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靈感,沒有靈感,我連丁點的靈感也沒有。
 
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我並不知道應該要寫個怎樣的內容。
 
一個怎樣的小說才可以通過突如其來的篩選,一個怎樣的小說才可以贏過巫小翠她。
 
之前腦內有的各種想法,現在是一一消失。
 
在作文紙上一個個獨立的文字,現在已經完全消失,整張作文紙變得空白。
 


現在的我,在小說的大海上,不單單是迷失了方向,也失去了救生圈,或者浮木。
 
我需要靈感,我真的好需要。
 
就如同一個在沙漠中即將要渴死的旅人極度而且緊急的需要水一樣。
 
為此,我在午飯時間來到了戲劇社,尋找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希望他們能夠幫助我。
 
那怕只有很少很少,我也是需要他們的幫助。
 


我自己沒辦法了,我實在是沒辦法再去想,單靠我自己,我根本找不到靈感。
 
和肥宅師兄及愛恩社長圍在一起後,我把自己現在的惡劣情況告訴了他們知道。
 
「真不妙的。」
 
這是肥宅師兄在聽完我的情況後立即說出來的一句話。
 
他這一句話實在是一針見血,我正如他所說的一樣,真不妙。
 


「在小說還未有開始的時候的,遇上了篩選的,截稿期限突然推前了多的,天從會被壓力打垮的,不出為奇的。」
 
篩選的出現,無疑是對我增加了壓力。
 
但最大的壓力還是來自巫小翠事件,因為我必須要贏過巫小翠,以讓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過來。
 
「所以,我到底如何是好?」
 
我渴求着答案,希望肥宅師兄能夠指點我。
 
但是,肥宅師兄只是抱着胸,皺着眉頭思考,一言不發。
 
「怎麼樣,肥宅師兄,我到底要怎麼辦才對?」
 
「天從的,讓我想一想的。」


 
「沒時間了,肥宅師兄啊!我到底要怎麼做呀!」
 
肥宅師兄頓時臉帶難色,似乎是對於我急切地對答案的渴求感到難應付。
 
「羅天從。」
 
就在我打算繼續追問肥宅師兄的答案時,愛恩社長叫了叫我。
 
這一聲叫喚,不單單是要得到我的注意,也是叫我稍安無燥。
 
「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羅天從。」
 
「啊…是。」
 


「你認為,身為一個創作人,最痛苦的事情是甚麼?」
 
聽到愛恩社長很淡定的提問,我想了一想,馬上就想到了現在的自己。
 
沒有靈感,就是身為一個創作人最大的痛苦。
 
自己因為沒有靈感的事情而變了另一個人似的,不知不覺間對家人大聲怒吼。
 
失眠,還有脫髮,嚴重地影響精神。
 
沒辦法創作,甚至對身體和精神造成傷害,這莫過於是對創作人來說最痛苦的事情。
 
於是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愛恩社長。
 
愛恩社長點了點頭,但她沒有說這是正確的答案。


 
這一個情況,就似是在說這條問題根本沒有絕對正確的答案,她只是在問我的見解和想法。
 
而愛恩社長則這麼對我說:
 
