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情人節巧克力,有人歡喜,但也有人愁。
 
午飯過後,我去了戲劇社那裡去,但我其實是要去「小寫會」那邊。
 
走過學校走廊,走過了樓梯來到了位置舊翼的戲劇社。
 
「哇!?」
 
實在是立即叫我發出「哇」的一下聲音,因為眼前的畫面實在是叫我吃驚。
 


在戲劇社門外的旁邊,擺放了疊起來有一人高的山丘。
 
看清楚一點,那一坐山丘其實是由巧克力所堆疊而成。
 
在山丘之中,有着各種牌子的巧克力,有日本牌子的,也有歐洲牌子,但就沒有是親手製作的。
 
有些包裝是很精美,也有些是很普通,有些是便宜的,也有些是昂貴的。
 
巧克力山丘是靠住的牆邊,而在我的窺探下,便發現了在牆邊貼上了一張紙條。
 


紙條上邊是寫着這樣的內容:
 
-----------請把送贈的巧克力或禮物擺放到此處------------
 
我看着這些疊成了山丘的巧克力,心中不禁感嘆。
 
有些人想要收到情人節巧克力,卻總是沒有收到。
 
有些不想要收到情人節巧克力的人,卻總是收到。
 


在戲劇社門前旁邊有疊成了山丘的巧克力,無需要多想,必定是愛恩社長的關係。
 
愛恩社長是香江中學的校花之一,所以會收到巧克力絕對不出奇。
 
我不知道這些巧克力當中幾多是來自男性,有幾多是來自女性,但絕對都是來自對愛恩社長的追求者。
 
雖然那些追求者對愛恩社長送出巧克力了,算是表達了心意了。
 
但看到巧克力擺放在這裡,足以證明一一被拒諸門外去。
 
「啊,天從的。」
 
就在我看着那些巧克力,內心為那些追求愛恩社長的人感到可憐時,肥宅師兄從戲劇社裡邊出來了。
 
「天從來得正是時候的,可以幫我忙的?」


 
「就算你不要求,我也應該要幫忙你呀。」
 
是的,肥宅師兄無疑需要幫忙,因為他正捧着一束束的花。
 
一個花束不算太大,但當一堆聚集起來的話,就變得很大了。
 
捧着那些花束的肥宅師兄,大半個身體都被遮去,我僅能見到他的圓形粗框眼鏡。
 
「我幫你拿一些吧。」
 
「不用的,你幫我推門就好的。」
 
「推門?」
 


肥宅師兄才剛從戲劇社活動室裡邊出來,難道他遺漏了甚麼東西,想要回去拿取?
 
我馬上就為肥宅師兄推開戲劇社活動室的門,但是肥宅師兄卻叫住我。
 
「是垃圾房的門的。」
 
此刻我明白到原來肥宅師兄是要把那些花束都掉棄。
 
那些花束很是美麗,而且包裝也漂亮,顏色也很鮮艷,大部份的花束都是玫瑰花。
 
在平日裡,一個花束已經不便宜,特別在情人節這一天,花束的價錢更是增加得過份。
 
一個花束只能送一個人,但買一個花束的價錢,可以讓十個人吃到飽。
 
可見送這些花束的人,絕不是等閒之輩,家中都是比較富裕。


 
留心細看,有些花束上更附有卡片,似乎有些花束是學校之外的人士所送的。
 
愛恩社長的魅力似乎不只限於這間香江中學,在上班族之中也有愛恩社長的追求者呢。
 
雖然這些花束是漂亮,而且又價值不菲,但現在只淪為垃圾房中的垃圾。
 
心裡不禁又為那些追求者感到可憐。
 
接着我幫忙肥宅師兄,協助他把花束運到學校的垃圾房去。
 
途中有幾個校工和老師想要些花來做擺設,我們也盡可能地把花兒送贈出去。
 
「到底是愛恩社長要求高,還是她還未能從情傷中出來?」
 


和肥宅師兄完事後,我忽然有一個想法,所以問了起來。
 
以前愛恩社長因為前男朋友的事情,而受過了一些情傷,把自己感情困住。
 
雖然我是試着用自己的文筆去開解她,而且她也明解到我我心意和想法,但她始終是沒有踏入下一段戀程。
 
愛恩社長的追求者那麼多,她若果是想要開展新的戀程,隨時都可以呢。
 
肥宅師兄「呵呵」了幾聲,然後回答我:
 
