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要提升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特訓的成效,也是說為了讓我脫離宅宅,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竟然也把我捉住特訓之中。
 
我想要脫身,但已經太遲,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身處於學校裡的網球場上。
 
現在的時間第二日放學後的社團活動時間,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都一同和我站在網球場上。
 
對於小紫來說,她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踏足過。
 
現在重遊舊地,感覺是特別興奮,猶如見到一位好久不見的老朋友。
 


才剛到達網球場,小紫就已經興奮得圍着球場奔跑,說是熱身兼尋找失去了的感覺。
 
順帶一提,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是以學生家長的身份,也以訪客的身份進入學校的。
 
一班女子網球社社員突然看到有個穿了運動服裝的姨姨在球場內奔跑,面對這突兀的場面,她們都顯得驚呆。
 
還好有人認得出這位姨姨就是小紫的媽媽,所以沒有造成太多的誤會和不便。
 
「那個,其實呢,我媽媽呢,是一位隱姓埋名的網球教練,今天是為了校際網球比賽而重出江湖啊。」
 


這一段說話,當然不是真的,這只不過是媽媽和小紫編出來的一段謊話。
 
對於說謊,媽媽並不在行,單是看表情就知道。
 
但是女子網球社的大家也不是很聰明,或者是對她們眼前的小紫十分信任,總之就是相信了這胡扯的說話。
 
就這樣,我們和女子網球社的成員,共用了同一個網球場。
 
因為網球場只有一個,而又要分兩方人共用,所以大家只好各用半場。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把媽媽那烏黑又有點睡翹翹的長髮用髮圈綁起,然後就叫我和媽媽先做好熱身運動,她就去準備特訓的東西。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似乎很是興奮,在更衣室中快速換上及膝裙網球服裝後,便在一旁做着熱身。
 
被強迫到來的我,就沒有她那麼興奮了。
 
早就在學校的洗手間換上運動服裝的我,只坐在一旁等待小紫回來,熱身運動別算上我了。
 
「天從,熱身運動要好好的做啊。」
 
在等待小紫回來的途中,做着伸展動作的媽媽這麼對我說。
 
對於一個被強迫做運動的人來說,就算是做個伸展動作,也已經是痛苦極的事情。


 
我完全是懶得動的表動,但媽媽已經想要對我說熱身運動的重要性,我只好轉移話題,對她說:
 
「聽我說,媽媽。」
 
「嗯?怎麼了?天從?」
 
在公開場合中,我其實都不會叫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作「媽媽」的。
 
因為在旁人的眼中,她其實是個中四級的女生,被我叫作媽媽,實在叫人感到古怪,或許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但在私聊的情況下就沒所謂了。
 
「妳真的應付得了嗎?小紫的特訓。」
 
「嗯,沒問題的。」
 


很有自信的一句回答,也像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女孩的回答。
 
「媽媽,妳想清楚,針對校際網球比賽的練習和特訓,可不是鬧着玩的人可以應付得到。」
 
「我知道啊,可是,我沒問題的。」
 
「趁小紫還未開始所謂的特訓,現在放棄還是可以的。」
 
在校際網球比賽上取得冠軍,是小紫一直以來的夢想。
 
小紫為了這一個夢想一直努力不懈,無論是平日還是假日,小紫都進行着網球的鍛鍊。
 
她現在所擁有的實力,不是一朝一夕的,是持之以恆的。
 
而現在,針對起校際網球比賽,要不段提升媽媽的實力,把幾年來的鍛鍊出來的實力,透過特訓在幾個星期內盡量傳授給媽媽。


 
又不是武俠小說,怎麼能夠說傳授就傳授呢?
 
即使小紫也知道進行了特訓也不會讓媽媽提升到和她一樣的水準,但她絕對不會抱起雙手,坐食山空。
 
我不知道小紫的特訓內容是怎樣,但要把幾年內的事情在幾個星期內做好,只是想像一下,我都要說放棄。
 
「放心吧,天從,我沒問題題,一定可以的。」
 
最後媽媽還是這樣回應我,使我不禁嘆出一口氣。
 
現在只好希望媽媽真的如她所說的一樣,沒問題,一定可以。
 
這時候,小紫已經回來,她甚至推着一架購物車回來。
 


不,推回來的不是購物車,那是一部自動網球發球機。
 
從遠處看過去,因為頂部有籃子裝網球,而底部卻是設有滾輪方便推動,所以整體看起來像是購物車。
 
「小紫,小紫,這是甚麼?」
 
媽媽很是好奇,就像個小女孩看到新奇的事物一樣,不斷問道。
 
「這部呀,這不是明擺着嗎?這是自動網球發球機啊。」
 
聽小紫說,這是網球社原有的設備,不過因為沒有人喜歡使用而長期被擺在一邊。
 
以前經常跟小紫出入女子網球社的時候,我也見過它,而今天卻是第一次見到它被使用。
 
小紫之後又做了這部機的說明,媽媽嘖嘖稱奇,聽得樂了,但我卻沒留心去聽,只希望盡快放監。
 
講完了我沒興趣聽的說話過後,小紫便把發球機推到一邊,做好設置的工作。
 
設置過後,她便打算先來個親身示範,讓媽媽到一旁看留意,而讓我去啟動發球機。
 
我站到了發球機的旁邊,等待小紫的指示,準備啟動發球機,她則在我準備的時候對媽媽進行教導,說:
 
