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第二天,現在是星期六。
 
今天將會上演香江中學對決香城中學的校際網球比賽。
 
我校女子網球社的成員,已經足夠應付,所以沒有必要讓她們眼中的「小紫」出場應戰。
 
所以,我們都沒有去觀戰。
 
自己多少是有點壞心眼,很希望出現任何意外,使得香江中學在第一輪的淘汰賽就輸掉。
 


這樣的話,媽媽就沒有出戰的機會。
 
沒有出戰,沒有特訓,沒有身敗名裂,一切都會自然地結束。
 
但事情當然沒有如我所想的發生。
 
即使比賽的結果還未得出,但任誰都知道,香江中學是會勝出的。
 
沒有去觀戰,除了是「小紫」沒有出戰的必要,也是因為我們都有其他事情要去辦,例如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進行特訓。
 


小紫在昨晚利用電腦進行網球場地的預約,成功預約到一個網球場。
 
正確一點來說,是買到了一個預約權利。
 
基本上,絕大部份的場地,都被不同的人一早就預約好,有些連下個月的場地都已經預約好。
 
而這些人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抄賣場地的預約。
 
若果要自己去預約一個場地,就唯有等到兩個月後去。
 


但從那些抄賣預約場地的人手中購買的話,不要說是明天,當日都有可能買到。
 
小紫就是在迫於無奈之下,從這些賣家手中買了一個網球場的預約權。
 
我沒有去問到底花了多少錢,我只知道,這一次賺買,花了小紫新年利是錢一半。
 
而且小紫還購買了明天的網球場預約,所以新年利是錢剛好用光。
 
價是絕對性的不尋常昂貴,其價錢是超出了其價值的幾倍,這絕對是抄賣所導致的問題。
 
小紫是很清楚,但她還是購買下來。
 
這並不是說她的腦袋有問題,而是她實在是認真。
 
為了讓媽媽進行對決特訓,不惜大灑金錢,揮金如土,誓要得到一個網球場的預約權。


 
我小時就知道,妹妹認真起來是怎樣的一張臉,但我卻是今天才看見妹妹不惜一切的認真臉孔。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死腦筋的一種,但我知道這是小紫魅力之一。
 
場地已經準備好,網球拍也用了小紫自己後備的拍和球。
 
對決特訓是如箭在弦,蓄勢待發,媽媽是避無可避了。
 
我不放心她們兩個人,所以也跟了過去,而且自己也想為事情盡一分力,那怕是當個拾球的。
 
爸爸也為了支持她們兩個,換上了運動服裝,同樣地跟了過來。
 
於是,我們一家四口,就身處在這個網球場內。
 


早就換上了運動服裝的小紫和媽媽,各自站好位置,而我和爸爸則準備好急救箱和飲用水,在一旁看着,待命着。
 
「來吧!發球!」
 
小紫叫了一聲,便把網球從她自己那一邊用力向媽媽那一邊投擲過去。
 
她的話聲落下一兩秒後,就見媽媽慌忙地把接失了並滾到一旁去的網球拾起。
 
我實在是不禁唉了口氣。
 
「我實在是擔心,爸爸。」
 
坐在我身邊的爸爸沒有對我的不安感作出任何的回應,他只望着在網球場上的兩人,一言不發。
 
媽媽把球拾起了後,便擺出了發球的姿勢,而小紫也隨即擺出姿勢,準備擊球。


 
「嘿!!」
 
網球被媽媽向上拋起,然後隨着她揮動球拍而使網球向小紫的方向飛去。
 
然後網球就掉落到媽媽的身後去了。
 
「這樣的發球是怎麼回事,媽媽?」
 
在剛才的一瞬間,小紫毫不留情地把媽媽發出的球打回去。
 
整個過程實在是太過快速,快得我以為自己有了眼疾而摘下眼鏡搓起眼來。
 
媽媽到現在才有反應,她現在才知道自己剛才發的球瞬間就被打回來。
 


「怎…怎麼會……」
 
「杏壇中學的向嬅,就是能做到如此的人,為了不至於慘敗…不,為了贏過她!」
 
小紫沒有把話說完,她把另一個網球向着媽媽拋了過去,而當然媽媽又是慌忙地拾起掉在地上的網球去。
 
「再來一次!」
 
聽到小紫這麼一叫後,媽媽又再次發起球來,而接下來的過程和結果只是重複着剛才的畫面。
 
然後,同一樣的畫面重演了快要一個小時。
 
這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已經忍耐不住,大叫暫停。
 
同時候,媽媽已經一屁股倒坐在地上去,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雙肩是起伏不斷。
 
爸爸立即就衝到球場內,為媽媽遞上飲用水和毛巾,正照顧着休息中的媽媽。
 
剛才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身體擺動,對於小紫來說,是連熱身都未足夠,甚至不稱得上是熱身。
 
