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期的考試過後,已經是一月的中端。
 
考試成績也在考後假期後的第一天就派發,自己的成積算是考得不錯,保持着一貫的水準。
 
對於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所考取得成績,我實在是擔心,畢竟媽媽只有小六畢業的程度。
 
不過,因為她一直在努力的關係,成績勉強算是過得去,但英文依然是叫人不堪入目,我覺得她沒有拿個零分已經好厲害了。
 
其實就算是小紫本人來考,英文科也不見得合格,所以就算媽媽的英文科成績是不堪入目,也沒有惹起別人覺得奇怪。
 


看看自己的英文科成績,其實也是五十步笑百步,不提也罷了。
 
相反,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開始了寫作小說,自己的寫作分數確實是有所進步,果然寫作這件事就是要多寫多讀書才有進步呢。
 
「喂,天從,怎樣了,有幾科不合格?」
 
一心不懷好意地走了過來,看他的樣子似乎是想要嘲笑我,不過我除了英文科外,每一科都合格,所以又沒甚麼可以被他嘲笑。
 
「先別說我,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嗎?一心。」
 


我使了個反客為主,把一心本來嘲笑我的事情,變成了我要嘲笑他的事情。
 
不過一心這傢伙,由中一開始,就已經是和家寶一起力守全班成績最低的第一位和第二位。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被嘲笑成績,是對嘲笑成績有了個抗體了。
 
「當然囉!我和家寶是大家的守護騎士,為了不讓有那位同學成為全班包尾,我們都包起了全班包尾和尾二的位置,我們可是為大家犧牲耶。」
 
根本是歪理,這只不過是為自己的懶惰做了個美化,就穿了其實還不就是懶去溫習。
 


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一心和家寶還能在香江中學這所公立名校就讀,為什麼還未不趕出校,我更好奇他和家寶是怎樣考進來。
 
話是這麼說,但我的好奇心並沒有強烈到想要去追問,自己只是說說而已。
 
我擺了擺手,向一心示意去嘲笑其他人吧。
 
隨後一心便「嘖」了一聲,沒興趣的從我身前走開去,嘲笑其他同學的成績去了。
 
看着一心遠去後,我在這一刻產生了對巫小翠考試成績的好奇。
 
眼角瞄了瞄她,只見她依然是獨自一個人坐在我斜後方。
 
在她的身邊,並沒有人問道她的考試成績,或是鼓勵,或是安慰,或是嘲笑。
 
雖然因為劇本創作的事情,我打破了先例,走近了巫小翠並跟她討論或是吵架,讓班上的大家對於巫小翠的可怕印象消去了不少。


 
但始終,巫小翠由入學到現在,都未有跟班上的大家被動或主動交流過,在一點感情都沒有萌生的情況下,那有個同學會想要關心一下她的成績呢。
 
我走了過去,對巫小翠「喂」了一聲,然後在她前邊空置了的坐位坐了下來。
 
「說吧,有幾科不合格了,讓我來像大家一樣嘲笑一下妳。」
 
巫小翠瞥了主動和她聊天的我一眼,接着用鼻子「哼」了一聲,說:
 
「想要知道別人的分數,就先報上自己的分數。」
 
簡直是套用了武俠小說的經典對白一樣。
 
此刻的巫小翠挑動了幾下眉頭,她就似是知道我有不合格的科目,準備好要嘲笑我的一樣,心懷不好。
 


我把自己的各科成績列了出來,寫到一張紙上去,然後遞到巫小翠的桌面上。
 
「唓,我還只不過是英文一科不合格,那麼,妳又如何呀?」
 
巫小翠讀了讀我列出的各科分數清單,然後,自信地發出一下偷笑的聲音。
 
「想要跟我比成績,傻B,你是太小瞧我了吧?」
 
「吓?妳有甚麼了不起!」
 
巫小翠臉帶着自信的笑容,她從筆袋裡拿出了紅色的筆,並在清單上我列出的成績旁邊,寫上自己的分數。
 
「好好看清楚,這就是我和你的實力差距,傻B。」
 
一看巫小翠列出的成績,我就傻眼了。


 
為了不讓別人知道我和她的成績到底有幾多差距,我立即把清單撕成一片片,看到了此情景,巫小翠又竊笑起來。
 
「我懂了!妳用巫術作弊!我就知道妳是這樣,妖女。」
 
「哼,分數比不上我就說我作弊嗎?傻B即是傻B。」
 
巫小翠托着下巴,瞇起着望着我,似是在對我說「即管說下去啊,我倒是想要看看你還有甚麼可以說呢」的一樣,很是挑釁。
 
再這樣下去,又要跟巫小翠吵架了。
 
我努力按捺自己的怒氣,深了個大呼吸,說:
 