「其實呢,網球這種運動很簡單,首先這樣,然後這樣,妳看,很簡單吧?」
 
「嗯嗯。」
 
「接下來,是這樣,然後這樣,也很簡單吧?」
 
「嗯嗯。」
 
「這樣,然後又這樣,也可以換成這樣和那樣,很簡單吧?」
 
「嗯嗯。」
 
「最後就這樣的扣殺,又或者是那樣的擊球,之後便是得分,很簡單吧?」
 
「嗯嗯。」
 
我完全不懂,也不覺得簡單,但媽媽卻是在點頭稱是,她到底有沒有了解到。
 
再說,小紫這樣的教導跟那位繪畫大師有何分別?
 
「好,現在先讓我親自示範一下。」
 
這句話後,小紫拿起了球拍,然後就對我投了個眼神,要我啟動發球機,我只好照指示啟動。
 
按下了「ON」這個按鈕,發球機馬達運轉的聲音便響起了來,可能是比較舊的型號,所以有點吵耳。
 
不單單是有點吵耳,而且好像卡了起來,發不出球。
 
果然太長時間沒有使用和保養的機械就是要耍脾氣。
 
「哥哥,你搞甚麼,球呢?」
 
小紫已經不耐煩,雙手插着腰,並在一旁催促着我。
 
聽說對付這些耍脾氣的機械,就要武力侍候,手掌要由上朝下四十五度角拍下去。
 
這是民間冷知識,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現在正是一試的好時候。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舉起手掌對發球機機身拍了下去,發出差點被馬達聲蓋過的拍打聲。
 
然而,似乎無效,是我的角度不對嗎?還是不夠用力?於是我再多拍幾下。
 
而這幾下的拍擊,終於使得這部自動網球發球機動了。
 
是「暴動」中的那個「動」。
 
才拍了幾下,這部機的馬達便發出了怪聲,似是這部機對我不滿,咆哮發怒。
 
暴跳如雷的發球機,憤怒得震抖,我被它嚇得退避開去,因為這傢伙似是要爆炸了!
 
下一刻,這部發球機憤怒得失去了理智,它不顧一切,把籃子中的網球「砰砰砰砰砰砰砰」的連續射出去。
 
綠色的網球被噴吐而出,向着小紫直射過去,簡直是要把憤怒發洩於小紫的身上去。
 
我想要大叫小心,但太遲了,綠色的網球看似就要撞上還未準備好的小紫。
 
在小紫身旁的媽媽,甚至連吃驚的反應都未來得及,想要她推開小紫免得小紫受傷也是絕無可能。
 
我不知道這部發怒了的發球機射出的球到底有多快,但目測看來,這速度不會是慢,被這球撞上臉部的話,輕則臉容瞬時扭曲,重則暈過去。
 
這下子真是悲劇了,早知道就別拍這古老的機械,誰料到它會這麼化學!
 
但就在千鈞一髮之時,小紫的球拍被揮動,一條以球拍快速揮動而產生的弧線劃破了空氣。
 
「無駄!」
 
隨着小紫這種模仿格鬥系漫畫人物的叫聲響起,本來是向小紫飛去的網球現在從我的身旁飛過。
 
發球機在這一刻見到了它發射出的球竟然被打回去,心情更是不好,一口氣連續發射了好多發。
 
「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
 
無數個網球帶着殘影從我身邊飛過,我感覺是身處於戰場上,此刻多個炮在我身旁穿梭。
 
「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
 
當小紫猛叫喊出的聲音落下之後,就是發球機彈絕之時。
 
回過神來,我發覺我自己竟然雙腳發軟的跪了下來,我沒有被打過來的網球嚇得失禁已經是很了不起。
 
「看到了吧,其實打網球就是這麼簡單。」
 
「嗯嗯。」
 
到底簡單個甚麼……到底打網球是簡單個甚麼………我真的完全不懂。
 
更不懂的是,為什麼媽媽還能點頭稱是。
 
我依然是跪在地上,直到十分鐘後,我才能勉強地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