但相反,只是這樣活動,就已經累得媽媽連氣喘如牛。
 
她們兩者的體力實在是相差太遠了。
 
迫於無奈之下,小紫也只好宣佈小休一下,她說:
 
「休息五分鐘之後,就換成媽媽來接我的發球。」
 
「呃!呃?呃!?只有五分鐘!?」
 
「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現在還有四分鐘四十多秒。」
 
媽媽都嘟起嘴了,整個人大字形地躺在地上,不想要再動,就此休息。
 
爸爸現在能做的,就只有在一旁鼓勵媽媽而已。
 
然後,五分鐘之後,對決特訓再次開始。
 
現在換成由小紫發球,由媽媽來接球。
 
「杏壇中學的向嬅,就是會發出這樣的球,唯有用同類形的發球,才能和她匹敵,所以媽媽妳必須要打出這樣的發球,以及學會應對!」
 
話聲去到最尾,小紫便拋起網球,閃雷般的打出,網球如同炮彈一樣,一飛向媽媽那邊。
 
這一記發球,就猶如老虎要撲向獵物的一樣兇猛,媽媽沒有被嚇得倒下來已經很了不起。
 
她握住球拍,用力一揮,嘗試把發球打回去,但原來剛才發的球,已經滾到一旁去了。
 
面對小紫的發球,即使眼睛趕得上,動作也跟不上啊。
 
「再來!再來!再來!再來!再來!」
 
小紫沒有給媽媽喘一口氣的空間,一而再再而三,接二連三地不斷發球。
 
砰!砰!砰!砰!砰!砰!砰!
 
如果發球的聲音是雷響聲,那麼現在肯定是吹起了暴風雨,是十號強颱風。
 
媽媽受不了,開始胡亂地揮舞球拍。
 
她一邊揮舞球拍,一邊發出「噫呀」的叫聲,雙眼更是緊緊地閉起,看似是在拍打噁心的飛天蟑螂的情景。
 
結果,的確是胡亂地命中幾球,但只是單純地命中而已。
 
「嗚嗄…嗚嗄…小紫…媽媽不行了,那個要休息一下…」
 
「不行,已經沒有時間休息了,馬上要進入下一個環節。」
 
「嚯呃!?怎會……」
 
所謂的下一個環節,小紫將會模擬發球後的對戰局面。
 
在這環節之內,小紫會不斷向左右兩旁的角位發球,以及網前邊。
 
而媽媽就得在這三個點中不斷奔跑,並把球擊回去,當然擊回去的球必須要是有效得分的球。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安排,其實多少是有關於網球上的戰術方面。
 
消耗對方的體力,相信也是戰術的一種,為了讓媽媽面對這樣的戰術,小紫才會這麼安排。
 
「等…等等啊,小紫,最少休息三分……」
 
「我要開始了!」
 
小紫完全無視媽媽的說話,立即就發球起來。
 
通過小紫純熟的技術,被打出的網球就依照着她的意思,落在預定的三個點上。
 
此刻的媽媽,也在這三個點上來回地奔走,同時嘗試擊球回去,但當然是失敗。
 
「再來!快點!再快點!跑快跑!對方可不給妳喘氣的時間呀!」
 
小紫再迅發一球,這一球將會是落在網前邊。
 
剛剛奔跑到角位去的媽媽,現在正奔向着球將會落下的地點。
 
這一球,媽媽似乎是可以接得到的,大概是她因為來回跑了幾次,感知到了下一球會落在的位置和時間。
 
再加上,把球打落在網前,球的速度和力度都比角球的要低。
 
種種情況合算起來,這一球,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應該是接得住的,是可以打回去的。
 
但卻在這一刻,發生了誰都沒有料到的意外。
 
在媽媽即將要跑到網前邊球會落在的位置時,她竟然被鬆綁了的鞋帶絆住了腳,整個人向前一個猛跌。
 
小紫比誰都要先快反應過來,立即就衝過去要扶住媽媽,但遠水救不了近火。
 
當網球落地的一刻,也就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被絆倒而跌到地上,把眼前的網壓在地上去的一刻。
 
臉貼着地,背朝向天,直線似的跌倒在地上,看着便感到痛。
 
而隨着這一次意外的跌倒,今天的對決特訓便到此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