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漸晚,快要到華燈初上的時候。
 
我和小紫的探敵行動已經結束,本應該就此回去,畢竟發生了很多的事情。
 
而且,太晚回家,家人都會擔心,所以我們更應該就此回去。
 
但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的大姊,突如其來地向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下了挑戰書,希望能跟她進行一場一局定生死的網球對決。
 
從大姊的眼神中,我可以感覺到她那股欲想要跟強者一戰的氣。
 


她知道了小紫不費吹灰之力就贏過了三位會代表杏壇中學出賽的女生,鬥志便燒起來了。
 
「怎麼辦?小紫?」
 
我對小紫耳語。
 
「嗯……只好速戰速決吧?」
 
小紫對我耳語。
 


耳語後,我和小紫互相對望了一眼,然後「嗯」,並點了點頭,確認了對方的想法。
 
隨後,小紫面向大姊,表示沒有問題。
 
兩方同意,對決成立,接着大姊就前往女子網球社社辦,着手準備,換上網球裝。
 
我和小紫在網球場邊等待着,同時休息。
 
而之前那三位女生,也同時在場邊等待着,不,應該是期待着。
 


她們三個人正期待在大姊和小紫的對決,眼神中更是期待着大姊會如何替她們報仇。
 
她到底真的是想要挑戰強者而想要跟小紫來一場對決,還是單純地為三位女生報一箭之仇,這點是不可考證。
 
再說,對於這位大姊,她到底是何方神聖,我們是完全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事情是,她應該也是女子網球社的成員。
 
雖然如此,但小紫的實力是不容置疑,即使對方身世不明,我相信小紫能應付自如。
 
我拍了拍小紫的肩,給她看了看我手機上的時間顥示,示意着趕快完局,然後回家。
 
「行啦,行啦。」
 
小紫也很相信她自己的實力,所以回答得很輕鬆。


 
過了一會,就見大姊從辦社的更衣室裡出來,並穿上了杏壇中學的女子網球服裝。
 
另外,大姊載上了頭帶,把她的瀏海向後壓去,露出了一個無瑕額頭。
 
換過了服裝之後,說好了規則,規則跟剛才與三位女生比賽時一樣,然後就各就各位。
 
「大姊!加油!」
 
「像平時一樣就可以了啦!」
 
「fright!」
 
手握着球的大姊,站到小紫的對面,準備着發球。
 


她專心於對決之中,場邊的加油打氣聲,她都充耳不聞。
 
此刻的大姊,感覺頓時和剛才的全然不同,不知道是我有了錯覺還是怎樣。
 
只見此刻的大姊,有着狂龍般的氣勢,眼神變得相當尖銳,非常可怕。
 
她所發出來要把人壓住的氣勢,比起愛恩社長的氣勢還要強上一倍,四周的空氣仿佛因為她的強氣要凝結。
 
現場瞬間瀰漫起一股火藥的味道,本來輕鬆的應付的氣氛,現在蕩然無存。
 
面對這一百八十度猛烈改變的氣氛,我不禁嚥下了一大口口水。
 
「哥哥。」
 
在大姊快要發球的時候,小紫竟然分心叫住了我。


 
「麻煩你打電話跟媽媽說句話。」
 
「說…說句話?」
 
「今天會晚點回家。」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清楚明白到現在正發生甚麼事情,她明白到氣氛轉變了的原因,她明白到大姊那雙尖銳的雙眼代表着甚麼。
 
在幾秒前還打算速戰速決的小紫,在這一刻整個心情都轉換了過來。
 
她現在不再是剛才面對三位女生時那個氣定神閒且輕鬆淡定的小紫,而是如同一隻不得不使出全力來跟龍決一生死的虎。
 
小紫說話過後,立即擺出了就要跑動和擊球的姿勢,這是一個迎戰的姿勢。
 


大姊已經準備要發球,而小紫也已經準備好要擊球了,雙方都已經準備好。
 
兩人互相對峙,但數秒過後,卻是絲毫未動。
 
一旁的三位女生不明白發生甚麼事,不明白為什麼她們的大姊還未發球。
 
可是我知道。
 
那位大姊並不是沒有發球,而是,她已經發球了,但卻是在精神的層面上發球。
 
通過那位大姊的眼神,以及她所散發出來那股強者之氣,我知道,她已經定下了數百種作戰計劃,以及進攻路線,在精神和靈魂的層面上進攻了,發球了。
 
同樣,通過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眼神,以及她那種要全力一戰的氣息,我知道,小紫正進行反擊,不斷地破解着大姊的進攻和計劃。
 
