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了星形的噴水池,來到了閘口排隊進場。
 
可能是新年的關係,遊人的數量比較多,所以排隊還是花了好一些時間。
 
成功進場之後,就已經是中午的時份。
 
急不及待要去玩的小紫早就抱怨着排隊的時間了,我的手臂甚至受到了她九陰白骨爪的攻擊。
 
不論如何,我們總算是在中午時間進到主題公園裡邊了。
 


香江迪迪尼公園有好幾個區域,分別是「明日世界」、「探險世界」、「幻想世界」、「玩具總動員大本營」,以及「美國小鎮大街」。
 
而現在,我們正身處於「美國小鎮大街」的區域。
 
我們就站在那個叫「迪迪尼鐵路」的設施前邊,也即是那隻米老鼠的標誌的前邊。
 
「好!第一個玩的是甚麼好呢?」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拿出了剛從入口處得到地圖,並展開了來。
 


自言了一句的她,開始在地圖上尋找好玩得機動遊戲和設施。
 
小紫她望了望,發出着「嗯」的聲音,兩三秒過後,她興奮地「呀」了一聲,像是終於找到她心中想要玩的機動遊戲。
 
「好!就先玩跳降傘吧!」
 
迪迪尼當然沒有跳降落傘的遊戲,小紫所說的跳降傘,其實就是跳樓機的一種。
 
小紫即是小紫,玩機動遊戲都選這麼刺激。
 


聽到她這麼一說,說要去玩跳降傘,我的心臟砰砰地猛跳動了幾下,自己已經在腦內幻想了當時的情景。
 
不行,我可承受不了這麼刺激的遊戲。
 
「玩河流之旅好像比較好啊?」
 
河流之旅就是激流遊戲,是幾個人坐在一隻舟上,沿着河流前進,然後向下俯衝的那一種。
 
聽到爸爸的提議,我的心臟又猛地跳動多幾下,自己已經在腦內幻想了當時的情景。
 
那種向下的俯衝所產生的離心地,俯衝時臉容扭曲得比名畫吶喊還要扭曲,以及全身濕透了的感覺,我現在仿佛是感受到了。
 
這麼刺激的遊戲,我可承受不了。
 
「一於去玩過山車!」


 
公公的提議更是可怕,所有遊戲的熱身還未準備好,他就站即提議玩過山車。
 
聽到公公的提議,我的心臟已經停不了的猛烈跳動着,我馬上就想要回家去。
 
我已經可以幻想到自己坐在過山車上驚聲尖叫,甚至嚴重要尿褲子的情況。
 
這麼刺激的遊戲我可承受不了。
 
我發覺自己和某個奶粉廣告中的主角很相似,大堡礁潛水、布達拉宮、黃山日出、通通都受不了。
 
我腦內一個激靈,馬上就想要肚子痛這一招,準備逃過這大劫。
 
誰知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竟然把所有的提議都否決了。
 


「這個,這個,這個,都不行啊。」
 
「呃?這些都不能玩,那我們到底是來幹嘛的?」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大吃一驚,並立即抗議上訴。
 
不過她的抗議和上訴,立即就被媽媽非常好的理由駁回去。
 
「這些遊戲爸…公公都不能玩啊,我們總不可以留下公公一個人,然後自己去玩呢。」
 
這一句說話,又再一次讓我知道媽媽對公公實在是太好了。
 
我們去選擇遊戲的時候,都沒有考慮到公公適合不適合玩。
 
畢竟公公是上年紀了,心臟和血管,以及各種事情也不能和年輕的我們相比。


 
萬一在玩遊戲的時候發生了意外,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哎呀呀,乖孫女,公公沒問題的啊,別因為公公而讓大家都玩得不盡興呀。」
 
「不行,要是爸…公公出了意外的話。」
 
「哎呀呀,沒有意外,沒有意外,公公我可是走跑跳滾樣樣都可以呢,看啊,我都龍精虎猛的。」
 
「不行,要是公公出了意外的話。」
 
即使當時人公公再怎麼說,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抱持着堅決的態度,那是因為她很不願意公公有個萬一。
 
看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這麼堅持自己的態度,公公是覺得苦惱了。
 


這刻我用手肘撞了撞小紫,要她醒目一點。
 
為了不被公公察覺到身體調換的事情,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現在得以媽媽的角度來行動,盡可能模仿媽媽的思維和舉止。
 
