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聖誕假最後一天的晚上,我躺在床上,窩在暖烘烘的被子裡,翻看着手機短訊。
 
而這個時候,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忽然地爬上了床,也爬到了我身前。
 
更可怕的是,她竟然把一整張臉靠近過來,似是想要迫供出甚麼。
 
順帶一提,她竟然可以在冬天只穿熱褲和背心,雖然媽媽的身體已經生過小孩,有着母親應有的豐滿感,即是比一般女般有更多的肉感,但也不是保溫得可以只穿熱褲和背心吧!?
 


「有…有甚麼事?」
 
突然就這麼靠過來,就似是男生把女生推到牆角去挑逗,我被嚇得流冷汗了。
 
「哥哥……」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半瞇起了眼睛望着我,說:
 
「哥哥你喜歡上了巫小翠。」
 


她這麼說,然後我以保護自身的反射神經般回答:
 
「開甚麼玩笑!我會喜歡她!?那潑辣又蠻不講理的妖女?傻的嗎?妳看看她,那是甚麼髮型?螺旋卷雙馬尾,這奇奇怪怪的髮型,實在太古怪了,這妖女有誰會喜歡上?我?我寧願當同性戀,每天阿斯阿斯,也不要喜歡上這妖女!」
 
這一段說,我用五秒全部講完。
 
我不知道我講得這麼快小紫有沒有聽到,或者她根本是沒在聽,因為她只是想要試我的反應。
 
「哥哥……」
 


「呃?」
 
「上個月我說你喜歡上了巫小翠的時候,你的反應是理我都不要,但是現在……」
 
有這樣的事情嗎?我努力回想起對之前小紫說我喜歡巫小翠的時候,我到底是怎樣的反應。
 
小紫帶着「好可疑」的目光瞇起雙眼直望着我的眼睛,我能夠從她的瞳孔之中見到自己那慌得歪嘴的臉孔了。
 
「哥哥,你果然喜歡上了巫小翠。」
 
「沒…沒有啊,我那有啊!」
 
我想要解釋,解開小紫對我的誤會,但小紫已經從我身邊爬開,只盤起着裸足,坐到床上邊去。
 
「哥哥啊,你可知道我現在變成這樣是誰害的呀?」


 
小紫盤着裸足,雙手抱胸,很是不滿的面對着我。
 
她這個樣子簡直對於我喜歡上了巫小翠的事感到非常不滿,因為巫小翠可以說是我們家的敵人。
 
現在的情況就像是在祖國抗戰時期,中國女子愛上了一位日本男子的一樣,現在小紫就是不滿我這個情況。
 
但這是誤會!我才沒有喜歡巫小翠!才沒有啊!
 
「哥哥!你有沒有在聽我說?」
 
「痛!痛!痛!」
 
就在我在腦海中思考着現在是怎樣的情況時,小紫竟然又爬過來把我的耳朵一扭,真是痛極了。
 


「哥哥你可不要忘記是因為巫小翠,我和媽媽現在才會調換身體的呀。」
 
「我知道。」
 
我柔搓着自己被扭得紅紅的耳朵,心裡是各種抱怨這個粗魯又男孩氣的妹妹。
 
「所以呢,喜歡巫小翠這種事!禁止!」
 
小紫用雙手擺出了個交叉的手勢,更同時發出了「呠呠」的聲音,像是在配音效的一樣。
 
「行了,我又沒有喜歡她,為什麼妳一直說我會喜歡她呢?」
 
「不是嗎?最近你和巫小翠走得好近啊!」
 
我摸了摸下巴,回想起之前的事情。


 
之前因為要為戲劇社的思賢寫劇本的關係,我和巫小翠合作了起來。
 
在合作寫劇本的同時,我和她更為了增加契合度而一同外出去約會,更合力贏了大量的玩偶。
 
之後在學校裡更開始形影不離地待在一起,討論劇情並同時進行創作,就連吃午飯時,就連放學後,我和巫小翠都待在一起。
 
接着更一起在舞台上演繹筆下的情侶角色,甚至…………想到這裡,我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和巫小翠的關係,因為這一次的劇本創作而變得相當微妙。
 