這個情況就似是紙上談兵。
 
「紙上談兵」這四字詞,的確是個貶義詞,但在這刻卻有了個新的注解。
 
我曾聽說過,古時有兩大門家進行了攻城戰,但卻只用說而不用兵。
 
一家用九種方法進攻,另一家則用九種方法去守城,九攻九拒。
 
這種說話上的戰爭,聽起來很可笑,但其實是很厲害,因為在精神的層面上,他們已經開戰了。
 
強者和弱者的分別,就是在於此。
 
弱者與弱者之間的戰鬥,是要真真實實地戰鬥,魚死網破,頭破血流,血流成河。
 
但強者和強者之間,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句說話,一個想法,不費一兵一卒,便能定下江山。
 
雖然只是空口說白話,雖然只是紙上談兵之戰,但卻在裡頭爆發出刀光劍影,從裡頭看得出強者和強者之間精神層面上的較技。
 
這才是真正的紙上談兵!
 
而現在,在我們的眼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以及那位大姊,就正正上演着紙上談兵之戰。
 
從她們兩個人的眼神中,我可以感知道一件事情。
 
兩人在精神層面的戰場上,正進行着陷入了僵局的戰鬥。
 
她們兩人勢均力敵,不相伯仲,鬥得難分難解。
 
在這精神層面的戰場上,網球拍成了她們的槍或劍,而網球則成了她們的子彈或劍氣。
 
兩人皆是各不相讓,妳敬我一尺,我敬妳一丈。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在這一刻,她的臉正是流着顆粒大的汗水,雙肩更是因粗糙的呼吸而起伏着。
 
另一方面,大姊也是流着汗水,雙肩起伏,而且是咬緊牙關的。
 
不知道是她們的精神層面的對決,影響了真實的世界,兩人的鬥氣碰撞起來而使得這裡連續地吹起着怪風,還是只是巧合。
 
我曾聽說過思想是具有力量這一種說法。
 
如果這是真的話,眼前這兩個人,豈不是在精神層面的戰場上,戰鬥得連真實的世界也受到了影響嗎?
 
我實在是無法相像,到底小紫和這位大姊真真實實地對戰起來,將會是一場怎樣的龍爭虎鬥?
 
自己對網球認識的不多,而且也不甚喜愛。
 
然而,我也可以想像得到,小紫和大姊對決是絕對不簡單的。
 
只是在精神層面上的對決就已經是這一個僵持的局面,要是真的對決起來的話………
 
我和三位不能理解現況的女生就一直看着眼前這一個僵局。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天色一點一點地暗去,不久,就已經是華燈初上的天色了。
 
即使天色轉變了,即使時間流動了,小紫和大姊卻是沒有動過一步。
 
兩人依然保持着幾二十多分鐘之前的動作,大姊是準備要發球的動作,而小紫則是準備要擊球的動作。
 
絲毫未動的她們兩個,仿佛是凝固是僵硬了的一樣。
 
似乎,她們兩個在精神層面上的戰鬥,依然是分不出高上。
 
能夠和小紫進行強者之間的紙上談兵之戰,也能夠和她勢均力敵,在我記憶之中,就只有這一位大姊。
 
這一位大姊,我可以肯定,她並不是泛泛之輩。
 
難得小紫遇上了勢均力敵的對手,我是很希望能讓小紫與她一戰,但這樣下去,這對對決久久都不會完。
 
正當我想要說自己得阻止她們的時候,三位女生比我先行一步。
 
「大姊!大姊!沒事吧?」
 
其中一位女生在說話的同時拍了拍大姊的肩頭,這一拍,使得大姊和小紫於精神層面上的戰場中脫離。
 
下一刻,兩人似是脫力似的,一下子跌坐到地上去。
 
「小紫!」
 
我連忙走上前,扶起小紫。
 
明明連絲毫都沒有動過,但在我眼前的小紫,卻是一臉疲累不堪的神態。
 
不單單只是小紫她,就連對面的大姊也是一樣,三位女生好不容易才把大姊扶起。
 
雖然是這樣,但兩人的雙眼神,依然是有着必須要分出勝負的鬥志,她們還想要再較技下去。
 
這樣可不行,於是我趁小紫還未喘口氣時,便說:
 
「天色已晚了,我們也得回家,今天就謝謝指教了。」
 
話聲落下後,我便扶着小紫到更衣室,把她推進去,好讓她去更衣。
 
但在這之前,大姊叫住了我們。
 
好容易就調整好粗糙的呼吸的大姊,離開了三位女生的撐扶後,便說:
 
「名字,我希望知道姨姨妳的名字。我叫向嬅。」
 
向嬅?向嬅!向嬅不就是那個杏壇中學的王牌選手嗎?
 
小紫只是回望了向嬅一眼,並沒有回應,然後就到更衣室去換衣服了。
 
因為她知道,即使她說了,也沒有人會相信,沒有人會相信她就是羅紫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