「吃了馬上就會好的藥都是騙人的,沒可能吃個傷風素就馬上治癒好傷心的。」
 
「吓?」
 
「就是字面的意思的。」
 
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果然是青梅竹馬,兩個人的說話都是這麼叫人不解。
 
我本來打算去戲劇社那裡,借用電腦來進行一下小說創作,增加一些寫作經驗。
 
畢竟小說和文章是要多寫多讀才能有進步啊。
 
不過,肥宅師兄告訴我,現在戲劇社那裡,愛恩社長正率領戲劇社等人進行巧克力清掃行動,叫我不要前往。
 
我不太清楚所謂的清掃行動是甚麼意思,但應該不是甚麼叫人覺得舒服的事情。
 
雖然肥宅師兄沒有解釋,但我還是照他的意思去做,沒有前往戲劇社,返回課室。
 
在返回課室的路上,我思考着情人節這個奇妙日子的事情。
 
雖然我不是那些很渴望收到巧克力的男生,但如果能收到附上了那位女生心意的巧克力,其實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畢竟我也是一位踏入了青春期的男生,想要在情人節收到女生送的巧克力,實屬正常。
 
不過,面對能不能收到巧克力這個問題,以正常心面對就好了。
 
收到故然是開心,沒有收到也不必一臉要生要死的表情。
 
「傻B。」
 
就在我思考着這些有的沒的事情的時候,也就在我即將要回到課室去的時候,在我身後傳來了一把熟識的聲音。
 
回頭一看,果然沒錯,是妖女巫小翠。
 
她綁成了雙馬尾的螺旋卷髮,依然是那麼突出,標奇立異的。
 
巫小翠的臉頰有點紅,而且雙肩也微微地起伏着,嘴巴也衝稍微喘着些氣,看樣子好剛才是走動過了?
 
可是,她有那些地方可以去?
 
她會出現的地方只有課室、天台、女洗手間、以及戲劇社活動室。
 
要去這些地方沒必要跑動走動吧?還是說,她在尋找誰?
 
我沒有去細想這些事情,反而在想着為什麼巫小翠會主動來跟我說話,我和她可以說是敵對關係。
 
「有甚麼事情?」
 
我轉身回望過去,同時平淡地說了句話回應。
 
而這時,巫小翠笑了,她微微地揚起了嘴角,瞬間露出了「計劃成功」的不好意笑容。
 
在同一時間,我發覺到有些事正向不對勁的方向發展。
 
這一個想法,這一個感覺,叫我打起了冷顫。
 
也叫我額頭上流出了個顆粒大的冷汗。
 
我不禁退後了幾步,對巫小翠問道:
 
「妳想幹嘛?」
 
看到我退後,巫小翠就向我迫近了幾步,同時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當下我知道,如果我再後退,巫小翠一定會繼續向我進迫,直到我把迫上無法退後的地步。
 
所以我不再後退了!
 
我咬緊牙關,站穩腳步,並擺出迎擊的姿勢,準備好作出行動,不論她是想要吵架,還是想要用巫術魔法攻擊我。
 
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應該先下手為強,先衝過去扯她的螺旋卷雙馬尾,給她一個下馬威。
 
但是,現在我和她正身處學校的走廊。
 
如果我先出手,說不定就會被其他學生告狀,說我欺凌別人。
 
事情如果是這樣發生的話,那麼我就糟糕了。
 
還是說,巫小翠就是這麼希望?
 
她希望我出手攻擊她,好讓其他的學生對我告狀,讓我自取滅亡?
 
巫小翠會有這個想法並非沒可能,她可是一個妖女呀。
 
「傻B。」
 
露出牙齒奸狡地在笑的巫小翠突然叫了叫我,把我從思潮中拉回來。
 
在聲音落下之後,她終於有所行動了!
 
她的一隻手放到身後,似是要把甚麼拿出來……不!她真的要把一個東西拿出來!會是咀咒人偶嗎?
 
我不想再多考慮,準備出手,先發製人。
 
但是!
 
巫小翠從身後拿出來的,竟然是一盒名稱叫「俄羅斯輪盤」的巧克力。
 
在拿出來後,她對我說:
 
「我想和你玩個遊戲。」
 
瞬間,我想起了奪魂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