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正身處一個類似裡世界的地方,這裡是裡世界的香江。
 
也是一個顛倒了我認知的世界。
 
目前我還未知道離開這裡的辦法,不過裡世界的巫小翠說明天將會進城,到時候我可以跟隨她進城裡去,城裡邊應該會有人知道離開的方法。
 
時間來到了晚上。
 
晚上和裡巫小翠以及她家的企鵝一起食過晚餐,晚餐的過程乏善可陳。
 


吃過晚飯後,巫小翠帶我到睡覺的地方,而那個地方是在牛屋之中。
 
白天在草原上自由吃草和散步的牛們,現在已經回到牠們的窩子裡。
 
有些在睡覺,有些在扮睡覺,牛們都很是乖巧。
 
裡巫小翠在之前把牛屋中的一個地方清理好,空出了個空間給我睡覺休息。
 
「不好意思啊,沒有床舖,只有禾草。」
 


「沒問題,我有個地方就好了。」
 
在我睡的位置上有禾草和浴巾,浴巾似乎是給我當作被子使用。
 
「傻B啊,你真的不過來我那邊嗎?」
 
「不,我這邊就好。」
 
「這樣啊,如果你突然想過來的話,我是很歡迎的,今天不鎖門。」
 


裡巫小翠對我笑了笑,然後留下了一聲「有甚麼事情就告訴我啦」後,便離開了牛屋,回到她的屋子去。
 
在牛屋中,就只剩下我和那些牛們了。
 
沒有睡覺的牛們望着我,打量着我,會不會是在想「這傢伙是食物嗎」呢?
 
被牛們望着的感覺實在奇怪,不過還是少理比較好。
 
我躺了在禾草上去,感覺沒有比床舒服,而且有一陣陣的草味,當中還夾雜了些微牛們的氣味。
 
忍耐一下就好,反正這個地方明天可能就不必再待下去。
 
一定要盡早離開這個裡世界,現在媽媽和小紫他們應該很擔心我了。
 
當明天找到離開的方法,我必定會馬上離開。


 
「現在還是早點休息吧。」
 
摘下了眼鏡,放到一邊去後,我就閉起雙眼,睡覺睡覺。
 
從以前開始就已經習慣睡在床上的我,從來沒有試過睡禾草。
 
所以徹夜都睡不好,時而醒,時而睡,第二天早上起來還有點背痛。
 
早上起來後,和巫小翠用過早餐,然後就幫忙帶牛們去散步吃草。
 
「嗨,這邊這邊。」
 
這在草原上的巫小翠帶領着牛們從牛屋裡出來,在她身旁的企鵝也努力在幫忙。
 


牛們都很乖,就似習慣了的,從牛屋裡走出了來。
 
從牛屋出來了的牛們,有的在散步,有的在吃草,也有的發呆的站立。
 
這無疑是一個草原牧場的生活情景,我想這樣的情景只有在裡世界的香江裡見到了。
 
「好啦,傻B企鵝,麻煩你照顧牛牛啊。」
 
「吱吱。」
 
交付過企鵝照顧牛們的事情後,巫小翠便和我一起,向着香江城出發。
 
這個牛牧場雖然不是大規模,但也不算小。
 
讓一隻被魔法給予了生命的企鵝玩偶來照顧牛們,這種事情沒問題嗎?


 
我多少是覺得擔心,但巫小翠並沒有這個感覺。
 
讓企鵝照顧牛們,這種事情就似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環,巫小翠一點也沒有擔心過。
 