「期中試我一定會追過妳的分數,妖女。」
 


留下這句話,我就從坐位站起來,準備回去,不過巫小翠依然是保持着托下巴的姿態,對我「喂」了一聲。
 
我回頭望去,說了一聲「怎麼了」後,巫小翠便說:
 
「與其在這裡努力,你不是應該有要更努力的地方才對嗎?傻B?」
 
其實剛才自己說的一句話,大部份都是因為以氣用事而說出來,自己其實並沒有想過真的要在期中試考出比巫小翠更好的成績。
 
人就是這樣子,有時候說出來的一句話,其實都是順口開河,沒有想過真的要做。
 
或者真的有想要做的時候,但只是把話說出來後的一秒,之後便算罷。
 
網路上有一篇短短的笑話,內容是這樣的。
 
有一個大學生,在進入大學就讀的第一天,他說「由今天起要努力讀書」。
 
然後一星期後,他說「去他的努力讀書」。
 
一個人想要貫徹去做一件事,除非這件事是他非常想去做,否則其實是很難去實行,或者是半途而廢。
 
但是,對於要在香江文創的小說類創作中,取得比巫小翠更好的名次,我絕對不是隨口說過就算。
 
就好像小紫面對校際網球比賽,她從中二級開始,便以此為目標,一直努力。
 
「妳給我一千萬個心,我絕對會寫出比妳更加好的小說故事。」
 
「呵,是嗎?那麼已經想要題材了嗎?」
 
巫小翠依然是保持着姿勢,半瞇起雙眼的望着我說道,這無疑是知道我還未想到題材,所以露出來的嘲笑表情。
 
我頓時啞口無言,只好咬牙。
 
大約咬了牙兩三秒,我立即就反擊過去,說:
 
「那麼妳呢,題材想到了嗎?」
 
「哼,早就有了一個構想了。」
 
又一次使我啞口無言,巫小翠竟然這麼快就想要了用來參加香江文創的小說故事?這妖女到底是吃甚麼長大,腦筋怎會這麼好?
 
「傻B,想要聽聽我的構想嗎?」
 
「不,我才不要聽妳的,給我閉嘴。」
 
「呵?是嗎?那為什麼你又再次坐到我面前,就像個要聽故事的小朋友呢?」
 
「要妳管!!」
 
回過神來我竟然已經坐回去巫小翠前邊空置的坐位上去,自己果然是對巫小翠用以參加香江文創的小說故事很感興趣嗎?
 
不,知已知彼,百戰百勝,我這是在試探敵情。
 
知道了巫小翠的小說構想,我便可以針對她的構想,想出比她更好的小說故事。
 
坐回去後,巫小翠便對我招了招手,示意要我把耳朵靠過去,秘秘密密,私私細語的告訴給我知道。
 
巫小翠靠近了過來,我也把耳朵靠過去,然後她在我耳邊耳語,說:
 
「我的小說構想是……」
 
巫小翠的小說構想是!?
 
「是.秘.密~」
 
「豈有此理!妳這妖女別欺人太甚,給我適可而止!」
 
「哼,用你豬腦去想想吧,我那有可能會告訴你知道,傻B!」
 
「那妳問甚麼我想不想要知呀!妳根本由一開始就想要騙我!」
 
「騙你就騙你,那要選日子麼。」
 
「妖女!妳這妖女!」
 
「傻B!你這傻B!」
 
不知不覺又和巫小翠吵起了來,面對這妖女真是和尚也火大。
 
我還以為經過了劇本和舞台劇一事之後,我和她的應該不會再這樣吵來吵去,甚至應該是要感到尷尬,畢竟在舞台劇上發生了那種事。
 
但原來依然是這樣啊!!
 
小紫說我會喜歡上巫小翠,完全天方夜譚的事情,絕對不可能,我去喜歡一隻母豬還比較實在,至少母豬不會和我吵架。
 
「家寶,看啊,那對戀人又在放閃光彈耍花槍了。」
 
「一心,有沒有太陽眼鏡,我都要被閃盲了。」
 
正在吵架的我和巫小翠,惹來了全班的觀望,又被大家說我和巫小翠的是戀人甚麼的。
 
不會!不會!不會!我和巫小翠是絕對不可能!
 
所以在這一刻,我和巫小翠都一起對一心和家寶大叫:
 
「閉嘴!一心!家寶!你們兩個斷背的!」
 
結果只換來班上的大家都對我們說「好合拍呢」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