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一下現在的情況。
 
生病了的我,遇上了一隻GAP一聲的青蛙。
 
青蛙告訴我知道,跟隨牠就能找到小說靈感,所以我馬上就跟隨牠走了。
 
而結果,這是一個騙局。
 
我跌入了一間無底的小屋之中,向着無底的黑暗深淵墮下去。
 


最後,我大命不死,但自己卻來到了一個和自己認知部份相反的世界。
 
也遇到了與自己所認識全然不同的巫小翠。
 
接下來,巫小翠便邀請我先到她位於牧場的家去。
 
實在是和我認識的巫小翠完全不同,先不說她會有個位於牧場的家,她會邀請我到她的家去,這件事實在奇怪。
 
我跟着巫小翠走。
 


最初以為她是想要騙我,但原來是真的,在這個草原不遠處的坡下,有一個小牧場。
 
說是個牧場,實在不太合適,因為這牧場只養牛,說是養牛場會比較合適。
 
但巫小翠稱這裡為牧場,那就隨她去了。
 
「傻B,傻B,傻B。」
 
來到了牧場,巫小翠就喊叫着「傻B」。
 


我身體頓時抖動了一下,反射性地認為巫小翠在叫我,心裡同時自嘲自己怎麼對號入坐了。
 
本以為巫小翠終於要露出狐狸尾巴,但原來,她在叫的「傻B」並不是我。
 
而是一隻企鵝。
 
「怎麼可能……」
 
我呆了,實在是驚呆了。
 
先不說在草原上出現企鵝這麼過份離譜的事情,而這隻企鵝是我認識的。
 
沒錯,是我和巫小翠一起從騙子老闆的攤位中贏過來的企鵝玩偶。
 
在我眼前的,就是這一隻企鵝,它活過來了。


 
「傻B,今天有乖嗎?」
 
「吱吱,吱吱,吱吱?」
 
「嗯?這個男生嗎?怎說好呢。」
 
企鵝似乎在向巫小翠問我的事情。
 
巫小翠沒辦法說出我和她之間的關係,所以企鵝很貼心的沒有追問下去。
 
它擺動毛茸茸的身體走了近來,嗅了嗅我,似乎是想要知道我是何方神聖。
 
我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不是應該說一聲「初次見面,你好」了。
 


「天,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我到底身處在那裡?為什麼這裡的東西都顛覆了我的認知。
 
認知中的巫小翠是個潑婦妖女怪物,經常發脾氣,又喜歡嘲笑我,思想古怪又有神經病,常常認為自己很了不起……(略一百字)……對我大呼小叫,傻B前傻B後的討厭鬼。
 
但在我眼前的巫小翠,竟然是個溫柔的女生,還有點小女孩的可愛。
 
我認知中的香江,是個五光十色的城市,大廈比樹要多,通稱為「石屎森林」的地方。
 
但在這裡,香江竟然是個有着廣闊草原,還有牧場的地方,而且有城堡和城鎮。
 
我對於這個顛覆了自己認知的地方感到糊塗了。
 
巫小翠的牧場沒有實際的面積可以計算,因為她的牛都會走到外邊吃草,所以只要是有草的地方,都是她的牧場,當然那些牛不會走得很遠就是了。


 
牛的數量不多,只有十隻,所以牛住屋也沒有很大。
 
而在牛住屋旁邊,就是巫小翠的家,是一間木屋。
 
巫小翠和企鵝領着頭,帶我走到木屋裡去。
 
屋裡的環境不差,飯桌、椅子、火爐、書櫃、日常的家俱都齊全,只是古化了。
 
「沒有電視和電腦?」
 
「嗯?甚麼是電視電腦?」
 
眼前的巫小翠歪着頭表示不解,隨着她的歪頭,她的螺旋卷雙馬尾也跟着動一下。




 
我不知道巫小翠還要裝傻到幾時,不過我已經懶得去解釋。
 
巫小翠讓我和她一起分別坐到飯桌前,並叫了叫企鵝去為她拿杯水給我。
 
「先生,那個,招呼不周,真的不好意思啊。」
 
真的好不習慣,面對這溫柔可愛版的巫小翠,我很難忍住不去揍她的感覺,好讓她變回正常,和我吵架。
 
「喂,巫小翠,現在到底怎麼了?妳這次又想玩甚麼把戲啊?」
 
「呃?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懂。」
 
「妳用巫術叫一隻青蛙來找我,然後把我拉進這個妳創造的世界?」
 
「我創造的世界?」
 
「不是嗎?」
 
「哈哈,大哥哥真愛說笑呢,雖然我會魔法,但又怎麼可能創造出這個世界呢。」
 
話說到這裡,企鵝已經拿着盛起了水的水杯回來。
 
但忽然間,水杯裡的水傾倒在地上去,那是因為那企鵝倒下來了。
 
企鵝似是玩具彈簧沒動力了的一樣,倒了下來,接着動也不動,死了一樣,或者說,它變回原狀,變回了一個玩偶?
 
「這隻企鵝……」
 
「不緊要的,只是魔法時間到了。」
 
「魔法時間?」
 
巫小翠對我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便過去抱住了企鵝。
 
她把企鵝抱在胸口,接着口中唸唸有詞。
 
下一刻,被她抱住的企鵝發出了光芒,然後光芒消散,神奇的事馬上發生。
 
「吱吱。」
 
「嘿,可以麻煩你再要一杯水嗎?」
 
「吱吱。」
 
企鵝重新活動,又再次走了開去。
 
這一刻我明白,這隻企鵝原來真的是玩偶,但它被巫小翠施了巫術,變成了限時活動的生物。
 
正當我暗自高興這裡還有一些事情是在我認知裡時,巫小翠對我說: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但我也請讓我自我介紹一下。」
 
「自我介紹?」
 
「我叫巫小翠,是一位魔法師,傻B是我的好朋友,它都會幫我照顧牛的。」
 
實在是和我認識的不同。
 
記得第一次聽巫小翠的自我介紹時,她只冷冷地道出自己的名字,然後就作罷。
 
「等等,妳不是巫女嗎?」
 
「巫女?我從沒聽到呢。」
 
這又叫我糊塗了,她現在稱自己為魔法師而不是巫女嗎?
 
「話說回來,這裡只有妳一個人住?」
 
「不,還有傻B。」
 
聽到傻B,我總是起了些反應,這個反應真的很反射性的。
 
「妳父母呢?」
 
我繼續追問,但忽然,巫小翠沒有說話。
 
由剛才開始,她露出的女孩笑容,忽然地收走了去。
 
「大家都被城牆外的怪物給消滅了……最後,只剩下我。」
 
「不好意思。」
 
「嗯嗯。」
 
雖然眼前這個巫小翠,和我所認識的巫小翠性格很不相同,但相同的是,她們兩個都很孤獨。
 
眼前的巫小翠,為了排走這份孤獨的感覺,而給了企鵝生命,讓它成了她的家人。
 
自己是有一個衝動,想要抱住眼前這個巫小翠,安慰她。
 
「那個…」
 
「嗯?」
 
這時候,巫小翠的臉忽然紅了起來,含羞答答的。
 
「那個,你會不會,娶我啊?」
 
「怎…怎麼突然就說這個!!」
 
「因為,婆婆說,那種事情只能和丈夫做的,就是,那個,接吻的…所以…」
 
這是甚麼天真的想法,這到底是甚麼年代的想法?
 
「那是意外!是意外!」
 
「嗚…所以,你能不能負責任,聚我當妻子啊……」
 
害羞到極了的巫小翠,臉紅耳赤的用雙手遮住了臉,縮起着身體。
 
而我,則是一臉救命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