或者,小紫說我和她最近都走得好近或者是真的,身為當時人的我竟然都沒有察覺。
 
「看吧,看吧,哥哥你終於都發現了吧。」
 


小紫一邊盤着裸足抱着胸,一邊發出「嗯嗯」的聲音點着頭。
 
「其實是因為劇本創作的事情,所以我和她才走得比較近,劇本的事情都告一段落了,之後應該會變回平常。」
 
「是這樣就最好,最怕哥哥真的因為那次的事件而與那巫婆養出感情。」
 
「妳太誇張了,小紫。」
 
「才不是誇張,不是有句說話叫日久情生的嗎?」
 
其實是日久生情才對,雖然意思相同,小紫的中文看來得惡補一下了。
 
我多少是想要糾正小說的用詞不當,但是我留意到另一件事。
 
「小紫,妳好像比我還要憎恨她?」
 
「不對,我是想要把她撕成兩邊!」
 
雖然小紫沒有把話直接說出來,但我可以感覺得到她的確是比我還要憎恨巫小翠。
 
巫小翠會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調換,無非是因為她莫名其妙地對我很不爽,但我並不是受害人,再怎說我只是受害人的家屬。
 
真正的受害人是小紫和媽媽,她們兩個的身體到現在還是被調換的狀態。
 
對於身體被調換後的苦況,我多少是明白到。
 
身體被調換,對媽媽來說影響其實沒太大,她反而得嘗心願,享受着中學的校園生活。
 
雖然要追上成績,以及每天都要練網球,做小紫平時在學校會做的事情,實在辛苦,但媽媽都是樂在其中。
 
但小紫的狀況卻是相反。
 
身體被調換後,雖然小紫有更多的時間在家裡蹲,玩玩電腦遊戲,但她最想做的還是打網球。
 
校際網球比賽是小紫的目標,也是她的夢想,但正因為身體調換了的事情…………
 
學業更是一項問題,雖然每天我都會把課堂上教的事情抄成筆記,在上學日的晚上給小紫溫習學習,但始終是不如正式上課,始終學得不好。
 
考試前的各種測驗,雖然媽媽苦讀後得出的成績勉強可以,只是英文科考得慘不忍睹,但始終這成績是媽媽她自己,而不是小紫。
 
我挺擔心在身體調換的事情解決後,小紫的學業進度能不能追得上來。
 
「哥哥,你又在想些甚麼嗎?巫小翠嗎?」
 
「不,我是在為妳的學業感到擔心。」
 
「唓,我的學業有甚麼好擔心。」
 
對於小紫這種態度,再加上身體調換後所帶來的問題,我就更是擔心,不自覺地嘆氣起來。
 
「總之!!」
 
突然間小紫豎起手指,直按住我額頭,像是要我把她現在總結的話銘記於腦海裡。
 
「喜歡上巫小翠甚麼的!絕對不行!」
 
「喺。」
 
「巫小翠是敵人,就等同於高達是敵人!」
 
高達不是正義的那一邊嗎?還是說小紫把自己幻想成壞人那邊?她是在扮演普露嗎?
 
「喺。」
 
「來!跟我讀一次!巫小翠是敵人!」
 
「可以不讀嗎?」
 
「甚麼!?」
 
「巫小翠是敵人。」
 
話後,小紫留下了一句「很好」和「晚安囉」後,就從床上下去,離開房間了。
 
看來小紫真的很討厭巫小翠,就連我喜歡上巫小翠這種事情也不想要發生,不希望我和巫小翠有甚麼愛情關係。
 
怪不得當小紫見到思賢寄給我的那隻光碟的內容後,反應會這麼激烈。
 
不過我覺得她實在是太誇張了,再怎麼說,我會喜歡上巫小翠,以為現在是八點檔的肥皂電視劇嗎?
 
我不禁因為這個妹妹的敏感而笑了笑,然後繼續拿起手機,繼續翻看手機裡的短訊。
 
但在這個時候,我雙眼因為震驚而瞪大,眼鏡也滑了一滑,滑到鼻頭上去。
 
不是小紫跑回來又對我說甚麼,而是我的手機。
 
我現在正在翻看的短訊,正正是巫小翠和我的對話短訊。
 
雖然內容不是甚麼情情愛愛的東西,而是我和她在討論劇本時的對話內容,但我竟然在翻看。
 
要是為了劇本創作而翻看,倒是成不了問題,但劇本的創作已經是告了一段落,事情已經完結,但我竟然不知為了甚麼而翻看着。
 
我望着裡邊一段段巫小翠回覆我的短訊內容,腦海中不自覺地重播起在舞台上我和她發生的那件事。
 
手指又摸了摸嘴唇,心中說了句不妙。
 
「該不會…被說中了吧?」
 
我立即關掉手機,被子蓋頭的大睡過去,不想再去多想,但是心煩意亂的我久久未能成眠。





(2月13日更新中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