知道沒辦法玩跳傘遊戲的小紫,失望地嘆了一口氣。
 
她明白到我用手肘撞她的意思,所以開口說:
 
「我想起這些遊戲排隊都很長,輪到我們玩的時候都日落了,所以來玩另一些吧。」
 
「嗯,不如我們去玩三月兔轉轉杯吧。」
 
適時務者為俊傑,我這一刻也加上一句話,帶出了新的提議。
 
聽到我們都這麼說,公公也盡算是安樂了一些,馬上就把起精神來,準備去遊玩。
 
但這時候,爸爸又提出了新的提議:
 
「這樣吧,為了讓大家都玩得開心,一起去玩殺龍巴斯之旅吧。」
 
聽到爸爸這一句提議,除了公公之外,我們都驚喜的「啊」了一聲,很明顯是贊成的聲音。
 
殺龍巴斯之旅就是連電視台都介紹過的機動遊戲。
 
大家只要坐在自行列車上,用玩具槍射擊出現在四周的龍,不斷得分的機動遊戲。
 
老少咸宜,非常適合我們這一家人遊玩呢。
 
而且,小紫也想要玩,爸爸自己也想玩,媽媽也想要玩,受不了太過刺激的機動遊戲的我也想玩,公公也適合玩。
 
這絕對是一個好提議。
 
花了一點時間,我們終於討論出第一個玩的機動遊戲。
 
然後,我們便加快腳步,前往該處,排隊等待遊玩。
 
大概是等了三十多分鐘,終於輪到我們了。
 
我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坐在一起,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公公坐在一起,爸爸則和其他人一起坐。
 
我是想叫小紫去陪公公一起坐,那是因為她要模仿媽媽照顧公公。
 
但是,自行列車已經開動了。
 
早就興奮不已的小紫,突然就向我提出挑戰。
 
「來吧,哥哥,看看誰會得到高分數。」
 
小紫舉起了玩具槍,直指着我的太陽穴,她果真是想要和我比一比。
 
我拿出了玩具槍,摸了摸它,然後嘆了口氣,說:
 
「小紫,妳可知道,大雄雖然是笨蛋,但官方設定他對射擊很了得。」
 
「吓?這是甚麼意思?」
 
我沒有回答小紫,只是發出哼哼的笑聲,並同時把玩着手中的玩具槍。


 
小紫始終是沒能明白我這句話的意思,回答她的聲音,就只有自行列車前進的聲音。
 
「呵呵,乖孫女,要和公公比一比嗎?」
 
「討厭啊,公公,比賽甚麼的。不過,我可不會輸啊。」
 
似乎這個機動遊戲受歡迎,除了是它的可玩性外,還有就是和家人之間的比賽。
 
家人之間有了這樣的比賽,大家的感情才會變得深厚。
 
「喂,哥哥,你剛才的到底是甚麼意思?」
 
「我問妳,巴斯殺了一條龍叫殺龍巴斯,那麼殺了兩條龍呢?」
 
「吓?叫殺龍二巴斯。」
 
「不對,依然是叫殺龍巴斯。」
 
「無聊!冷笑話!」
 
就在小紫還在我旁邊吵着時,遊戲已經開始了,第一隻龍就在我們的斜前方出現。
 
接着是另一隻,然後就是另一隻,一條又一條的龍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實在是太多了,多得猶如天上的星光,來不及數就已經與第一條龍道別了。
 
瞬間,四周便響起了玩具槍射擊的音響,以證明遊戲已經開始。
 
「可惡!看我的!」
 
小紫舉槍就射,不顧一切,並大叫:
 
「要開工了!性感手槍!」
 
這個小紫玩遊戲起來就是這麼投入,她投入得快要把玩具槍撞到我了。
 
媽媽和公公他們兩個也投入於遊戲之中,時不時發出笑聲。
 
「呵呵,得分了,得分了。」
 
「哎呀呀,這遊戲有沒有子彈限制?我怎麼知道自己有沒有命中?」
 
媽媽和公公玩得很是高興,唯獨爸爸一個,只能夠自己和自己比試。
 
或者,如果婆婆和我們在一起,爸爸就會有個玩伴吧?不過婆婆已經和她的姊妹去旅行了。
 
「好吧。」
 
我低聲喃喃自語一句話,這一句像是給我自己遊戲開始的哨子聲。
 
話聲落後,我也投入於遊戲之中,閉了起一隻眼,進行瞄準,扣動玩具槍的板機,和家人一起進行着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