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入黑暗中的我,只知道自己正不斷地向下跌去。
 
強大的離心地正急劇地襲向我,我覺得自己好似被兩道氣前後夾緊的一樣,胸口非常難受。
 
在我腦內出現一個「我死定了」的念頭時,我發現了下墜的我已經在空中墜下了超過好幾秒。
 
以這一座住宅大廈的高度,絕對沒可能花得上這好幾秒的時間來下墜到地面。
 
正常來說,可能不出五秒,我已經墮到地上,粉身碎骨,變成了肉醬。
 


可是,直到現在,都還未曾墮到地上去。
 
我實在是懷疑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在下墜,說不定現在的感覺是心理作用。
 
但我很明顯地感覺得到,自己是在空中,地心吸力正把我向下猛拉扯。
 
我是在墮下的,但我到底要墮下到幾時?我還要持續墮下到幾時?
 
現在我只有兩個想法。
 


第一個想法,就是摔到地面去,然後變成肉醬,死亡。
 
第二個想法,就是摔到地面去,生存。
 
總之我就是不要繼續這樣在黑暗深淵裡向下無止境的墮落。
 
是生也好,是死也好,至少給我一個答案呀!
 
我實在是覺得自己好笑,為什麼我這兩個想法都是向下摔去然後生存或死亡?
 


為什麼我不可以想我自己會平安的雙腳落地?
 
但當我想嘲笑自己這個只存有「摔下」的想法時,四周的環境開始改變。
 
在我的面前,黑暗深淵的底部,正綻放着光芒起來。
 
光芒迅速地散開,把黑暗驅趕。
 
不消一刻,光芒已經取代了黑暗。
 
不過,到底是我墮入了光芒之中,還是真的是光芒取代了黑暗,我就無法得知了。
 
緊接着,一陣陣的霧氣突然騰升了起來。
 
繼續向下墜落的我,馬上就被霧氣包裹着,一陣陣濕濕冷冷的感覺侵襲我全身。


 
霧氣越來越濃,但很快又稀薄了下來,我剛才似是直穿過從霧氣。
 
由霧氣稀薄的地方進入了正中間濃厚的地方,然後再由濃厚的地方進入了另一邊稀薄的地方。
 
整過穿越的過程只是不到一秒,然後在下秒,我把整層霧氣穿越了。
 
立即,一大片綠色就在我眼前,那是一大片草地。
 
自己還未清楚發生甚麼事情,以草原作為披衣的大地就在我眼前,我正向着那裡急墜下去。
 
這刻我忽然想到,剛才穿過的那霧氣,莫非就是雲?
 
現在考究那霧氣是不是雲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正向着草原大地墜下去。
 


自己剛才的想法,成為了真實,上天真的馬上就給了的答案,不必讓我永無止境的向下墜。
 
但是,我這下死定了!
 
以現在這個速度向下墜,就算下邊是海洋,我也如同撞在水泥地上,更何況下邊是草原?
 
要變成肉醬了!這下子要變成肉醬!
 
我還不想就這樣死去,而且是給那隻GAP一聲的青蛙害死。
 
自己應該早就要察覺得到,世界上怎麼可能有GAP一聲的青蛙,那根本就是一個騙局。
 
要是時光能夠倒退回去,我一定會馬上殺死那隻GAP一聲的青蛙。
 
可是,時光並不會倒退回去,我現在只能面對我即將摔成肉醬的未來。


 
天!我還有好多事情還未做過!我可不想現在就死!
 
我還想要生存,我還想要活下去,我不想要死啊!
 
繼續向草原墜下去的我,見到與地面越來越近,自己想要掙扎求生,但又不知道此刻可以怎樣掙扎。
 
直到最後,眼中最後的一個影像,就是見到一個女孩的臉孔。
 
是巫小翠。
 
然後我就眼前一黑了。
 
……………………………
 


「嗯唔嗯唔嗚唔唔嗚!」
 
玄暈的感覺直衝大腦,酸痛的感覺充斥全身,同時似是誰吸不到氣的聲音在我耳邊傳來。
 
雖然這些感覺都叫我好不舒服,但我知道,我有這些感覺,是我還未死去的最好證明。
 
我立即睜大眼,然後一個驚嚇的場面就在眼前。
 
在我眼前的是一張熟識的臉孔,是巫小翠的臉孔。
 
那妖女的臉孔我當然立即就認得到,她化灰了我也認得出。
 
我大驚,立即抬頭,和她拉開距離。
 
而這時候,一陣柔軟的感覺便從我嘴唇中離開。
 
我曾經感受過這種觸感,對,就在聖誕節戲劇之中,莫非剛才是!?
 