從巫小翠的牛牧場到香江城,差不多要走一個小時的路,路程實在不短。
 
聽巫小翠說,她每天都會進城去,添購一些食品。
 
我實在是佩服她,每天要走一個小時進城去,來回就是兩小時,我實在是受不了這種苦事。
 
生活在表世界的香江的人們,走三十分鐘都嫌長了,怎麼可能想走一個小時的路呢。
 
沿路上和巫小翠稍微閒聊了一下,她對於表世界的香江很感趣。
 


可能是因為她一直生活在這個被護城牆保護的香江之中,猶如一隻未見世面的井底之蛙,對從未見過的世界很感興趣。
 
又或者是她覺得我是傻了,想聽個傻瓜胡扯的故事解悶。
 
總之,既然她好奇地問道,我也如實告訴了她表世界的香江是個怎樣繁忙的地方。
 
說着說着,香江城就已經在我們的面前。
 
香江城有它自己的圍牆,由一個一個灰黑色的磚石疊成。
 
城的入口聽巫小翠說是設在上下左右四個方位,要進城都相當方便。
 
她更說,如果從上空俯視,就會見到主城堡是呈現出「﹁」這樣的形狀。
 
聽到她這麼一說,我忽然就聯想起自己的學校,香江中學。
 
香江中學和香江城一樣,都設有圍牆,而同樣地校社和主城堡都是呈「﹁」形狀。
 
真是奇妙,這到底是巧合,還是刻意的呢?
 
正當我想着這些有的沒的時,我和巫小翠已經來到了城門前邊。
 
守在城門前的士兵,身穿輕皮甲,腰配劍,和古歐洲電影中的士兵沒兩樣。
 
士兵打量了我和巫小翠,但沒有表示拒絕進入,似乎是默示請進?
 
同一時間,一輛由兩隻馬拉動的車子從我們旁邊向反方向經過。
 
馬車主人向士兵表示道:
 
「這些都是送去北方護城牆的,是修補用料。」
 
士兵循例上檢視了一下,確定沒問題去就通知可以離開。
 
兩隻馬匹「唃咯唃咯」的踏步前進,拉動着盛了一包包修補用料的車子前行,向着遠方走去。
 
「唉。」
 
巫小翠突然地嘆了口氣,又繼續說:
 
「真是叫人擔心。」
 
「怎麼了?」
 
我向巫小翠問道,而巫小翠則一邊領我進城,一邊對我說:
 
「外界的黑暗力量越來越強大了。」
 
「黑暗力量,我昨天聽妳說過,妳們的國王好像是為了對付黑暗力量而在招募守衛軍吧。」
 
「是的,今天我就是去應徵。」
 
「所以,所謂的黑暗力量,指的是甚麼?」
 
「沒有人清楚黑暗力量的真面目是甚麼,只知道它是一個強大的力量,所經之處都會被吞噬。」
 
香江城和香江中學,結構上是相同。
 
裡世界的巫小翠和表世界的巫小翠也是同聲同樣,結構相同。
 
那麼說,裡世界的巫小翠指的黑暗力量,在表世界中應該也有與之對應的事物,但到底是甚麼呢?
 
或者說,黑暗力量是這個裡世界獨有的產物?
 
是怎樣都好,我不是太感興趣,我只想盡快回家去。
 
「如果傻B你想知道的話,智者大師可能會幫到你也說不定。」
 
「吓?」
 
「智者大師是活得最久的人,但她的外表卻非常年輕,就住在那邊的山上啊。」
 
「行了,我只想知道離開這裡的方法。」
 
我這個樣子就是個話題終結者,和巫小翠關於黑暗力量的話題就到此為止。
 
接着我們一直前行,直到遇上個指示牌,才分道揚鑣。
 
巫小翠要去為她的國家獻身,保家衛國,而我則只想盡快回家去,免得家人再擔心。
 
她告訴了我知道在這幾條街道上,都設有酒吧。
 
想要收集情報,或者想僱用勞工,在那裡是最適合不過。
 
我覺得情況就似是來到了角色扮演的遊戲世界,要到酒吧去接任務,實在搞笑。
 
不過,入鄉隨俗,我只好依這裡世界的規矩來做事了。
 
巫小翠還給了我一些金錢,說有了金錢,打探消息也能方便起來。
 
而且,有一兩個錢旁身,有不時之需也能派上用場。
 
就這樣,我和巫小翠便分開行動,她去應徵守衛軍,我去找回家的情報。
 
「那麼,三個小時後在這裡集合好嗎?」
 
「我沒有任何可以計時的東西。」
 
「這樣吧,太陽升到這個位置就回來這裡集合。」
 
「啊…希望等等不會下雨就好了。」
 
以太陽的位置來判斷時間,這種事情從來都沒有做過,現在的感覺真的是回到古代裡去。
 
留下了這一句話之後,巫小翠便召喚出魔法杖,然後朝守衛軍召募大本營走去。
 
而我則向巫小翠的相反方向走,尋找酒吧,打探一下回家去的情報。
 
我們兩人暫時各自行動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