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年初三,今天是公公要回家去的日子。
 
不過公公是下午才回家去,所以我們早上都會和他去其他地方玩玩。
 
結果,我們帶公公去了車公廟,祈了個福。
 
之後再轉入林村的許願樹,各自許下新年的願望。
 
向附近的商人買了五份用來許願的寶碟後,我們便站在大樹前方不遠處前,準備投擲。
 


在投擲之前,我們用了一支筆把自己的願望寫在那許寶碟的紙上。
 
而這時候,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靠近了過來。
 
我知道她是想要做甚麼,她是想偷看我寫的願望,所以我立即把願望用手遮住。
 
「嘖,甚麼嘛,給我看看啦,小氣。」
 
「想要知道別人的願望之前,是不是應該把自己的願望先報上來?」
 


就好像武俠小說故事裡的情節一樣,當兩個武俠要比武時,作客的一方一定要先報上名來。
 
小紫喃喃地說幾句「小氣小氣小氣」,然後就把她的願望告訴了我。
 
「我的願望嘛,當然就是贏出這一屆的校際網球比賽囉。」
 
不是我事後孔明,小紫有這一個願望其實我多少是猜得到。
 
畢竟小紫的夢想就是要成為校際網球比賽的冠軍。
 


只可惜,小紫和媽媽的身體被調換了,想要實在這一屆贏出成為冠軍的話……
 
「好,我的就說過了,哥哥的願望呢。」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雙眼散發着好奇,她甚至在窺探我寫了上去的願望。
 
我笑了笑,是帶着點奸狡的笑了笑。
 
對於好奇我願望的小紫,我先是「哼哼」了幾聲,然後說:
 
「小紫,妳沒有聽過嗎?願望說出來可就不靈驗了。」
 
「說到底哥哥就是不讓我看!」
 
「聰明。」


 
「可惡!我知道了,一定是寫和巫小翠那婆娘成為情侶是不是!?」
 
「怎麼會扯上她?」
 
「快讓我看!」
 
小紫一手把我的寫上願望的紙搶過來,差點就要把它撕破。
 
這個妹妹真是粗魯,要是她能夠像媽媽一樣溫柔有愛心就好了。
 
我自己的願望,當然和巫小翠有關係。
 
但絕對不是想要她當我的女朋友就是了,再說我怎麼會喜歡上她?她可是我的敵人呢。
 


說願望和巫小翠有關係是因為和她於香江文創的比賽。
 
為了解除巫小翠對媽媽和小紫所施下的巫咒,我和巫小翠將會於今屆的香江文創,以寫小說來比個高底。
 
只要我贏了,巫小翠便會為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
 
為了媽媽和小紫,也是為了我們這一頭家,我一定要贏。
 
所以,我的願望是「在香江文創贏過巫小翠,為媽媽和妹妹解除巫咒」。
 
這並不是甚麼不可見人的願望,所以當小紫從我手上搶走願望紙的時候,我便放手讓她搶走去。
 
小紫讀了讀,然後「嘿」了一聲,很是高興。
 
「哥哥還真是有我心的呢。」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用手肘撞了撞我,示意滿意我的願望。
 
現在的感覺就似是說我這個願望是為了她而存在的呢,唉,這個皇后公主一樣的妹妹。
 
望向爸媽和公公他們的那一方,已見他們也把願望寫在紙上,準備要拋到許願樹上。
 
見到這個情景,小紫的好奇心又爆發了起來。
 
她一一走上前問個詳細,查探大家的願望。
 
爸爸的願望和我多少是一樣,希望巫小翠事件盡快解決,讓我們的生活恢復到平常。
 
至於公公的願望,就是希望下年的年初一和兄弟組團去旅行,拋下婆婆自己去渡過新年。
 


真沒想到公公是這麼的孩子氣,這就是所謂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嗎?
 
這刻換我好奇了,我真好奇公公和婆婆是怎麼相處過來。
 
「媽媽呢,媽媽的願望是甚麼?」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向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問道。
 
這一個場面多少讓旁人搞不清楚現在是誰在問誰問題,但是有一個人卻清楚知道,他就是公公了。
 
「那個呢,媽媽的願望,就是公公身體健康啊。」
 
媽媽把她的願望說了出來,而且她是關於公公的。
 
媽媽就是媽媽,小紫就是小紫,這個道理我又一次體會到,自己都不禁一笑。
 
「還有還有,我還寫了小紫啦,天從啦,老公啦,媽媽啦,都身體健康囉,天從和小紫要學業進步,而老公呢就要平步青雲,另外還祈求了校際網球比賽事事順利呢,也祈求着自己能夠和班上的大家相處融洽,還有就是……」
 
「媽媽,妳這麼多願望,許願樹都要給妳壓垮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
 
許願樹的確是出現過一次意外,聽說是有粗大的樹枝掉了下來。
 
但我想可能是昆蟲之類的傑作,而不應該是許願太多而把樹給壓垮吧?
 
