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進行小說接龍。」
 
放學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依舊前往女子網球社練習,而我也前往了「小寫會」那裡去,其實即是戲劇社。
 
才剛進來,愛思社長便這麼對我說,這是通知也是命令。
 
「怎麼突然說要進行小說接龍了?愛恩社長?」
 
事情實在是太過突然,我差點就要反應不過來,於是立即追問。
 


「因為這次是第九十九回連載。」
 
「甚麼第九十九回連載?」
 
「不要問,你會怕。」
 
面對着難以理解的愛恩社長,我真是相當害怕,她就像大海一個,叫每個水手都捉摸不住。
 
我本來是想要繼續問道,不過愛恩社長已經不想要理我,她走到肥宅師兄面前,同樣地叫他進行小說接龍。
 


「傻B即是傻B,區區一個突如其來的小說接龍就被搞得心慌。」
 
巫小翠在我身邊,用鼻子發出「哼哼」的聲音嘲笑着我。
 
我望了望她,心裡得出一個疑問,於是我立即問道:
 
「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妳放學後不都是跟回家大隊立即回家去的嗎?」
 
沒錯啊,巫小翠每天放學後都會跟放學大隊一同回家,不會在學校多做久留。
 


就算她要留下來,也沒有理由要留在戲劇社,因為劇本創作的事情已經結束,她根本是沒有理由出現在這裡。
 
面對着這麼認為的我,巫小翠得意洋洋地豎起了一隻手指,「嘖嘖嘖」了幾聲,然後說:
 
「難道我已經是戲劇社的成員也要告訴你嗎?」
 
「妳!妳是戲劇社的成員?」
 
總是沒有朋友,總是獨來獨往,總是獨自一人的巫小翠,如今竟然是戲劇社的成員?
 
我放眼望過去正在收拾着上次舞台劇用的東西的思賢,希望得到他的回答,關於巫小翠是戲劇社的成員是真是假。
 
多少是希望思賢搖頭,說巫小翠是戲劇社的成員是假的,但他卻是連連點頭。
 
「雖然很不想跟傻B待在同一個地方,但我現在是戲劇社的成員,更是劇本創組的主要成員,身為一個作者,我得敬業,所以勉為其難,將就一下。」


 
我真想要告訴巫小翠,這麼不願意就別當,反正沒有人強迫。
 
但當我想要這麼說的時候,愛恩社長又走了過來,叫巫小翠一起參加小說接龍。
 
距離上次舞台劇演出是在不久之前,所以戲劇社未有這麼快開始新的話劇表演,巫小翠見未有事情可以做,便同意了愛恩社長。
 
突如其來地,這場不知道是因甚麼而起的小說接龍,就始開始。
 
「規則如下。」
 
愛恩社長找來了個白板,用馬克筆在上邊寫着規則,感覺似是個老師在對學生進行學導,當然這是個非常嚴厲的女教師。
 
小說接龍,顧名思義,就是以接龍的方式來進行小說的創作。
 


首先會有一個故事背景,然後大家會跟次序進行創作,沒有限字數,內容方面不是血腥和色情就可以。
 
順帶一提,雖然沒有限字數,但因為愛恩社長要在四時離校,所以我們都得提升寫作速度。
 
我、肥宅師兄、愛恩社長、巫小翠,剛好四個人,剛好是一個「起、承、轉、合」,配合到小說的四大元素。
 
知道了簡單的規模後,大家圍成了一圈,然後以順時針開始進行創作。
 
次序是我、巫小翠、愛恩社長、肥宅師兄,配合着「起、承、轉、結」,自行對應。
 
「那麼首先由我開始吧!」
 
仍為「起」的我,這麼說道後,便舉起筆,在學生用的作文格紙飛速書寫,雖然字跡不公整,但大家看懂就好。
 
一個叫謝新陳的男子,打算要出國旅行,誰知道他所乘坐的船出了意外,使他流落到一坐神秘莫測的島上去。


 
新陳這時並未對島上的一切感到好奇,他只是想到要立即設立求救標示,好等經過的船隻和飛機見到,從而得救。
 
在他手上有打火石、水壺、和小刀,這一刻他心裡在想,要是有訊號彈就好了。
 
於是,謝新陳就拿起了小刀,收拾了一些樹枝,在沙灘上做了個SOS的標示。
 
巫小翠看了看,瞥了我一眼,似是在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開頭」,然後就動手寫下去。
 
這個時候,海面翻起了一陣大浪,把新陳剛剛設立的標示打了個散。
 
新陳大驚,心裡暗叫不好,然而新陳知道抱怨是徒勞的,他只好再去收集樹枝。
 
不過在這時候,海神出現了。
 


有着龍外表的海神,從海中飛騰出來,騰升到半空,俯視着新陳,並說:
 
「少年,你剛剛被海浪打散的是SOS的標示,還是LOL的標示?」
 
新陳很誠實,他回答道:
 
