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於在《蘿蔔歐與朱麗菜》這部叫我哭笑不得的舞台劇前的事情。
 
那一天是我和巫小翠在放學後於戲劇社進行着劇本的創作,當時思賢他們還未開始動工,所以相當安靜。
 
叮噹!叮噹!叮噹!
 
在我和巫小翠繼續埋頭進行劇本創作的時候,社團活動時間結束的鐘聲響起。
 
當這個鐘聲響起後,就表示每個學生都得回家,無一例外,除非有老師的照顧和負責。
 


「小寫會」的負責老師Chris Wong只是個掛名老師,基本上不太參於社團的事情,所以是不太照顧我們社團的成員。
 
因此,在沒有Chris Wong老師照顧之下,即使我想要繼續進行劇本的創作,也是不可行的。
 
巫小翠本來就不屬於任何社團,她通常都獨來獨往,一個人來,一個人去。
 
雖然現在她是為戲劇社進行劇本的創作,但實際上並不是戲劇社的成員。
 
即使被思賢走灰色地帶說她是戲劇社的成員,但戲劇社的負責老師卻是從不露臉,可能跟Chris Wong老師一樣,只是掛名就算。
 


所以,在沒有老師的照顧下,就算被承認了是戲劇社的成員,巫小翠也沒有能留下來的理由。
 
事實上,有很多的社團,負責老師只不過是掛名,以予通過校內行政而已。
 
甚至有很多老師,一個人被掛上了一個以上的社團負責老師名字,但實際上是浪得虛名,從不參於社團事情。
 
不過,雖然是從不參與,但如果社團裡的出現了甚麼大事情,也需要負責任。
 
例如有誰在社團活動中受傷,有誰在社團活動中犯上校規,這些事都要歸咎負責老師的身上去。
 


所以,即使可以當個有名無實的社團負責老師,但也沒有很多老師打算去當。
 
這只是學校情況的題外話,沒甚麼特別。
 
「天從的,我先走的。」
 
總是每天社團時間都會在戲劇社裡的肥宅師兄,把用來創作小說的手提電腦蓋上去,便對我講話,然後就此離去。
 
愛恩社長一早就離去了,她總是在四點正準時離開,似乎是有着甚麼事情要做,使我挺好奇。
 
「明天見了,肥宅師兄。」
 
肥宅師兄呵呵了兩聲,然後推門離開,就此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在戲劇社裡,只剩下我和巫小翠兩人,其他的成員因為劇本未完成而未有動工,一早就回家去,或者應付臨近的考試而溫習去了。


