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想就能成事,這種天方夜譚的事情怎麼可能會成真。
 
我不相信。
 
但現在我不能夠不相信,因為事實就擺在我的眼前。
 
當我依照着小嗯給出關於守護石的描述在腦海中重複又重複地描出守護石後,情況起了極大的轉變。
 
大地突然搖動起來,在我和小嗯身處的地方冰藍色的光芒綻開了來。
 


強烈的震動使我從重複的描想中回過了神,好讓自己平衡,不至跌倒。
 
我不知道地震是怎樣的感覺,但我相信和現在的感覺差不多了吧?
 
努力穩住身體的我,開始擔心起小嗯。
 
但我這擔心是白擔心的,小嗯的情況比起我還要好很多。
 
她未因地震而露出受怕的臉容,反而露出了勝利在望的喜悅。
 


「來了。」
 
小嗯依舊陰聲細氣的語聲,但未能掩蓋住她心中的興奮。
 
地動天搖,四周仿佛隨時要崩塌。
 
冰藍的光芒越來越光亮,光亮刺痛傷眼。
 
現在到底是發生甚麼事了?是有怪獸嗎?還是有出現了甚麼身體調換事件呀?
 


還搞不懂現在是怎麼了的我,雙擋在自己的臉前,同時用力合起雙眼,進行自我保護。
 
但強大的光芒並沒有因眼睛的閉起而減弱,光芒似是要衝破眼皮,把眼皮下的暗也要照亮。
 
光芒一直變強,越變越強,冰藍的光,在轉眼間就變成了白色。
 
這白色的光在下一刻炸開,瞬間炸了出「噹」一下清脆的大響聲。
 
聽到響聲,我反射性地睜眼,一窺究竟,而在我的眼前,白光炸成了粒子,在半空之中隨隨灑落。
 
白色的光炸散了,夜空也出現在我的眼前。
 
在夜空之中散落的白光粒子,猶如雪花紛飛的一樣,也猶如無數會發白光的螢火蟲在飛舞的一樣。
 
這是美景,但我無暇去理會,因為叫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這…這東西!」
 
圓形的,水晶感覺的,反光面的,彩虹色的,浮空的…………
 
那個在我腦海中描想了數十次多的東西,此刻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不論是外形,還是質感,甚至大小,以及顏色,還有浮空的高度,都和我所想的一模一樣。
 
這不會是巧合,因為在我想像這東西的彩虹色時,我是故意地想像成高透明度的,而守護石的底色是灰藍色,所以彩虹色是會帶出一些灰藍。
 
我望着眼前這個東西,心中不禁驚嘆,一時間連嘴巴都合不上來。
 
這就是小嗯所說的守護石,也是我在腦海內千想萬想的守護石啊。
 


「終於。」
 
臉上帶着得償所願表情的小嗯,慢慢地走近不可思議地出現的守護石。
 
她爬上了噴水池,接近了守護石,小嗯那張小女孩的臉被守護石所透出的彩虹光照得明亮。
 
我不知道小嗯為什麼想要得到守護石,但既然她得償所願了,我也為她感到高興。
 
不過,小嗯到底為何要得到守護石?
 
而且,這個守護石又有何用途?
 
就在我思考這些事情,小嗯踏在噴水池的石墩上,舉起了她的雙手,伸向了守護石。
 
她觸摸了,那小小的一雙手掌,正按住了守護石的表面。


 
小嗯高興地笑了,平時總是輕煙般淡淡的微笑,此刻變成了一個彎月形的笑容。
 
陶醉在這種得到想要之物的開心感情上,小嗯輕輕地說:
 
「這個世界,終於,結束了。」
 
結束?
 