自己是吃驚得用手立即猛擦嘴,然後整個人不斷地坐着後退,和正躺在那邊的巫小翠拉開距離。
 
根據我自己的猜測,剛才我從天空墜下來的時候,正好撞上了在草原上的巫小翠。
 
然後當我驚醒過來之後,我便是壓在巫小翠的身上去,甚至和她………
 
「咳…咳…咳…咳…」
 
在我眼前正躺着的巫小翠,現在是坐了起來,猛地咳嗽。
 
她很不憤地瞪着我,臉紅紅的,就似個純情系的少女被強吻了,既不甘心又害羞。
 
而終於,她開口說話:
 
「色狼!變態!好色鬼!」
 
話聲落下後,她就掩着臉「嗚嗚」地哭了起來。
 
不正常,很不正常,巫小翠竟然是這個反應?完全是意料之外。
 
正常來說,再次發生剛才的事情,她應該馬上去漱口,甚至立即殺了我,但現在竟然像個純情系少女一樣哭?
 
事情超出我的意料,使得我不知如何反應。
 
「那個……」
 
就在這時候,巫小翠抽泣着,低聲地對我說話。
 
「那個…你會,負責任吧?」
 
「負甚麼責任?別說得似是我讓你懷孕了啊!」
 
「可是!你剛才對我……」
 
「那是意外,是意外!」
 
是我墜下來的時候撞上了她,把她的腦袋修好了?
 
而另一件事,為什麼我從高空摔了下來也沒有死去,被我撞上的巫小翠也沒有大礙,這完全違反了物理啊!
 
到底我眼前的巫小翠,是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巫小翠,為什麼感覺上完全不相同。
 
我徹底打量着我眼前這一個「巫小翠」。
 
不論是臉孔,還是那雙馬尾的螺旋卷髮,甚至聲線,都是巫小翠沒錯,只是穿起了舊時歐洲的少女長裙服裝,十分古怪。
 
古怪的不單單只是「巫小翠」,還連四周的景色也十分古怪。
 
現在的我,身處於草原上,頭頂是有幾朵白雲的湛藍天空。
 
遠眺開去,可以見到在地平線的盡頭,有着高聳的城牆。
 
城牆圍繞地平線走了一圈,就似是在保護國土,不被外敵入侵。
 
而在不遠處,可以見到一座城,這是國土內唯一的一座城,它就獨自屹立在那裡。
 
現在身處的地方,我可以肯定不是香江。
 
我竟然覺得自己是置身於RPG的遊戲世界,四周的東西都給我很不真實的感覺。
 
「巫小翠,這裡到底是那裡?是妳用巫術創造的世界嗎?」
 
「嗯?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怎會不知道!別再給我扮傻了,妖女。」
 
面對巫小翠,我總是沒能夠控制自己的脾氣。
 
我多少想巫小翠和我吵架,好讓我出一口氣,但是,在我眼前的巫小翠,竟然就哭了起來。
 
「對…對不起,是我不好。」
 
「嗚嗚…你知錯了?」
 
「嗯嗯。」
 
「嗚…好吧,那麼,我原諒你了啊。」
 
在我眼前的巫小翠,竟然露出了一臉開心的表情,她的表情像是在說「知錯了就好」的表情。
 
不!不!不!不可能!
 
巫小翠會這麼溫柔?這太不科學了!
 
這妖女是不是有在想要用甚麼方法來對付我,想要加害我?
 
「巫小翠,那麼,這裡到底是那裡?」
 
「嗯?你真的好奇怪,這裡就是香江呀。」
 
「香江才不是這樣!怎麼會有這樣的風景!」
 
「嗯?香江一直都是這樣的風景呀。」
 
「可惡,巫小翠,妳這次到底又想要做甚麼鬼把戲,我可是很忙的,沒時間陪妳玩。」
 
「嗚嗚嗚……嗚哇哇!!」
 
神,請告訴我,現在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為什麼一切和我所認知的變得不相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