最早就於一年半前發佈,而現在還有一部連截中。
 
由那部寫到一半的純愛系小說開始,接着就是三角戀那類的愛情小說。
 
愛恩社長的純愛風格斷層式的改變,我在猜,在一年半前,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
 
作者的小說是能反映出作者本身,這句話說明了愛恩社長在一年半前應該是發生了甚麼事,證據就是她的小說。
 
但是從她的小說當中,我沒辦法看得出中間發生了甚麼事。
 
我不禁摸着下巴思考起來,但百思不得其解。
 
除非我能走進愛恩社長的腦海中,窺探到她的過去,不然我是沒可能想出點甚麼。
 
我有一種預感,在一年半前,她發生過的事,將會成為一個關鍵。
 
這關鍵將會使我更能了解愛恩社長,寫出來的小說就更能和她對話。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看到我在摸下巴沉思着,都變成一臉不解,她問道:
 
「天從,是不是有甚麼煩惱啊?都可以跟媽媽說呀。」
 
「嗯,其實是這樣的,一個開朗的女生,突然變得沉默不語,到底為什麼?」
 
「是IQ題嗎?嗯…讓我想想啊,嗯…嗯…嗯…嗯……」
 
媽媽一邊雙手抱着胸,一邊左右左右的搖着頭低頭思考,十足個小女孩。
 
見她這麼天真地努力思考答案,我也不忍心打擾她,告訴她知道這不是IQ題,我只好對她苦笑。
 
突然間,媽媽雙手合十,像是想到了甚麼的回答我:
 
「是喉嚨痛,因為昨天看了演唱會,對嗎?」
 
我覺得問媽媽這條問題的我真是有夠傻。
 
這條連我都不知道答案的問題,我也不知道應不應該跟媽媽說「妳是對的」。
 
但媽媽已經用滿是期待的雙眼望着我不放,雙手更似個女孩一樣放到胸前握成了拳,我真的不好意思告訴她真相。
 
「哈哈,真聰明,對呢對呢。」
 
「好耶,我都會。」
 
唉,明明已經是有我這個已經讀中四的兒子,為什麼媽媽還是這麼天真的?
 
隨後,我去到爸爸的床上,讀了讀愛恩社長最晚期的小說。
 
爸爸就在床邊看着報紙,而我就在他身邊用手機讀小說,兩個人都低着頭忙事情。
 
我有打算問問爸爸關於愛情小說的事,不過他這麼老實古板,我寧願回去問小紫好了。
 
關於愛恩社長的事,我想了一想,應該只有一個人最值得我去問,他便是肥宅師兄。
 
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是青梅竹馬,可以說是最了解她的一個。
 
如果問肥宅師兄,說不定會有甚麼得着。
 
一思及此,我就立即撥了個電話過去。
 
雖然現在已經十時多,說不好肥宅師兄已經睡了,禮貌上我應該明天上學再去問他。
 
但是到了明天,我能寫作的時間只剩下五天,現在已經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喂的?」
 
「肥宅師兄,我是天從,這麼晚打電話過來,真不好意思。」
 
「啊,天從的,不緊要的,我還未睡,有甚麼事的?」
 
還好肥宅師兄還未睡,不然我會有點過意不去。
 
接着我就把我在愛恩社長的小說中留意到的事告訴他知道,也問着愛恩社長在一年半前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
 
肥宅師兄對於我竟然能夠在短短幾日就讀完了愛恩社長的小說感到相當佩服,也對於我能夠在她的小說中發現了解到的種種感到不可思議。
 
「一年半前的確是發生了事,這件事在『小寫會』中本來是件隻字不提的事的,因為大家都不想愛恩她傷心的。」
 
「傷心?這麼說,是發生了不好的事嗎?」
 
「是的,那的確是件不好的事。」
 
知道原來現在探尋的事,是愛恩社愛一段使她傷心的往事,我不禁覺得自己是個在揭她傷疤的人,覺得自己有點過份。
 
但我知道,如果我對於那件事不清不楚的,便沒有辦法了解到愛恩社長她,也寫不出能夠和她好好對話的小說。
 
所以……
 
「對不起也要做一次了。肥宅師兄,可以告訴我那是一件怎樣的事嗎?」
 
肥宅師兄在電話的裡頭發出了沉思的聲音,聽起來不是很願意告訴我知道。
 
他會不想告訴我知道,實屬一件正常的事。
 
我又不是愛恩社長的誰,甚至連「小寫會」的成員也不是,跟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還相識了一個月都沒有。
 
然而,肥宅師兄到最後還是把事情告訴了我,希望我能夠寫得出小說。
 
聽完了後,我深切地明白到這的確是件叫人傷心的事。
 
愛恩社長小說的內容風格突然斷層式改變,聽完了肥宅師兄的說話,我完全明白這是怎麼的一回事。
 
得知道了這件事的真相,我完全明白到,愛恩社長每一篇小說背後所想要帶出的意思。
 
為什麼她會寫愛情小說,而為什麼後期的小說都是那一種類形,此刻我完全明白。
 
而正因為明白了,我也知道我的小說要怎樣的內容,一個專為愛恩社長而寫的內容。
 
接下來就是我的小說時間-----------
 
《櫻花莊的刀劍世界有這麼可愛都是你們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