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問題,有一雙腳的,每天早上都會叫人起床的,那是甚麼,猜動物。
 
這問題有兩個答案,第一個是雞,第二個是媽媽。
 
而對於我來說,我有第三個答,那是妹妹。
 
「起!床!啦!」
 
明明正發着個好夢,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卻突如期來大叫,把我從睡夢中叫醒。
 


因為我是睡爸爸的房間關係,與爸爸睡同一張床,連帶關係,爸爸也被小紫驚醒過來,以為發生火警。
 
小紫還嫌我和爸爸未夠清醒,甚至吹響起來哨子。
 
「咇!」的一聲,還未睡醒的魂魄因為這刺耳的哨子聲而回到身體裡去,應聲齊集。
 
「發生甚麼事了,小紫,一大清早就過來叫人起床。」
 
爸爸平時上班都早出晚歸,實在辛苦,難得今天是星期日,想要睡到日上三竿,但卻被吵醒,很是不悅。
 


已經被完全驚醒的我,看了看放在床邊的時鐘,現在還是早上六點。
 
因為現在還是冬季的關係,天空都未曾亮光,連太陽都未起床但我卻被叫起床了。
 
「呵呵,爸爸,不好意思,其實我是想要叫哥哥起床。」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搔着烏黑的長秀髮,不好意思地苦笑着。
 
爸爸聽後瞥了我一眼,投來了「原來你是罪魁禍首」的眼神,然後把我和小紫推出房間,繼續睡覺去。
 


「喂,到底甚麼事?」
 
被妹妹這樣吵醒,誰都不好受,我戴起了眼鏡後雙手插腰的向她問道。
 
誰知道聲大兼惡,同樣雙手插起腰起,向我罵道:
 
「甚麼事?你還好意思問?特訓呀,特訓,你都忘了是不是,哥哥!?」
 
「拜託大姊,妳放過我好嗎?我可不想接受甚麼特訓,這件事與我無關。」
 
「還不是因為哥哥實在太宅,為了幫哥哥甩掉宅宅的屬性,所以哥哥也得接受特訓。」
 
「就算是這樣,也不是早上六點做這種事吧?」
 
「晨運!晨運!」


 
我實在是懶得理會這個妹妹,打算回去睡覺,不過這時候已經換上了運動服裝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從小紫的房間中出來。
 
「早上好啊,天從,怎麼還未換運動服啊?」
 
看到了媽媽,本來打算回去繼續睡覺的我,立即改變主意。
 
這並不是因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穿起了運動服裝後,看起來很可愛之類的事情。
 
例如甚麼穿上不合身而變得更短更貼身的運動短褲,露出了一雙美腿。
 
不,對這種事情有期待的人還是回去讀賣萌的小說,沉浸在那種世界去吧。
 
我之所以會改變主意,是因為這一個原因。
 


「我說媽媽,妳把運動長褲底面反轉穿了。」
 
「呃?呃!?哎呀,真是失禮呢。」
 
媽媽苦笑了幾聲,然後回去小紫的房間重新穿好褲子。
 
眼見到媽媽是這麼的小糊塗,叫我又怎麼可能安心讓她單獨去跟小紫做甚麼特訓。
 
所以我想我為了媽媽的安全起見,免得她生甚麼意外,還是跟着一起去比較好。
 
「事先聲明,我不是想要去做特訓以讓我脫離宅它,再說我不宅,我是為了媽媽才跟妳去的。」
 
我特意地向小紫作此聲明,而小紫只催促我去換衣服。
 
換上了運動服裝,我們三個人便來到了街上去。


 
早上六時左右的街道,因為還未到日出的時間,所以還是昏昏暗暗,不過天空是有着微亮光的。
 
街燈依然工作着,照亮冷清清的街道,不知道是不是人來人往的街道變得冷清了,所以此刻吹送過來的風是寒得入骨。
 
「好!今天的特訓是跑步!」
 
接下來小紫說了跑步練氣和網球的關係,媽媽很留心去聽,不過我沒在意去聽,我只覺得眼睏。
 
「明白了的話,我們就先慢跑去運動場那裡去吧!」
 
「吓?小紫妳開玩笑是嗎?」
 
「哥哥,我那裡像開玩笑?」
 


「從這裡慢跑去最近的運動場,少說也有一個地鐵站的距離啊。」
 
「我知道啊,距離正好用來熱身。」
 
只是用作熱身?我以為這已經是正式開始了。
 
這段距離已經足夠讓我跑得氣咳,但對小紫來說只是熱身,到底我和妹妹的體能上差距是多大?
 
