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我成為了「小說寫作同好會」的成員,我的寫作技巧鍛鍊之路也隨之開始。
 
肥宅師兄告訴了我「小寫會」的小說交流網站地址給我,也已經為我開辦了登入帳號。
 
那是一個論壇式的網站,成員人數雖然沒有正式論壇一樣多,但也為數不少。
 
論壇基本上就只有兩個大區,「吹水交流區」和「小說故事區」,不用說明也明白到這兩個大區有何分別吧?
 
而跟任何論壇都一樣,這裡的發文都是採用論壇的發貼形式。
 


我登入了,禮貌上先報個到,然後四周瀏覽閒逛,讀讀別人的小說故事。
 
小說故事有很多,有的是已經畢業了的師兄師姊所寫,有部份已經完結,也有部份還在連載。
 
也有幾部小說故事是最近才發表公開,其中有幾部已經寫到了第二三部了。
 
我在想,如果這個網站幻化在現實之中,那麼它一定是個書店一樣的圖書館,又或者是閱讀咖啡廳之類的地方。
 
為了向各位師兄師姊學習,我也開始閱讀着他們的小說故事。
 


不過數量實在是太多了,花多眼亂,也無從入手,都不知道應該讀那一部好了。
 
順帶一提,因為這個網站有開發手機版本,所以我不必跟小紫爭用電腦,用自己的手機閱讀就好。
 
關於社辦,因為「小寫會」並沒有專屬自己的社辦,只能分租戲劇社的活動室,而我則成為了那裡的常客。
 
原因之一是因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她堅持着要打網球,而最近也踏入了十二月份,天氣冷冷的。
 
在女子網球社外等待,早就覺得不好受,所以便去了社辦,取取暖,等待媽媽的網球練習完結。
 


原因之二就是想要跟肥宅師兄或者愛恩社長交流一下寫小說的事。
 
他們兩個人都寫過了很多小說故事,有相當多的寫作經驗,跟他們學習是個不錯的選擇。
 
而且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都是我的前輩,在功課上都能幫得上忙,特別是寫作的功課,都能請他們指教一下。
 
正因為這兩個原因,我就成為了戲劇社的常客,戲劇社的成員也漸漸地記得我的臉容。
 
至於自己有沒有再開寫一部新的小說,其實是有的。
 
只是偶爾有空閒和心情時就寫寫,有靈感又寫寫,有時覺得這個部份不好又重寫一下,所以雖然我有在寫,但寫出來的小說卻不是很成形的。
 
正因為不成形,所以我也沒有在「小寫會論壇」上發表,也沒有公開我正在寫新小說的事。
 
再說,踏入了十二月,教學也早上了軌道,那會像九月份或者十月份輕輕鬆鬆的,功課已經開始多起來了。


 
把功課完成,已經累死累活,沒有心情寫小說了。
 
另外,聖誕節假期過後,也即是踏入了一月份,就要面對上學期的考試,自己在開始溫習複習,能寫小說的時間實在不多。
 
能在這情況之下還能寫好幾段內容已經算不錯了吧?
 
時間來到了十二月的第一個星期的星期三,因為已經踏入了冬季,校服之景也換了個景象。
 
學校們都換上了長袖的校服,而女生因為是穿裙子的關係,所以都穿上了大腿襪,有些同學更穿上了毛衣。
 
學校批准當溫度低於十度,女學生是可以穿着校園長褲回校,不過在香江這裡能低過十度的日子,可能要數到十年前了。
 
今天與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課室內用過午膳後,我便前往了戲劇社,跟肥宅師兄聊聊天。
 


來到了戲劇社門前,我推門進去,馬上就見到正在用手提電腦寫小說的肥宅師兄,以及透過玻璃窗遠眺冬天藍藍天空的愛恩社長。
 
陽光散射到愛恩社長身上,她就在陽光之下休浴,依然是那麼漂亮美麗。
 
另外在一旁,還有一班不知為何神息凝重的人,那是一班戲劇社的成員。
 
不知他們所為何事,只見他們都坐了下來,不是低着頭就是雙手握拳的把頭托住,看到他們這凝重的神息,我眼鏡都滑下來了。
 
我走到肥宅師兄的身旁,輕聲地問道:
 
「肥宅師兄,那邊發生了甚麼事?」
 
「嗯?甚麼事的?其實我也不太知道的,你知道的?」
 
「我就是不知道才問你啊。」


 
肥宅師兄也望了望一班神息凝重的戲劇社成員,對於他們為何這樣的原因也是不清楚。
 
而這時,正在遠眺天空的愛恩社長走近了我們,說:
 
