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際網球比賽是在農曆新年之後開始,而在之前,也是在農曆新年期間,發生了一些事。
 
而在農曆新年之前,也發生了一件事。
 
那是一個節日裡發生的事情。
 
那個節日,不論是對男生來說,還是對女生來說,更特別是對單身的男生女生來說。
 
單身的男生夢想會收到巧克力,而單身的女生就會鼓起勇氣送出巧克力向心儀的男生告白。
 


說到這裡,這個節日的名稱顯然而見。
 
沒錯,那是情人節,今年的情人節是在農曆新年之前的幾天。
 
我不知道外國對於情人節的風氣是如何,是盛大地舉辦活動,還是一字不提。
 
也不知道是否如同小說描述的一樣,男生希望收到巧克力,而女生會拿出勇氣送心儀的男生巧克力同時告白。
 
不過在香江這裡,這種風氣似乎沒有很強。
 


可能是因為情人節之後幾天就是農曆新年的關係吧,畢竟大家都是注重農曆新年為多。
 
對於情人節的商品宣傳,活動宣傳,甚至商場的裝飾,都沒有見得到。
 
見到的就只有各種與農曆新年有關係的事和物。
 
也有些人根本是沒想起農曆新年之前有個情人節,大家只記得農曆新年。
 
話雖如此,但還是有些人是很著重這個節日,特別是正值青春期在學的少年少女。
 


「喺,巧克力,巧克力。」
 
情人節那天是上學天,早上起來在準備出門上學時,忽然就收到媽媽給的巧克力。
 
「怎麼突然就送巧克力了?」
 
小紫一邊把巧克力的包裝紙打開,一邊問道。
 
「小紫不知道嗎?今天是情人節啊。」
 
「嗯嗯嗯嗯…是嗎?…嗯嗯嗯。」
剛剛收到的巧克力已經被小紫放到口裡去了,對於小紫來說那些巧克力似乎只有吃的意義。
 
「不行啊,小紫,身為女孩子,情!人!節!可是很重要的啊。」
 


「嗯嗯嗯……」
 
媽媽是一個標準的少女派,雖然已經為人母親,但思想還是那麼少女。
 
會重視情人節,無疑是少女的表現。
 
「話說回來,巧克力是媽媽親自製作的嗎?」
 
拿着媽媽給的巧克力,我不禁這麼一想,然後問道。
 
經這一問才知道,這些巧克力都是昨晚製作的。
 
應付校際網球比賽的練習,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已經很累,但她還在昨晚製作巧克力,真是不可以少瞧女生對情人節的執着。
 
而且媽媽似乎不止是製作了我和小紫的兩人份量,她還為了其他人去製作巧克力。


 
看到她現在提在手裡的袋子,我就知道她已經為同班的同學們準備好巧克力了。
 
我相信爸爸今早應該也收到媽媽製作的巧克力,只是爸爸太早出門上班去,我沒有機會見到而已。
 
「哇吓?媽媽做了那麼多巧克力,真的有這麼多喜歡的人嗎?」
 
「嘻嘻,這點小紫就不懂了,情人節巧克力可是有分義理和本命的啊。」
 
「我只知道有黑巧克力和白巧克力,還有夾心巧克力和威化巧克力。」
 
似乎也不是所有女生都對情人節的事情着緊,至少我妹妹並不着緊。
 
好多在學正值青春期的女生,都對戀愛很感興趣,但小紫對這方面根本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實在是古怪。
 


接下來媽媽打算為小紫說明清楚義理和本命巧克力的分別,這次的說明我相信會使得我們遲到。
 
所以在媽媽開口進行說明之前,我已經拉住她出門去了。
 
無法對小紫進行說明的媽媽,只好對我進行說明。
 
一路踏着回校的路,一邊被她在那邊囉嗦囉嗦,我頭都要暈。
 
所以基本上我是沒聽到她在說甚麼,只是敷衍地點頭。
 
回到學校,回到課室,立即就發生了事情。
 
我們的書桌上正擺放着一盒又一盒的巧克力,每個巧克力都是用精美的包裝戀紙包裹着。
 
不用說也知道,這些巧克力是一些愛慕小紫的女生們所送。


 
因為疊起來很輕容易掉到地上去,所以才平鋪起來,甚至鋪到我的桌面去。
 
小紫收到巧克力的時候是中二年級的時候,之後就一直變本加厲了。
 
看到桌子上都放滿了巧克力,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又驚又喜,連忙走進課室,打算一一檢視。
 
但當她走到課室,便馬上被班上和小紫感情很好的幾個女生圍住。
 
「小紫姊,情人節快樂啊。」
 
「今年又能跟小紫姊一起過情人節了呢。」
 
「每年的情人節也要一起過啊,小紫姊。」
 
數份巧克力馬上就取得。
 
有時候真想要告訴那些女孩們,送這麼多巧克力是想要叫人蛀牙是不是?
 