「我覺我是SAO。」
 
「我懂了少年,雖然你很不誠實,但你就是被上天選上的勇者。」
 
海神的聲音落下,一把傳說中的武器便落在新陳的手上去,那是王者之劍。
 
「去吧,少年!展開你的冒險吧!」
 
於是新陳揮舞着王者之劍,向着神秘莫測的島中心前進,展開冒險之旅。
 
怎麼突然會出現王者之劍,海神又是怎麼回事?這不是我希望會出現的情況啊。
 
現在故事的感覺,就似是祖國的網遊一樣,才剛開始,就給玩家神裝神武。
 
我望了望巫小翠,巫小翠便是一臉竊笑,她似乎以把故事搗亂為樂。
 
接下來就是愛恩社長的時間,她提起了筆,開始書寫。
 
在茫茫的星空之下,我抬頭望着這一片星海,心中不禁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渺少。
 
對,自己相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實在是太渺少了,無論我再做怎麼巨大的事,或是做怎麼重要的決定,都無法對世界造成影響,因為我實在是太渺少了。
 
但他卻不同,無論他做多麼細少的事情,也對我造成了影響和改變。
 
到底是我不像世界那麼廣大?到底是我太過敏感?還是唯有他是與別不同,和其他的男生是與別不同。
 
當宇宙愛上地球,便是這樣的感覺了嗎?
 
我向着星海提問,而回答我的卻是一片夜空的恬靜。
 
「等等,愛恩社長,這是怎麼的一回事?」
 
愛恩社長本來還想要寫下去,但馬上就被我叫停。
 
大概是因為在創作中被叫暫停,愛恩社長感到很是不悅,便以尖銳的目光瞥向我,本來就充滿神氣的雙眼現在變得更有神,不禁使我打了個顫。
 
「有事快說。」
 
「那個,這樣的劇情是怎麼回事?好像有點跟上文沒關係吧?」
 
「這是文學藝術,你不會懂。」
 
我差點就要大叫「不懂的人是妳吧!」,但我知道得罪這位女王的後果是怎樣,所以還是努力忍住不出聲。
 
身旁的巫小翠,還是頭一次見到這種不顧上文下理的女王式寫作技巧,一臉佩服的表情。
 
被我這麼打擾,愛恩社長的靈感似是鳥兒被槍鳴的一樣嚇得作鳥獸散。
 
在這情況之下,愛恩社長只好把筆停在這裡,然後交給肥宅師兄,讓肥宅師兄寫下終結。
 
肥宅師兄「呵呵」的笑了一聲,托了托圓形的粗框眼鏡,然後提起筆開始書寫。
 
「終於來到了嗎?」
 
帶着王者之劍的謝新陳,經過了重重的考驗,經過了同伴的生離死別,終於來到島主的面前。
 
「江海淮!我今天就要打倒你,拯救世界!」
 
謝新陳筆直地舉起王者之劍,直指向着神秘島的島主江海淮。
 
但是,面對着有王者之劍的謝新陳,江海淮完全沒有感到害怕,他反而笑着說:
 
「你先看看那邊吧,謝新陳。」
 
江海淮彈了一下手指,在一旁被控制的喪屍大軍拉出了一個人質,這是謝新陳的愛人。
 
「新陳,救我啊!」
 
「哈哈!我捉住了你的愛人奈奈了,謝新陳你就自行了斷吧!」
 
面對着眼前這一個困境,謝新陳竟然沒有絲毫的怯意,他反而彈了一下手指,讓他的一位全身赤裸裸的男子拉到一位女生出來。
 
「淮哥哥,救我啊!」
 
「江海淮,你的愛人也被我捉住了啊!」
 
本來露出笑意的江海淮,此刻憤頓地咬牙,但下一刻他想到了令一件事。
 
「這樣吧,謝新陳,我們來玩遊戲。」
 
「遊戲?」
 
「我要了你的愛人,你也要了我的愛人,交換愛人遊戲。」
 
「可惡!這太吸引了!我同意!」
 
就這樣,外交順利進行使得大戰結束,所有人都開開心心的生活下,連青蛙都GAP一聲的故事,暫告一段落了。
 
肥宅師兄無視了愛恩社長的那一段,直接繼續寫,這種視女王如無物的寫作技巧真叫我別眼相看。
 
「結果這小說接龍上文不搭下理,胡亂地結束了呢。」
 
一旁的巫小翠這麼說道,感到相當沒趣。
 
「呵呵,沒緊要的,愛恩她會提議玩小說接龍無非是想要大輕鬆一下的,把之前考試的緊張感消一消的。」
 
肥宅師兄對着愛思社長笑了笑,而愛恩社長卻只是回應了他一句「多事」,然後就站了起來,離開坐位,準備離校。
 
只不過是玩了短短的一篇小說接龍,但時間原來已經來到了接近四點。
 
愛思社長每天都準時四點離校,今天也沒有例外,讓我們輕鬆玩一下的小說接龍只能到此為止了。
 
多少是覺得可惜,自己也想要再玩一轉,看看會出現怎樣亂七八糟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