「身為一個創作人最大的痛苦,是當靈感來到了的時候沒能夠進行創作。」
 
我從沒有想過這一種事情,有靈感到來的時候卻沒辦法進行創作,是不是更痛苦。
 
而現在想一想,或許愛恩社長說得沒錯,這的確是更痛苦。
 
有些創作人,可能因為意外,失去了肢體,或是躺在病床上,動也不能動。
 
即使他們有靈感了,但卻沒有辦法進行他們的創作,靈感就只能是一個空想。
 


相比起沒有靈感的創作人,有靈感而沒辦法創作的人實在是痛苦多了。
 
至少,沒有靈感的創作人還可能去尋找靈感,然後進行創作。
 
「羅天從。」
 
「喺。」
 
愛恩社長一聲下達命令般的呼喚聲,把我從思潮中叫醒。
 
「給我聽清楚,你現在的情況還未到最糟糕的地步,還有改變的餘地,只要你想,便能尋到靈感。」
 
「喺。」
 
當話聲落下後,愛恩社長突然站了起來。
 
她走到一旁,去到戲劇社社長思賢的身邊,問他借了兩個東西。
 
一個是無鏡片眼鏡,一個是領帶,這些都是戲劇社的道具。
 
愛恩社長帶上了無鏡片眼鏡以及領帶,頓時是一副知性的樣子,要是配合適合的服裝,她便會化身成一位冷豔的老師。


 
肥宅師兄偷偷告訴了我她的行為,為她的舉止作出解釋。
 
愛恩社長忽然要借用老師角色的道具,無疑就是因為她接下來要像個老師一樣,教導我尋得靈感的方法。
 
「羅天從,留心聽好。」
 
「喺!」
 
愛恩社長雙手抱胸,呼喝一聲,我整個人馬上坐得端直起來,昨晚失眠所帶來的不精神暫時飛走。
 
「接下來我會教導你尋找靈感的方法,但我只會說一次。」
 
愛恩社長不是在開玩笑,她是一副真的只說一次的模樣。
 
我想要拿出紙和筆抄下她的說話,做一個速記,但我發現自己的身旁沒有紙和筆。
 
就在我想要問不遠處的思賢借紙和筆時,愛恩社長已經開口說話了。
 
「靈感,是稍縱即逝的東西,它隨時會來,也隨時會走,所以每當靈感到來時,就要緊緊地捉住它,不輕易放過。
 
靈感,雖然它是稍縱即逝的東西,但並不代表它的存有稀少性,因為它如同空氣一樣無處不在,它甚至連真空地帶都存在。
 
它存在於任何事和物之間,大至世界,小至納米,甚至在言談間,它都存在。
 
然而,到底要怎樣做才能捕捉靈感?方法只有一個。
 
觀察,而且細心。
 
就正如剛才所說過,靈感無處不在,就連言談間,舉手投足之間,它都存在。
 
唯有用心去觀察,便能有所領悟。」
 
愛恩社長的教導的說話,暫時到此為止。
 
對於她的說話,我聽得似懂非懂。
 
我感覺到當中是有一些道理,但也不全然地明白,甚至對於她最後所說的觀察靈感,感到莫名其妙。
 
「愛恩社長,請告訴我,怎麼才是用心觀察呀?」
 
急不及待想要得到靈感的我,立即追問。
 
但是馬上就換來了愛恩社長一個彈指,直直地彈在我的額頭上,頓生痛感。
 
「欲速則不達,顯然的道理。」
 
「可是,我現在……」
 
「住嘴。」
 
愛恩社長的女王般的強氣散發了出來,強大的氣勢使我不敢違抗,馬上合緊嘴巴。
 
「急着尋找靈感,即表明你是一個處於『我沒有靈感』的狀態,根據吸引力法則,你只會吸引『我沒有靈感』的相同體驗。」
 
吸引力法則我有聽過,那是一個以精神狀態進行同類相吸的法則。
 
例如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倒楣的人,那麼不斷地叫我感到倒楣的事情便會讓我體驗得到。
 
而如果我認為我是一個幸運的人,那麼不斷地叫我感到幸運的事情便會讓我體驗得到。
 
對於吸引力法則,我懂得不多,自己並沒有深入去研讀,但我是大概知道這個規則,而且這個規則無論當時人知道與否,它都會一直運作。
 
「所以!羅天從,你現在,立即,馬上,是『我充滿靈感』。」
 
「喺…喺!」
 
所以我到底要怎樣才能是『我充滿靈感』?因為事實上我並沒有充滿靈感啊?
 
「聽好,羅天從,向宇宙或稱神的它訂下『我充滿靈感』的訂單,然後它便會以各種的方式出現在你的生命之中,然後用心去觀察,你便能得到靈感。」
 
聽完愛恩社長的說話之後,我更加是一頭霧水,莫名其妙的。
 
「愛恩社長,我現在就要得到靈感啊,我實在太需要它了,我要……」
 
「冷靜,放鬆,羅天從,你的大腦閉塞,所以才沒有空間接納靈感,你先得讓你的大腦放鬆下來。」
 
「我要怎麼放鬆?面對篩選我……」
 
「吸氣!」
 
命令一樣的一句話落到我的身上,我竟然反射性地依照愛恩社長的命令去深吸氣了一大口氣。
 
「呼氣!」
 
愛恩社長的女王氣實在太厲害了,我完全是被她震懾着,只能乖巧如小狗一樣聽從她的命令。
 
然後,我就一直緊隨愛思社長女王一樣的命令,重複進行吸呼運動,直到午飯時間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