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仙嗣的參拜結束,公公遊玩得很高興,不過身上卻沾了陣陣的香煙氣味。
 
廟宇的參拜結束時已經是四時五時左右的時候了,今天的行程就到此結束。
 
會結束的原因其實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想要為公公大展廚藝。
 
而因為這個原因,媽媽要快點到街市去買材料了,大年初一,很多店舖很早就收店,老闆都回家團圓去了。
 
買過了晚飯材料後,我們便回家去。
 


為了不被公公發現媽媽和小紫身體調換了的事情,所以我和小紫有了個協議,就是要她扮演媽媽這個角色,模仿她的行為,我則從旁協助。
 
所以當她回到家裡去後,並不能像一般人一樣,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她只能和公公一起坐到沙發上,一同看着電視,或是和公公聊一些剛才參拜王大仙嗣的事情。
 
我也沒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寫小說,讀小說,睡覺休息,這些事只能以後再做了,因為我要從旁協助小紫。
 
至於真正的媽媽,她就在廚房之中,哼着小曲,煮着晚飯。
 


「哎呀呀,我家的孫女真是好厲害呢,都會煮飯了。」
 
「啊哈哈,是呀是呀,我這個當媽媽的都感到自豪呢,哈哈。」
 
「記得柳娘妳小時候,大概是十二左右,就已經要幫忙煮飯了。」
 
「是嗎?啊哈哈。」
 
「柳娘妳第一次煮飯的時候,還打破了你媽的碗子,你媽真是氣壞了。」
 


「啊哈哈,是嗎?是吧。啊哈哈。」
 
接下來公公不斷講過去的事情,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同回憶着過去的事情。
 
人們常說,老人家都比較喜歡念懷過去,時時想當年,這還真是真的呢。
 
公公一直說着當年媽媽的事情,越說越是高興。
 
他就好像回到過去的當時,重新活在當時的那個時空的一樣,回到當年。
 
在我來說,聽公公說他當年事,其實也算是件挺好的事情。
 
一來可以讓公公有個聊天的伴,二來公公的故事多少能夠成為我寫小說的題材參考。
 
但是,對小紫來說就不是一件開心的事情了。


 
因為身體被調換的事件不能被公公知道,所以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要努力扮演媽媽,模仿媽媽應該有的舉動。
 
舉動模仿,勉強是可以接受。
 
但是記憶這回事,想要模仿也模仿不來,因為那是不能模仿,只能被經歷。
 
或者可以像是科幻小說一樣,把記憶移植到別人的身上去,但這裡又不是小說世界,雖然像巫小翠這麼天方夜譚的事情也出現了。
 
所以對於公公說道關於媽媽十三十二歲的事情時,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根本是搭不上嘴。
 
而對這些自己根本不知不懂媽媽過去的記憶,小紫只能「啊哈哈」苦笑地混過去。
 
說着說着,爸爸回到家裡來了,而之後晚飯也煮好了。
 


我們把平時摺起了半張的飯桌展開了來,好讓我們五個人都在同一張飯桌吃飯。
 
不過,把整張飯桌展開來了後,客廳變得非常擠迫就是了。
 
於吃晚飯的時候,我們聊起了明天前往迪迪尼遊玩的事情。
 
「爸爸,門票買好了嗎?」
 
爸爸夾了一疏黑色的髮菜,並放到盛了白飯的碗子中去,說:
 
「買了,一共五張。」
 
門票買了,明天公公就能夠和我們一起去遊玩了,一思及此,公公便笑逐顏開。
 
「哎呀呀,麻煩你了。」


 
「別客氣,外父。」
 
「香江的海馬公園我已經去了好幾次呢,但迪迪尼呀,卻從未到過。」
 
「其實我們一家人都未曾去過,因外公的事情,我們一家人也能去一次了。」
 
「哎呀呀,如果你外母也能一起到來就好。」
 
爸爸和公公聊得相當開心,他們聊得相當投契,像是好一段時間沒見面的老朋友。
 
要不是家裡沒有酒精飲品,說不定現在已經來上了幾杯。
 
不過,媽媽讓不讓他們兩個喝酒又是另一回事情了。
 


公公和爸爸就這麼聊着聊着,捧着飯碗,都忘記了吃飯,簡直就是兩個小朋友一樣,只顧玩不吃飯。
 
「喺喺,公公來吃一個吧。」
 
這刻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發揮了母親的本能,對兩個小孩子暗示訓話。
 
媽媽把一隻去皮了,而且也沒很肥膩的雞肉放到公公的碗子中去。
 
這無疑是一個「不可以只顧聊天不吃飯啊」的動作暗示。
 
媽媽真是很疼公公,為公公夾食物不在話下,甚至也為公公選一個去雞皮不肥膩的雞肉讓公公吃,實在是細心。
 
看見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有這樣的舉止行為,我就望向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邊看着電視,一邊吃着白飯,時不時就夾起了髮菜冬菇或者白切雞來吃。
 