其實改送心意卡,我覺得比起送巧克力更為好,有收藏價值又不會使人吃壞肚子。
 
回到坐位後,我幫忙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點算巧克力的數量。
 
「唉,每天吃一盒,也要吃兩個星期多呢。」
 
看到眼前這個量,想起每天都要吃巧克力,光是想一想就覺得不舒服了。
 
而且這個數量,要帶回家也不是很方便。
 
雖然心裡早就知道因為小紫在班上的人氣而將會收到巧克力,因而準備了袋子,但也沒想到數量會這麼多。
 
就在我心裡暗自嘆氣的時候,班上有名的滋事份子一心和家寶走了過來。
 
「唉,真是好叫人羨慕呢。」
 
「唉,真是好叫人妒忌呢。」
 
才剛走過來,就在那邊唉聲嘆氣,一臉抱怨的表情。
 
作為「生意」上的「伙伴」,我出於商業的原因關心地問道:
 
「你們兩個怎麼了?」
 
「「唉,我也好想試試收到巧克力啊。」」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着同一句話,真是相當的合拍。
 
「你們是有多想要收到巧克力了?」
 
「天從,這種事你不懂。」
 
「說得對啊,一心,對於男人的心,你不懂的,天從。」
 
我想要告訴他們兩個知道,我也是和他們一樣是男性。
 
我猜他們兩個是漫畫看多了,所以也想要試試漫畫中男主角一樣的情節,希望能收到巧克力。
 
如實地揭穿他們兩個,他們必定是不承認的,其實男生某程度上也算是口是心非的。
 
「那個,一心,家寶,其實呢,我昨天為班上的大家都準備好巧克力了,不嫌棄的話……」
 
此刻,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把要派送的巧克力拿了出來,並鼓起了些勇氣,把巧克力遞到一心和家寶的面前。
 
一心和家寶本來是想要向我抱怨,完全沒有想過會收到巧克力。
 
就算是收到了,也從沒想過是班上的人氣王羅紫蘭送的巧克力,因此,他們兩個都受寵若驚了。
 
「怎…怎麼好意思呢,小紫姊。」
 
「是…是女生送的巧克力耶,非!非常感謝妳,小紫姊是最好的了。」
 
一心和家寶收下了媽媽送的巧克力,然後瞬間呆住。
 
看樣子他們是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以為自己是在發夢。
 
兩人甚至互相打對方的屁股,以痛楚來證明現在並不是在發夢。
 
「真的不是在做夢耶!一心!」
 
「果然不是在做夢耶!家寶!」
 
「來了!來了!來了!由我們來當主角的日子要來了!」
 
「來了!來了!來了!我們的人生要展開新一頁了!」
 
兩人既是興奮,既是高興,也是激動。
 
他們兩個互相擊掌,然後跑開了去,竟然是四處向女生們討取巧克力。
 
「「要掀裙子還是給巧克力!!」」
 
這時我覺得,其實情人節在學生界之中,可能是特別版的萬聖節。
 
到底最後一心和家寶討取了幾多巧克力回來,我是沒有去留意和過問。
 
我唯一知道的是,他們兩個只是向女生討取了好多厭。
 
「看到他們兩個這麼高興的,實在是太好了呢。」
 
看着變得充滿了幹勁的一心和家寶,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實在是高興。
 
雖然面對校際網球比賽的練習,而且要為班上的大家製作巧克力,實在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但看到一心和家寶他們開心的表情,我想,媽媽一定會認為這麼辛苦都是值得的。
 
於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開始把昨晚製作的巧克力派送給班上的大家,每一個人都有。
 
每個收到巧克力的同學,都是心感高興的。
 
情人節巧克力的本意是甚麼,我不知道,但這又有甚麼所謂?
 
我覺得,送出去的巧克力,其實是代表了一份心意,一份愛。
 
然而,大家都只記得所謂的愛,只有男性女性之間的愛,而忘記了還有朋友之間的愛,還有家人之間的愛。
 
在媽媽派送巧克力的時候,我拿出了媽媽給我的巧克力,咀嚼着。


 
而我發覺,這顆巧克力太過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