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廣播系統中聽到自己的名字,公公感到一臉驚訝。
 
而我則馬上就知道為什麼廣播系統會播出尋找公公的通知。
 
現在的時間相信已經過了指定的會合時間,媽媽和小紫可能已經回到去和爸爸會合。
 
但因為未有任何的消息,所以媽媽一下子慌了起來,便尋求了職員的協助。
 
最後,便利用了廣播系統,希望以此尋得公公。
 


雖然我沒有親見眼到事情是怎麼發生,但是我的推測,相信距離真相八九不離十。
 
「公公,大家都可是在尋找着你。」
 
「哎呀呀?為什麼?」
 
「因為你一字不提而離去,然後久久未回來,讓媽媽她以為你迷路了。」
 
「哎呀呀,傻女兒以為我迷路了?」
 


「然後,大家就一同四出找你了,公公。」
 
「哎呀呀。」
 
公公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一個想要帶給我們驚喜的行為,卻帶給了我們驚嚇。
 
他更沒有想到,他自己把事情搞得大條了起來。
 
「走吧,公公,去和媽媽他們會合吧。」
 


「哎呀呀。」
 
公公先是不好意思搔着後腦杓,然後便和我一起踏步出去,尋找附近的職員,尋得幫助。
 
找到了在附近站崗的職員,和他說過話,告訴他廣播的事情。
 
接着,該職員便帶同我們一起前往廣播中心,與媽媽他們會合。
 
走了一段路,不用多久,我和公公便被帶到了廣播中心那兒。
 
抬頭望過去,就見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還有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當然爸爸也在這裡。
 
「哎呀呀…」
 
事情搞大了,自己想給大家的驚喜變成了驚嚇了,公公一瞬間不知如何面對大家。


 
我想要幫公公破了這個冰,正在想應該要講怎樣的話。
 
但是,根本就沒有這一層冰的存在。
 
「爸爸!!」
 
看到了公公的出現,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比誰都要快的飛撲出來,撲到公公的胸前。
 
「嚇壞我了!真的嚇壞我了!你到底跑到那裡去了!爸爸!?」
 
「哎呀呀…對不起,我只是想要買個東西,給你們一些驚喜。」
 
「就算是這樣,也可以先告訴我嘛,你這樣會叫我很擔心你的呀!」
 


「哎呀呀,我又不是小孩子,有甚麼好擔心呢?」
 
「可是,如果爸爸出了甚麼意外的話,那叫我怎麼辦才好,叫媽媽她怎麼辦才好啊!」
 
「哎呀呀……」
 
「笨蛋!笨蛋!爸爸是笨蛋!嗚嗚……」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就擁在公公的胸口前,發出着「嗚嗚」的低泣聲。
 
雖然只是相隔了一小時的時間,但這一次重遇,仿如是隔世重逢的一樣。
 
能夠見到公公平安無事,媽媽實在是比誰都要感動,比誰都要高興。
 
媽媽低泣,並不只有因為生氣而低泣,也是因為這一份高興。


 
看到這樣的媽媽,看到這個一直在擔心自己的媽媽,公公露出了一個幸福的笑容。
 
「對不起呢,要柳娘妳為我擔心,爸爸以後都不會再這樣做了。」
 
「真的?」
 
「騙女兒的爸爸是小狗。」
 
公公展露出了祥和地笑了一笑,一隻手輕輕地摸着媽媽的頭,正安慰着她。
 
這次的迷路事件總算完滿地解決了,雖然不是甚麼戲劇性的生離死別,但也叫我多少有些感動。
 
然而,一波平一波起。
 


照理來說,公公和媽媽的對話,是沒有問題。
 
但是,現在的媽媽是有着小紫的身體,可是公公卻叫出了媽媽的名字。
 
難道說…身體被調換的事情…公公察覺到了!?
 
「公公,難道你已經察覺到,身體的事情……」
 
「啊?身體的事情?」
 
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相擁過了後,公公便望了望她,也望了望在不遠處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然後,他點頭了。
 
「哎呀呀,是呀,我早就知道了。」
 
公公不單單只知道,而且是早就知道。
 
「雖然不知道是怎做到,但現在我女兒柳娘是變成了我孫女,而我孫女是變成了我女兒,哎呀呀,現在的化妝技術真是厲害。」
 
「化妝技術?」
 
「嗯?是啊?柳娘和紫蘭不是在玩扮演遊戲嗎?」
 
「扮…扮演遊戲?」
 
「可是呢,雖然化妝是像個真,可是,那個是我的女兒柳娘,身為爸爸的我,又怎麼可能分不出呢?就算是化灰了,我也能分得出。」
 
公公再次摸了摸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頭,而聽到公公這麼說的媽媽,也收起了剛才的臉容,臉紅紅的甜笑了。
 
對於身體調換的事情,公公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部份。
 
他知道了現在媽媽就是小紫,而小紫就是媽媽,可惜的是他並不知道這是因為巫術而成。
 
公公只是以為我們在玩仿真度極高的角色扮演遊戲,這一個誤會叫我頓時安心了一些。
 
不過,我覺得公公真的好厲害。
 
就連小紫的朋友都無法察覺到她們眼前的小紫其實是小紫的媽媽,但是。
 
但是,公公很快就知道。
 
公公不是用眼睛去看,而是用心去感覺。
 
正因為是用心去感受,他才能分辨小紫和媽媽。
 
而且也因為媽媽對公公的關愛,使公公不被外表的假象遮蔽了眼睛。
 
我覺得,無論媽媽的身體再怎麼改變,變成了我的,或是爸爸的,甚至是某個路人的。
 
她對公公的關愛,卻不會有改變。
 
同樣地。
 
即使媽媽的身體變成了我的,或是爸爸的,甚至是某個路人的。
 
公公也能辨別得出自己的女兒,因為他是媽媽的父親。
 
無論兒女再怎麼改變,也始終是自己的兒女,是長大了,是年輕了,是高了,還是矮了。
 
就正如公公所說,即使媽媽灰化了,公公也能夠認得出。
 
因為媽媽就是公公的女兒,是親生的骨肉。
 
最後各個事情完滿地解決了。
 
公公早就把媽媽和小紫分辨了出來,小紫也無需要再模仿媽媽的言行。
 
媽媽也無需要再對公公改口稱呼,直接叫公公作爸爸了。
 
之後,我們一家人去了各處遊玩,一起玩過了不同的機動遊戲。
 
不過,我卻沒能夠逃過玩刺激的機動遊戲的命運。
 
「哇!耶呀!!!」
 
「OH!NO!!!!」
 
媽媽帶了公公去玩其他適合公公年紀的機動遊戲,而我則被小紫帶了去玩適合她的機動遊戲,當然爸爸也跟隨着我們兩個。
 
最後,我們以觀看迪迪尼的煙花表演作為今天行程的結束。
 
我們站在一起,觀看着以迪迪城堡作為背景的煙花表演,大家的樣子的被染上了一陣陣七彩斑斕的顏色。
 
「爸爸,看呀,這個是圖案來的嗎?」
 
「哎呀呀,我都眼花了,怎麼看得見呢,柳娘啊。」
 
染在臉上的不單單只是煙花的顏色,還有幸福的顏色。
 
雖然今天因為各種的事情而使得我累透了,但看到媽媽和公公流露於臉上的幸福表情,我覺得是值得的。
 
「喂喂,哥哥。」
 
「嗯?」
 
「問你一件事啊。」
 
「甚麼事情?」
 
「如果我變成了灰,你會不會認得出我?」
 
「不會。」
 
「你也太直接吧!!」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嘟起着,向我表示不滿。
 
而我則是「哼哼」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