當小嗯的話聲落下,當我無法理解她的說話時,四周突然產生了異變。
 
在這一刻,守護石的彩虹光突然退去,同時,以小嗯為中心,一股暗紅暗紫的顏色正漫延開去。
 
這種顏色讓四周的景和物,都深深地染上同種類的顏色。
 


現在的情況,就似是在白紙上打翻了水性顏料的一樣,顏料把整張白紙都染色了。
 
不論是四周的花草,雕像,椅子,噴水池,還是夜空,都變成了暗紅暗紫的顏色,叫我聯想到地獄的顏色。
 
守護石並沒有再發出光芒,更是暗淡無光,就只變成一塊圓形的石頭,粗糙,沉重。
 
整個守護石連浮力都失去,「碰」的一聲掉落到噴水池上。
 
瞬間塵土四起,噴水池被壓得炸發出裂痕。
 
守護石失去了所有能量似的,倒在那裡,動也不動,似是死亡。
 
「小嗯,發生甚麼事情了,妳剛才幹了甚麼?」
 
我急忙地問道,因為現在有些事情正向不對勁的方向發展。
 
「我只是做了本應該要做的事。」
 
「本應該要做的事!?」
 
「讓黑暗力量把世界上最後一個僅存的地方吞食掉。」
 
小嗯轉過身來面向我,同時露出淡淡的微笑,也招牌動作的歪了歪頭。
 
我雖然還搞不懂現在是怎麼的一回事,怎麼魔幻小說裡的情節跑了出來。
 
但是,我在意起小嗯那句說話中所提到的「黑暗力量」。
 
裡世界的巫小翠家人是因為黑暗力量而離開人世,而這次守衛軍的招募也因黑暗力量而起。
 
而現在,小嗯要讓黑暗力量吞食最後一個僅存的地方?
 
到底黑暗力量是甚麼東東?不…問題應該是………
 
「妳到底是誰?」
 
我怯了的退後了幾步,望着眼前這個由始至終都不知道是何方神聖的小女孩問道。
 
女孩子發出了「嗯?」的一聲,又再次歪了歪頭,說:
 
「你要再一次遺棄我嗎?」
 
「嗚……」
 
「我要怎樣做你才會喜歡我?」
 
「嗚……」
 
每當這位女孩子對我講出這兩句說話,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會湧上來。
 
我見過她,在以前我見過她,但我就是想不起來,她到底是誰?
 
「只要我這樣做,你就會喜歡我了嗎?大哥哥。」
 
-------說着說着,眼前的小女孩竟然把內褲脫了下來………-------
 
這一句說話,配上我自己心中的描述,忽然間,我心裡邊有了個底。
 
有些東西,在我腦海之內最深處,那個名為封鎖記憶層的最深處漸漸浮上來。
 
在那段記憶浮上來的同時,小女孩以她的手,把學生水手服裝的上衣由上到下從中間撕裂開來。
 
我不知道她那來這種氣力,但更重要的事情是,她那白晢的身體,漸漸地暴露在我眼前。
 
再這樣下去,小女孩的身體肌膚將會完全映進我的眼睛裡去。
 
可是,事情沒有這樣發生。
 
是她已經沒有力氣把上衣撕開嗎?
 
不,她已經把衣服撕開了。
 
是我或者誰阻止了她嗎?
 
不,沒有人阻止。
 
沒有發生小女孩的裸肌映入眼睛的原因,就是因為她沒有軀體。
 
「甚…甚麼鬼!!」
 
除了本來就露出的肌膚外,一直在學生水手服底下的肌膚,竟然是沒有。
 
在那裡的只是一個空洞,絕對可以被看穿,就似是看穿空氣一樣看穿,我可以看到學生水手服的底面。


 
「我是你的遺棄物,我的身體未能完成,是因為你。」
 
「妳…妳…妳是…」
 
「是你讓我出生,給予我生命,同時也是你遺棄了我。」
 
「難道妳…」
 
在腦海深處回憶封鎖層浮上來的回憶,讓我記起了一些事情。
 
幾個月前,我和表世裡的巫小翠進行的第一場小說創作對決。
 
那時候的我,參考了日本輕小說而寫出了一個被隻字不提的小說故事,得到了大敗的結果。
 
從那天開始,我沒有再進行小說寫作,也把這個小說故事的文檔刪除。
 
雖然在以後我還是再進行了小說的寫作,但這個小說故事,我已經放到記憶封鎖層,不願再去回想,也沒有再去接觸它。
 
這個故事,是講一個小女孩,為了討得大哥哥的歡心,而使出各種賣肉賣萌的招數,引發出各種哭笑不得的事情。
 
我忘記了它,我甚至不想回想起它,我把它封在回憶的最深處,比起小時尿床的回憶還要埋得深。
 
但現在它浮現了,它甚至在我面前展現了。
 
「難道…難道…妳就是,我筆下的人物,是我那套小說故事中的女主角!?」
 
「嗯。」
 
眼前的小女孩,肯定地回應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