「是成員之間的問題。」
 
「愛恩社長知道是甚麼事?」
 
「略知一二。」
 
「可以告訴我知道嗎?」
 
「不。」
 


這樣的回答也太直接了吧。
 
這時肥宅師兄在我耳邊補充說道:
 
「其實是她也不清楚所以才不告訴你。」
 
肥宅師兄果然是愛恩社長的青梅竹馬,愛恩社長的說話他都能聽得出背後的意思。
 
我覺得他們兩個就似是我和小紫,有個心靈相通的能力,畢竟我和小紫是雙胞胎,打從娘胎就待在一起了。
 
大概是聽到肥宅師兄那準確的補充,愛恩社長有點不滿地從戲劇座的道具中找來了把特賣場紙扇,向着肥宅師兄的頭拍了下去。
 
乖乖的肥宅師兄接受了這小懲罰後便「呵呵」的笑了幾聲,然後就繼續寫作去了。
 
「說回來,羅天從,你的小說呢?」
 
忽然間,愛恩社長問起了這個問題。
 
一想到自己現在寫的小說故事連個形也不成,我就不敢把它說出來。
 
「在寫了,在寫了。」
 
我這樣隨意回答,怎料愛恩社長馬上就用那雙明亮神氣的眼睛緊盯着我。
 
這樣的回答沒有成功混過關,被愛恩社長這樣盯了一盯,額頭正流下了冷汗。
 
她沒有說話,只是一個眼神,就已經使我不敢再說謊。
 
「我…我是有寫的,只是,因為最近功課繁多,而且又要準備應付考試,都不夠時間寫小說了。」
 
「泥足深陷。」
 
愛恩社長忽然就這麼說,她現在是一臉不太滿意的表情,接着她雙手抱着胸說道:
 
「懶惰是成功的絆腳石,散漫就是成功的濘泥。」
 
「吓…?」
 
「給我多少注意,你的態度。」
 
我完全不明白愛恩社長到底想要表達些甚麼。
 
忽然講絆腳石,忽然又講濘泥,突然又叫我注意自己的態度,實在是叫我一頭霧水。
 
「肥…肥宅師兄,愛恩社長今天心情不好嗎?」
 
一頭霧水和冷汗的我問着肥宅師兄,要是愛恩社長今天心情不好,我就少惹她為妙。
 
然而肥宅師兄卻搖了搖頭,更對我說:
 
「天從的,愛恩她說得對的,你要注意一下的。」
 
就連肥宅師兄也說着這種莫名其妙的話,我斬指靠着他當我的翻譯,把愛恩社長的話翻譯過來。
 
這時候,愛恩社長拿了個紙卷拍了拍我的頭,似乎是把這當作是教訓,不過沒很痛就是了。
 
「羅天從,看這個。」
 
隨後,愛恩社長把那紙卷打開,那是一張宣傳海報。
 
我最初以為是「小寫會」的宣傳海報,以為愛恩社長開始認真招新成員,但這其不是「小寫會」的海報。
 
而是「香江文創」的宣傳海報,更是小說組別的宣傳海報。
 
愛恩社長遞了過來,要我接住,我接下之後便閱讀着海報上的一切。
 
以青草綠的背景色,在頂處以對比色寫下了「香江文創---小說組」,再望下去就是介紹和詳情,還有在旁有一些書本像流星飛過的圖案。
 
在我眼前就是這樣的簡單海報。
 
詳情和介紹就和我所知道的一樣,我沒有再多留意,我反而留意的是詳情上加上的一項報名日期和報名事項。
 
原來小說組的學生組今個月已經開始接受報名了,而截止時間是一月,即是說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去報名參加。
 
參加者可以到各大書店取得參加表格,填寫表格後遞回書店中的表格收集箱便可,當然也可以郵寄、傳真、親自遞交到香江文創總社。
 
「天從的,要不要參加這個的?」
 
「會的,我會參加。」
 
這是我與巫小翠決戰的舞台,是我的戰場,我沒有不參加的理由。
 
聽到我這麼說,愛恩社長忽然就搶走了海報,並捲了起來收起。。
 
「所以,你的態度,必須要注意,以及改善。」
 
忽然間又提到態度,到底這是甚麼意思?
 
我想要問肥宅師兄,但只見他點頭同意着愛恩社長所說,似乎問他這到底是甚麼意思只會是徒勞無功的了。
 
正當我對這對青梅竹馬感到無奈而想嘆氣的時候,忽然間發生了一件事把我們三個人的注意力都奪去。
 
一個男生推開了戲劇社的門,衝了進來,喘氣如牛的他連氣都不喘順,直接大叫道:
 
「社…社長!事情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