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說借助月光和星光的光芒在小花園中前進,追趕小嗯。
 
但不知為何兩者的光芒並沒能灑落在這裡,在這個小花園之中,我只能靠自己的雙眼去適應。
 
不過即使是努力去適應黑暗的環境,但其實也沒多少看得清楚四周的環境。
 
可能正是這個原因,使我走路變得比平常的要慢。
 
即使走在這個小花園之中,我也覺得是走進了甚麼國家地質公園,甚麼郊遊徑水塘徑的一樣。
 


還是說,這個小花園根本不是個小花園,而是一個大花園。
 
是大得可以容納一個花園迷宮的大花園。
 
因為在我行走的期間,我走過了好多個盆路口,我也碰到了好多牆,迫使我走回頭路。
 
這真的沒理由啊!
 
我在陽台上確實是見到這個花園的面積並沒有很大,而且沒有迷宮這類的東西。
 


但在我追趕上去的時候,不知不覺兩旁就是植物鋪成的牆,然後就是盆路。
 
最後就是我迷失了方向。
 
抬頭就是一線夜空,分不清東南西北。
 
我就如同自己寫小說時一樣,徹底迷失,不知何去何從,只能在小說的大海中浮沉。
 
現在簡直是把我對於寫小說的感覺實體化,好讓我自己也在肉體上感受得到。
 


天,這種感覺棒透了,能不能再棒一點呢?
 
雖然我是迷失了方向,但我並沒有跟掉了小嗯。
 
小嗯有好幾次都在個拐彎位出現,似是要被我追趕。
 
然而,當我追了上去,拐彎之後,眼前就只有道路,而不見小嗯的身影。
 
當我走錯了盆路,碰上了牆,她就會突然出現在我身後,鬼魅一般。
 
我開始懷疑着,到底是我追趕着她,還是她在帶領我?
 
如果是後者,她要帶領我到那裡?離開這個地方?還是更深入這個地方?
 
如果是更深入這個地方,她有何目的?


 
這種種未能得到回答的迷團和想法,使得我越來越感到害怕。
 
當人面對未知和無法預料的事情,就很自然會感到恐懼和害怕了。
 
所以我決定不去想,現在只管跟上小嗯。
 
只要跟上了,答案就自然浮現出來。
 
而現在,就正正是答案浮現的時刻。
 
穿過了筆直的一條路,從路的盡頭踏出去,難得地來到了一個廣闊的地方。
 
在這裡,星光和月光總算是照進來了,不至於一片漆黑。
 


光芒讓我看得清楚這裡的環境,而這裡,很明顯是一個公園休憩處。
 
以照地理位置來說,這種公園休憩處,通常是會出現在花園迷宮的正中間,讓迷宮的挑戰者得到休息。
 
等等…那麼說,我剛才真的走進了花園迷宮?
 
但在這裡,這個本應該是出現於花園迷宮中間的休憩處,卻出現在盡頭。
 
廣闊的休憩處被鋪上了植物的牆包圍着,靠着牆的地方有石椅子,以及一些雕像。
 
這些雕像並不是甚麼名作品或偉人,反而是平凡不過的雕像。
 
有穿着男裝學生服的、有穿着黑幫服飾的、有穿着富有人家女裝服飾的,也有天使等等。
 
看起來實在沒有異樣,但想清楚一點,這裡世界香江的時代,還是未有氣車和飛機的時代。


 
但那些雕像的服飾,卻是表世界香江的那個年代啊。
 
這無疑是一種違和,很是叫我在意。
 
可是最叫人在意的,卻是站在休憩處中間那個乾涸了的噴水池前的小嗯。
 
「小嗯!」
 
我立即上前,走到小嗯的身後。
 
聽到我的聲音,小嗯輕輕地轉過身,臉向着我,同時保持着那淡淡的微笑。
 
我想要開口問她,這裡到底是那裡?為什麼她要跑到這裡來?我們要怎樣離開?
 