和媽媽完全是相反的一面,兩人散發出的感覺沒有一樣相同。
 
「嗯?怎了?怎麼一直望着我?」
 
這刻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終於發現了我的視線。
 
但是她好像沒有明白到我為什麼會望着她不放,她只能不解地歪着頭,發出「啊?」的一聲。
 
「唉,沒,沒事情。」
 
「怎麼會沒事情,一定有事的,快告訴我知道。」
 
「我只想說年年有餘這句話。」
 
小紫就是小紫,媽媽就是媽媽。
 
要小紫去模仿媽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小紫並沒有媽媽對待公公那一種女兒之心。
 
就似是要媽媽去模仿小紫的網球技術,媽媽並沒有小紫那顆對夢想執着的決心和鬥志。
 
所以,我沒有去怪責小紫沒能好好模仿媽媽的舉止和行為。
 
我現在只是擔心着,到底公公會不會察覺到異樣,從而想到身體調換的事情。
 
要公公擔心媽媽和小紫,始終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能夠隱瞞下去的話,最好就隱瞞下去。
 
然後,時間來到了第二天,現在是年初二。
 
我們一家人和公公一起喝了個早茶之後,便乘地鐵前往「因澳」,然後再轉乘前往迪迪尼的專用列車,前往迪迪尼公園。
 
「哎呀呀,是專用列車呢。」
 
踏進這架和別的列車有所不同的專用列車,公公便是嘖嘖稱奇。
 
「看啊看啊,握手位的柄子都是米老鼠的圖案耶。」
 
不單只是公公,就連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是一樣,對於這特別的專用列車很是好奇。
 
雖然公公和媽媽本身都是童心未泯之人,但他們兩個也太過童心了吧。
 
要不是車箱內擠進了好多人,我相信他們兩個會由車頭走到車尾,車尾走到車頭,走來走去。
 
相反,我和小紫還有爸爸,對於這特別列車卻沒有甚麼感覺。
 
沒太高興,也沒有太不高興,總之就像是坐普通列車的一樣,只不過是這架列車上有卡通角色的圖案而已。
 
環視車箱裡,就國內人士比較多。
 
有的一對情侶手拖手來遊玩,有的是一家數口來遊玩。
 
有的是自由行來香江遊玩,有的是一個團隊來遊玩。
 
國內人士比較多,外國人士反而比較少,本地人士更是更少。
 
可能對於外國人士來說,他們自己本土的迪迪尼主題公園比起香江的要大得多,機動遊戲也好玩得多,而且也早就玩得厭倦了。
 
而對本地人士來說,其實也是玩得厭倦,或是已經麻木。
 
就似是本地人對「喂多你呀港」的夜景感到麻木的一樣,但對外國遊人或是國內遊人來說是很漂亮。
 
不過,對於為什麼國內人士比較多,我自己其實沒有想到這是甚麼原因。
 
可能是因為在相對上比較多,所以才覺得多吧?
 
想着這些有的沒的時,不知不覺間專用列車已經到站了。
 
閘門打開,乘客們下車,然後,我們一家人仿佛是去了另一個空間的一樣。
 
抬頭觀望四周,環視這裡一周。
 
像是一般「趕鐵」車站月台的冰冷硬實的感覺沒了,反而是有了一種舊時代的火車站感覺。
 
各種的橫裝帶出了一種讓人覺得超越時空空間的感覺。
 
四周張望時,我還見到一些遊人們舉起手機拍照,拍攝着這與別不同的環境。
 
「哇,好厲害啊。」
 
「啊呵?好特別的車站呢。」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公公都不禁哇言。
 
他們兩個也好像想要拍個照,但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馬上阻止說:
 
「拍甚麼照,快走快走,去玩囉。」
 
到底小紫是感染了現場的氣氛,而變得好動愛玩,還是她其實早就想要來這裡玩呢?
 
這點誰也不知道。
 
總之,在小紫的催促之下,我們沿着道路前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