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我身處一個顛倒了我所認知的地方。
 
在這個地方,一切既是熟識,但也是陌生,使得我非常地糊塗。
 
香江不是一個都會城市,而是一個綠草如茵的地方,也有着皇城,同時被圍牆保護着。
 
另外,巫小翠也不是個巫女,而是個魔法師。
 
本應該是兇惡的她,現在卻是溫柔多,和我所認識的她完全不同。
 


到底我現在身處的地方,以及一切的情景,都是巫小翠利用巫術來算計我?
 
還是我真的身處了另一個我所不認識的地方?
 
如果是後者,那麼我到底身處在那裡?這裡是香江的一部份嗎?
 
更重要的是,我到底要怎樣離開這裡,回到家裡去。
 
自己帶着病,又一聲不響地離家出走,家人們都擔心得要死了。
 


我在巫小翠的家中,正受着她的招待。
 
她是我在這裡唯一認識的人,而且也是我目前見過的人,所以,我為了了解清楚這個顛倒我認知的地方,我得要問問她關於這地方的各事情。
 
而從巫小翠對我的說明之中,我對這個熟識但又陌生的地方有了一些了解。
 
正如之前所說,這個綠草如茵的地方名叫香江。
 
香江是這片國土的名稱,而這國土中只有一座香江城,國王和王后都在香江城的城堡之中。
 


另外,包圍着國土的牆叫護城牆。
 
在牆外的世界,被稱之為外界。
 
香江的人民對於外界的了解並不多,唯一知道的是,外界相當危險。
 
巫小翠說,外界已經被黑暗力量完全吞噬,護城牆因為有魔法之力,所以才能幸免於難。
 
可是,黑暗力量日積壯大,恐怕護城牆支持不了多時。
 
雖然有一段家傳戶曉的傳說,是說當大難將置的時候,從天而降的人會使用神來之筆來拯救他們。
 
但再怎麼說,這只不過是個傳說,會不會發生都是個未知之數。
 
所以,在最近幾年,國王正招募守衛軍,建立精銳部隊,靠自己的力量去保護國土。


 
只要能夠加入守衛軍,衣食便是無憂,因為國家將會照顧你的生活。
 
正因為這樣,應徵的人相多當,每個人也欲想一試。
 
「我也是打算去參加招募。」
 
「妳!?」
 
「嗯。」
 
巫小翠「咚」一聲的站起,然後瞬間召喚出「?」形的魔法杖。
 
以前見巫小翠施放巫術的時候,根本不需要甚麼魔法杖,但現在她卻需要了。
 


「爸爸、媽媽、婆婆,大家都因為外界的黑暗力量而與世長辭,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也要為保護國家出一分力。」
 
「我對妳有甚麼打算沒有興趣,我只想知道我到底要怎麼離開這裡。」
 
「離開這裡?是指去外界嗎?」
 
「不,我是想要離開這不明的地方,回家去。」
 
「我不懂,你到底是住在那裡?而且,剛才你為什麼會由天上跌下來?」
 
巫小翠把魔法杖召回了去,然後坐下來,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目前只能依靠巫小翠她。
 
所以我完整地把經過告訴了她知道,也對她說明了我所認知的香江是個怎樣的地方,還有在那邊惡巴巴的巫小翠。


 
聽到我的說話之後,巫小翠吃驚得掩住了嘴巴,十分吃驚。
 
她是一張完全不相信我說話的表情,並說:
 
「GAP一聲的青蛙?哈哈,大哥哥你傻了嗎?跟傻B一樣傻傻的。」
 
「不要叫我傻B,否則我就要叫妳妖女。」
 
巫小翠摸了摸被她稱為「傻B」的企鵝,然後又望了望我,就好像把我和企鵝的身影疊在了一起。
 
「雖然大哥哥的說話有點難以置信,但如果是真的話,那麼不就是說有兩個香江嗎?」
 
「兩個香江?」
 


「嗯,就似是表和裡。」
 
表世界和裡世界,這些都是小說的情節,怎麼可能發生在現實之中。
 
話雖如此,如果不從這邊推想,根本沒有辦法解釋現在發生的事情。
 
兩個各不相同的香江,兩個好不相同的巫小翠,表世界和裡世界。
 
在我原來身處的香江就是表,在這裡的香江就是裡。
 
這下子可好了,小說的情節不單單被現實化,而且被現實化的是一部魔法小說。
 
我不禁想起表世界的巫小翠,她正在寫關於魔法的小說來面對香江文創。
 
莫非會發生現在的表裡世界,是因為她要取材的關係,所以讓我演出主角,然後觀察我?
 