不過小嗯比我先開口,她說:
 
「找到了。」
 
「找到了?」
 
「嗯。」
 
「找到甚麼了?」
 
「守護石。」
 
聽到她說出這奇怪的名字時,我都快要脫出一句「吓?」的驚訝說話。
 
但我想起了最初和小嗯見面的時候,使我這吃驚的表情收住。
 
最初和小嗯見面時,她問了我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正是關於守護石。
 
我不知道守護石是甚麼東西,也不清楚那種東西有何用,我從來就沒有對那種東西有興趣。
 
所以我對小嗯說:
 
「行,我們該是時候回去了,天已經黑了。」
 
我走到小嗯身邊,拉起她的手,要和她一起回到城堡去。
 
但當我伸手去拉小嗯的手時,她一個側身,讓我落了個空。
 
「怎麼了,小嗯?」
 
小嗯沒有理會我的說話,她靠近了乾涸的噴水池,接着,輕聲地說:
 
「我要怎樣做你才會喜歡我?」
 
「吓?現在不是問這種事情的時候,趁我有多少還記得回去的路,我們得快離開這裡。」
 
「不。」
 
小嗯很決斷地拒絕了和我一起離開。
 
小嗯她給人的感覺是很軟弱內向,但這一刻,她卻有一種不退不卻的堅實。
 
「守護石,我已經找到,可是,要讓它顯現,我需要你。」
 
在冰冰藍藍的月光影照之下,小嗯輕輕的轉身面向我,對我這麼說。
 
「所以妳在剛才那裡出現,就是為了帶我到這裡來?」
 
「嗯。」
 
「然後就要我幫妳取得甚麼守護石?」
 
「嗯。」
 
很明顯,眼前這個小女孩是打算利用我而達到她的目的。
 
我沒有生氣,因為人與人之間互相利用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我似是我利用同班同學來賺點零用錢一樣。
 
雖然我沒有生氣,但並不代表我沒有任何感覺。
 
比起生氣,其實,我反而更害怕。
 
她從開始到現在,都叫我沒辦法捉摸得到她的想法。
 
這個裡世界顛倒了我的認知,而她,卻是超出了我的認知。
 
面對這些自己連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超出我認知的事情,叫我捉摸不到的事情,我不禁害怕了。
 
「我可不想和這個裡世界扯上關係,所以我不會幫妳。」
 
「不,你沒有辦法和這個裡世界脫離關係。」
 
「這是甚麼意思!?」
 
「我要怎樣做你才會喜歡我?願意幫助我?」
 
「嗚………」
 
我覺得小嗯是對於這個世界的事情是知道些甚麼,雖然我沒有證據,但我就是這麼感覺到,可是小嗯把漸漸脫離了的話題帶回正軌,使我無法追問。
 
當我還在思考要怎樣把話題帶到去關於這個裡世界和我的關係時,小嗯又再問一次:
 
「我要怎樣做你才會喜歡我?」
 
現在的小嗯,雙眼正散發一種不管怎樣做都要得到我幫忙的氣息。
 
她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雖然未及愛恩社長的強氣,但也使我不好受。
 
「行了,我做了。」
 
「嗯。」
 
小嗯對我點了過了頭,接着把臉轉回向噴水池那裡去,同時也要我走近她的身邊。
 
我走到她身旁,聽着她的指示。
 
小嗯要我做的事情很簡單,簡單得出乎我意料,她只需要我去「想」。
 
沒錯,她只需要我用腦袋去「想」就可以。
 
小嗯會告訴我所各守護石的外觀資訊,而我要做的事情是,在腦海內把資訊整合,從資料中構想出守護石。
 
只要保持去「想」就可以,而且要專心去「想」。
 
每個人都會說,光是想而不行動,一切都是廢話,但現在,竟然只需要想而不需要動,我實在是不明白。
 
我不知道這樣做有何用,但我還是照她的說話去做了。
 
「那麼,請你閉上眼睛,把這裡的場景在腦海內描繪一次,然後把即將出現的守護石放到噴水池的頂端上。」
 
依照小嗯的指示,我閉起雙眼,開在依照她的指示去「想」。
 
小嗯輕聲細氣,開始把守護石告訴我知道。
 
「立體,圓形,彩虹色,水晶面,玻璃硬度,浮空,發光…………」
 
小嗯一組一組詞語讀了出來,而我就在腦海中把這些詞語組合起來。
 
簡直似是在寫小說的一樣,把一個個單獨的文字串連,便能夠把一個句字組合出來,之後再把一句句的句子組合,一篇有內容的文章就此而成。
 
隨着小嗯不斷地進行守護石的描述,在我腦海裡,已經漸漸地浮現出守護石的樣子。
 
那個東西,就在我腦內,不斷不斷地被我刻畫而出。
 
名為守護石的東西,就似是已經出現了的一樣,我甚至已經想到了小嗯和我見到守護石時的模樣。
 
守護石…守護石…守護石…守護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