 
埋首於創作劇本,身體都不知不覺地僵了,自己鬆鬆了頸,也開始收拾着東西,準備離開。
 
「我看今天就到此為吧。」
 
我一邊收拾着東西一邊對巫小翠說。
 
巫小翠未有回應,不過我見她也開始收拾着東西,似乎是以沉默來示好了。
 
「還有些事情要討論一下,今晚用短訊討論好了。」
 
自己在說話後其實是想要加上一句「我先走了,再見」,但我看巫小翠的關係,始終不是很好,所以我把話都留在心底裡去,沒有講出來。
 
我背起了書包,推開了戲劇社的門,準備出去,但就在這個時候,巫小翠叫住了我。
 


「喂!」
 
就這樣「喂」的一聲,要不是戲劇社裡只剩下我和她,我一定以為她是在叫別人而不是叫我。
 
我以為她在提醒我遺漏了東西,但似乎不是這樣。
 
回望過去巫小翠那裡,只見她拿着一張紙,更向我漸漸走近來。
 
「香江文創的表格,我想你這傻B都還未遞交吧?」
 
巫小翠手上拿着的紙,原來是香江文創小說類學生組的參加表格,而她手上拿着的一份是填寫了她自己的個人資料的一份表格。
 
我又怎可能會忘記,這是我拼了命才讓巫小翠跟我進行的小說寫作對決,是讓媽媽和小紫恢復過來的機會。
 
但最近的劇本創作,實在叫我忙得不可開交,畢竟劇本在星期五要截稿了。


 
「我就知你還未遞交,為免以後你賴皮說不算數,又或者有甚麼意外發生,跟我一起去遞交。」
 
巫小翠不是在問我要不要跟她一起去遞交表格,而是命令我跟她一起去。
 
「妳不是也跟我一樣還未遞交嗎?為免妳以後賴皮說不算數,又或者有甚麼意外,妳也得跟我一起去遞交。」
 
這可以說是互相監督,免得因為有誰的表格沒有遞交而使得我們之間的對決成立不了。
 
巫小翠回去把東西收拾好,放到書包去後,便和我一起離開戲劇社,離開校園,前往最近的書局。
 
雖然說是最近的書局,但也是需要步行一段時間。
 
這段步行過去書局的時間中,我和巫小翠並肩走着,多少說是互相監督監視。
 


這麼並行走着,立即起了一高一矮的對比,巫小翠真的長得好嬌小,她的頭頂真的只要我肩頭,望過去我還可以見到她的髮旋。
 
「看甚麼看?」
 
巫小翠似乎留意到我正檢視她的身高,也望着她的髮旋,所以對我表示不滿。
 
「沒,只是有點好奇,為什麼妳要綁這種螺旋卷雙馬尾,妳不覺得很標奇立異的嗎?」
 
「哈,我也很好奇,為什麼你要這麼傻B,你不覺得你應該死一死嗎?」
 
這妖女態度真是超級惡劣,我好不容易才忍下怒氣,不跟去她吵架。
 
「喂,不如妳把我媽媽和妹妹恢復成原來那模樣吧,這樣就不用搞甚麼對決。」
 
「發夢去吧。」
 
「妳到底是為什麼要幹這種事啊!把我媽媽和妹妹的身份調換!?」
 
「單單是我很不爽你,僅僅如此。」
 
我快要氣得爆炸。
 
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是有夠笨,我竟然拿着對巫小翠最重要的東西,要求她跟我對決,進行小說寫作的比賽。
 
我應該是直接威脅她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過來才對,為什麼我當時會鑽牛角尖?
 
現在音樂盒都還如巫小翠去了,所以想要威脅她已經是不可能的事,現在只能照那笨笨的計劃行事,贏過巫小翠。
 
其實直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清楚為何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最初巫小翠以插班生身份轉讀香江中學,而且是我這一班。
 
我和她素未謀面,她住北方,我住南方,絕不可能是甚麼童年的玩伴這麼浪漫的事情。
 
但是莫名其妙地,巫小翠竟然說很不爽我,而且更加害於媽媽和小紫,使她們兩個的身體互換。
 
為了讓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成原來的模樣,我在經歷了各種事情下,向巫小翠下了挑戰,而因為巫小翠被我威脅,她只能答應。
 
我知道自己的寫作實力和巫小翠差了好幾班,經過了這次劇本創作的事情我更清楚這一點,所以要贏過巫小翠,我必須要提升自己的寫作技巧。
 
因此我加入了「小說寫作同好會」,在入會期間被古怪又冷酷豔麗的愛恩社長耍得團團轉,但總算是成功加入「小寫會」了。
 
之後遇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我的敵人,巫小翠一同合作寫劇本。
 
這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到現在完全是搞不清楚。
 
「到底妳為什麼要把我媽媽和妹妹的身體互換呀!?」
 
「你好煩,我剛才不是講過了嗎?」
 
「那到底是那門子的答案呀!」
 
「你好煩呀!傻B!閉嘴!」
 
「大姊,我是那裡得罪妳啊?」
 
「你的存在就是得罪了我。」
 
「妳根本不講道理!!」
 
「誰會跟傻B講道理!!」
 
「妖女!!」
 
「傻B!!」
 
不知不覺又吵起了來,我和巫小翠簡直就是乾柴烈火,應該是火藥與導火,一觸即發。
 
最初我很害怕巫小翠,因為一心和家寶欺凌她的那一件事,使得每個人都怕了她。
 
但當我知道她是個巫女,而且也見到她已經加害了媽媽和小紫之後,我反而開始反抗她。
 
之後搶到她的音樂盒之後,更開始對她咆哮。
 
直到最近,我甚至和她合作,以及像剛才的一樣和她吵架。
 
在我聽過了巫小翠的過去後,我竟然同情她而把音樂盒還回去。
 
我不禁想像再之後將會是怎樣………
 
最初我可以斷言,自己和巫小翠是敵人,但現在呢?我卻不能這麼說。
 
到底我和巫小翠是怎樣的關係?是敵人嗎?是的;是拍擋嗎?是的;是朋友嗎?
 
是朋友嗎?是朋友嗎?是朋友嗎?
 
我望着這個在我身邊並肩走着的女孩,心裡邊不斷地問道。
 
「怎了?」
 
剛剛和我吵了吵架的巫小翠,又見到我望着她,便立即板起臉,不滿地向我投了句話。
 
「沒,忽然覺得妳好可愛而已。」
 
突然聽我這麼說,巫小翠整雙眼都瞪大,都是傻呆了的表情,整張臉都泛起桃紅了,連腳步都停了下來。
 
我現在才明白到惡作劇是這麼好玩,我都忍不住「噗」了一下笑聲了。
 
「傻!B!竟然耍我!」
 
「喂!那有作家用書包追打讀者這個道理!!」
 
就這樣,巫小翠一邊追着用書包打我,我就一邊奔逃,直到來到了書局。
 
香江文創小說類學生組的報名表格,我和巫小翠一同遞交,而我們的小說寫作對決,也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