實在是太天方夜譚了,連我都不能夠相信。
 
但裡世界的巫小翠所提出表裡世界論,或許是真也說不定。
 
不論如何,現在真的出現了兩個香江,而我就身處了一個從未見過的香江。
 
聽過裡世界的巫小翠對這邊的香江作出的說明,我更是這麼認為。
 
表世界和裡世界嗎?
 
雖然在實際上發生了甚麼我無法得知,但暫時想像成表裡世界就好了。
 
我現在正身處的地方是裡世界的香江,而在我眼前的人是裡世界的巫小翠。
 
看來為了使自己不混淆,只好加上表和裡的字眼了。
 
「總之,我到底要怎麼回去表香江?」
 
我提出了這個問題,不過身為魔法師的裡巫小翠,並未有想到答案。
 
「這種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呢。」
 
「吓?」
 
「甚麼嘛?我只是個養牛牛的魔法師,雖然明天就會去應徵守衛軍。」
 
「妳有何打算我沒興趣知道,我只想知道我怎樣才能回到表香江。」
 
「這樣吧,明天我會進城應徵,城裡或許會有人知道的。」
 
我很不想等到明天,自己實在急不及待到回家去。
 
一想到家人發現我失蹤了,大家都會擔心,而且媽媽必定會哭得眼紅。
 
但是,既然裡巫小翠這麼說,我唯有等到明天跟她進香江城,打探一下回家的方法。
 
「話說回來啊,大哥哥,你叫甚麼名字?」
 
「羅天從。」
 
「我可以怎樣稱呼你?」
 
我望了望企鵝,企鵝也望了望我。
 
「傻B吧,我習慣了被表世界的妳這麼稱呼。」
 
「看來表世界的我和你感情一定很好的呢。」
 
「我不知道為什麼妳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我告訴妳,不!」
 
巫小翠加害過我的家人,我怎麼可能會和她感情好。
 
要是被我知道現在的甚麼表裡世界真的是她搞鬼,看我怎樣把她的螺旋卷雙馬尾扯下來。
 
「那個,傻B。」
 
「怎了妖女?啊,不好意思,自然反應。」
 
太習慣了,只要被巫小翠叫到傻B,我就會叫她妖女。
 
裡巫小翠知道我是沒有惡意,所以一點介意都沒有。
 
她甚至有點開心,因為我就似是叫一個老朋友用化名一樣稱呼她。
 
「傻B你應該還未有住的地方吧?」
 
「嗯。」
 
「這樣吧,不如留在這裡住。」
 
「不…不太好吧。」
 
「沒關係啊,畢竟這裡只有我一個人住,當然還有傻B企鵝啦。」
 
正因為只有妳一個人住,所以我才覺得不好意思。
 
孤男寡女住在一起,這種事情還是不要了。
 
「我睡牛屋就好。」
 
權宜之計,我只能去睡牛屋。
 
「呃?傻B你可以在這裡睡的呀。」
 
「不了,我睡牛屋。」
 
「嗯…好吧,傻B真的好奇怪呢。那麼我幫妳準備一下睡的地方吧。」
 
「謝謝。」
 
裡世界的巫小翠和表世界的巫小翠,真的是完全相反。
 
要是表世界的巫小翠能夠像裡世界的巫小翠一樣,甚麼身體調換事件,根本就不可能會發生。
 
我也不會因為為了尋找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靈感,而被那隻可惡的青蛙騙倒,然後來到這裡。
 
一定要盡快回去,回到家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