不過,媽媽寫的願望太多了就是真的,她還真像一個小朋友,竟然有這麼多的願望。
 
我實在是好奇,寶碟上的紙不太大,她到底是怎麼把這麼多的願望寫上去?
 
當大家的願望都寫上了後,我們五個人便站在許願樹前,準備一同把寶碟拋到樹上。
 
「三!二!一!嘿!」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為我們倒數三聲,然後話聲落下之後,大家便同時拋出寶碟。
 
寫上了大家願望的寶碟就此拋出,向着許願樹拋過去。
 
飛舞在半空中的寶碟,因為為掛釣住的橙的重量,而漸漸地向下墜下去。
 
然後,「沙沙」的聲音便響起,掛上了寶碟的許願樹樹枝上下地擺動了幾下。
 
這「沙沙」的聲音就似是許願樹發出了「我收到你的願望了」的一樣。
 
而上下擺動的樹支,就似是對我們這一班許願的人含首點頭,答應了我們的許願。
 
但在我之中,唯獨有一個人,沒有得到許願樹的答允。
 
「甚!甚麼!!!」
 
是小紫,她拋上去的寶碟竟然沒能落在任何一枝樹枝上,那怕是幼身的樹枝。
 
她拋上去的寶碟,就只能與許願樹的樹葉和樹皮擦身而過。
 
「真是可惜呢,小紫。」
 
我多少是有點壞心眼,看到現在機會難得,所以我嘲笑了一下小紫。
 
小紫當然是很不服氣,她要再拋一次,就似是那些求不到好簽的人要再求一次,直到大吉的簽出現。
 
她甚至因為我的嘲笑,而瞄準我的寶碟來拋擲,就是要自己的沒能掛上樹也不讓我的掛上樹。
 
最後,小紫把掛鉤在寶碟的橙到拋跟到爛泥一樣了,但也沒能掛到許願樹上去。
 
看來許願樹就是不答應小紫要贏出這屆校際網球比賽這個願望呢。
 
最後的一個活動結束,和公公三日兩夜的旅行也迎來了終結。
 
離開林村之後,我們便和公公一起到最近的趕鐵車站,送別公公。
 
站在閘入前,我們都是抱着「歡迎再來玩」心情送別公公,但唯獨是媽媽,她是抱着依依不捨的心情送別公公。
 
要是可以的話,媽媽甚至想要為公公送行而月台,目送他乘車離去了才肯罷休。
 
「爸爸,你一定要保重,還有要為我問候媽媽她。」
 
「安心吧,柳娘,我和妳媽媽會生活得很好的。柳娘妳在這邊也要好好生活啊。」
 
「嗯。爸爸,你會再回來玩是嗎?下一次,我們再去其他地方遊玩過啊?」
 
「嗯,一言為定。」
 
兩父女就相擁在一起,在兩人的臉上也同樣是流露着幸福的紅暈。
 
難離難捨的相擁過後,公公說:
 
「時間到了,我也要出發了。」
 
「嘟」的一聲響起,公公已經把智能車票放到閘口的讀卡機上去,這表示公公要和我們告別了。
 
公公揮着手,邊走邊向我們說再見,而我們也揮手和公公道別。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所揮動的手沒有停下來,再見也是一直地叫喊着,直到公公的身影在拐彎過後消失了,她才停了下來。
 
和親生父親離別,她多少是有點失落和傷感。
 
但同時候,她還是覺得高興的,因為她正期待着下一次的重逢。
 
而這一個於農曆新年所發生的故事,也隨着這一幕的道別而結束。
 
不過當晚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哥哥!」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突然來到我身邊,並一臉高興地叫我。
 
「開利是了!我好期待公公給的利是。」
 
小紫舉起了年初一從公公手中接過的利是,一臉現在就要打開,看看裡邊的銀碼數目。
 
我記得新年習俗中,是有個特定日子才能開利是。
 
不過,在我家來說,年初二過了就可以開利是。
 
難得小紫說到開利是了,我也把公公給我的利是錢拿了來,和小紫一起打開。
 
「哥哥猜會是幾錢?」
 
「一百元吧。」
 
「可能是五百元也說不定。」
 
小紫真是太大想頭了,爸媽給我們的利是最多只有一百元,她竟然希望公公給的是五百元。
 
「好!現在我要打開來了!」
 
一臉興奮的小紫,「嗖」的一聲就把利是打開了來,而我也把公公給我的利是打開了來。
 
然後在下一個瞬間,我們便同時把放在利是裡的紙幣抽出。
 
然後兩道光芒便在那發出了來,耀眼得叫我們睜不開眼,那都是由我們抽出來的紙幣上發出。
 
「這!這是替身攻擊!?」
 
「這張紙幣!這張紙幣!這張紙幣!」
 
「「這是一百五十元的紀念鈔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