「只要用波紋呼吸法,就算跑十公里也不會喘氣,好,我們走囉!」
 
小紫沒有理會已經瞠目結舌的我,她只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說話,然後就帶頭率先開跑。
 
早就被小紫綁了馬尾的烏黑長秀髮,隨着小紫的跑動,而左右左右的擺動着。
 
看到小紫已經慢跑開去了,媽媽也隨即出發。
 
同樣是綁起了的馬尾,也左右左右的擺動着。
 
「夢想,達成,夢想,達成,夢想,達成。」
 
媽媽還一邊慢跑一邊唸唸有詞,散發出的朝氣絕不遜色於小紫。
 
「唉,我的天……」
 
我用力地嘆了口氣,後悔起自己跟隨到來的決定。
 
托了托眼鏡後,便開始跑起來,硬着頭皮跟上去。
 
在起跑的時候,我還可以見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頭後那條擺動擺動的馬尾。
 
但漸漸地,那條擺動擺動的馬尾,已經從我眼前消失。
 
到底是她和小紫跑得太快,還是我跑得太慢,這一點我都沒氣力去搞清楚了。
 
然後不知道是我感覺上過了一小時,還是真的過了一小時,總之是過了一段時間後,我終於見到媽媽和小紫的背影,似乎我終於跑到了附近的運動場去。
 
「嗄…嗄…嗄…嗄…嗄…嗄……追…追上來…嗄嗄…」
 
「哥哥,你太慢了。」
 
對着猛喘着氣,雙肩上下不斷起伏的我,小紫不單單沒有關心我的情況,甚至抱怨起來,實在可惡,但我已經沒氣去跟她理論。
 
稍微抬頭望一望媽媽和小紫的情況,我馬上就發現了一件事情。
 
除了媽媽只是微微地喘着氣和小紫露出了嫌熱身還未夠的表情之外,在我們三個人之中,竟然還多出了一個人。
 
「嗄…嗄…妳…妳怎麼會…會在…在這…嗄…裡…?」
 
「看到你跑得跟狗臉沒兩樣,這次出來真是值得。」
 
會對我講出這種惡劣到極的說話,就只有一個人,就是巫小翠她。
 
沒錯,多出了的一個人,身穿了便服,又是綁起了螺旋卷雙馬尾,又長得嬌小,又與我誓不兩立的女孩,巫小翠。
 
「天從,都好巧呢,竟然在這裡遇到小翠。」
 
遇到巫小翠這一位同班同學,媽媽心感高興。
 
根據媽媽和巫小翠的性格,我相信應該是媽媽在慢步到運動場的時候,見到了巫小翠,所以上前去打起招呼來。
 
「唉,真是倒楣,竟然遇到這種人。」
 
與媽媽完全相反,小紫對於遇到了巫小翠感到相當討厭,她已經以見到了討厭的昆蟲眼神盯了過去。
 
「對了,小翠,妳也是來跑步做運動的嗎?要不要一起啊?」
 
「不,不。」
 
巫小翠很簡單地以兩個「不」來回應了媽媽的兩條問題,對於這樣的回答,媽媽只露出了「很可惜啊」的表情。
 
「媽媽,別理那傢伙,我們做我們的,她要怎樣是她自己的事。」
 
「呃?可是,小紫?」
 
「走!」
 
小紫「嘖」了一聲,然後就跑進了運動場去,媽媽則對巫小翠揮手說再見,然後也跟着跑進去了。
 
她沒有像我總會跟巫小翠吵幾句,她對巫小翠憎恨的程度,似乎已經是如同見了鬼,眼不見為淨。
 
我望了望巫小翠,巫小翠也望了望我,然後我又跑着小紫她們跑走。
 
但這個時候,巫小翠傳來了一聲:
 
「真是有空呢,一大早就去跟家人跑步,想必小說的事情已經構想好了吧。」
 
她傳來的聲音使我停步,我回頭望着她,回答道:
 
「妳呢?妳自己又如何?不是應該回去當自閉嗎?來這裡幹嘛?」
 
「哼,當然是為了香港文創的小說。」
 
巫小翠從裙袋子中拿出了一部DC相機,在我眼前擺了擺。
 
「實地取材,你這傻B不會懂。」
 
我曾有聽說過,一些作者為了讓小說更真實,就會去實地取材。
 
有些作者會認真到跑進深山,登上山頂,踏進荒地,為求使小說更生動迫真。
 
巫小翠雖然未去到那種攀山越嶺的程度,但冬天早上七點都未到,天寒地凍,特意前來取材。
 
她的對於寫小說的認真態度絕對是叫我佩服,即使她本人是叫我挺討厭的。
 
但相反,我對於香江文創的小說,依然是一籌莫展,甚至現在更和小紫她們做着與小說無關的特訓。
 
話聲落後,巫小翠就走開了去,似乎是繼續去取材。
 
而我也繼續莫名其妙地跟着小紫和媽媽跑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