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裡世界香江的第五日。
 
在這裡的事情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因為變得實在太快,叫我都糊塗了。
 
就似是那一天,巫小翠突然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交換了的一樣,突如其來的。
 
重整一下,由開始到現在重整一下。
 
本來身處在表世裡香江的我,因為被一隻GAP一聲的青蛙騙了,而誤入裡世界香江。
 


在裡世界香江,我遇上了屬於裡世界的巫小翠。
 
在她的幫助之下,我開始尋找回家去的方法。
 
可是我不但沒能找到回家的方法,甚至遇上了謎一樣的女孩小嗯。
 
甚至在亂打亂撞之下,錯誤地成為了香江城的守衛軍隊員。
 
而在這個時候,小嗯利用了我取得了守護石,也使叫香江裡所有的人都為之害怕的黑暗力量大舉入侵。
 


同時,我也得知道,小嗯原來是我以前一部只寫了一點的小說故事中的人物,是我筆下的人物。
 
她憎恨着我,怨恨着我這個拋棄了她的作者。
 
所以她做了這些事,以向我報仇。
 
香江城變成了火海,香江變成了人間地獄,裡世界中的最後一片僅存之地陷入了生死存亡之間。
 
而現在,在一個陽光都不敢照進來的香江之中,我們正在巫小翠的牧場進行對策的討論。
 


巫小翠的牧場成為了臨時避難所。
 
能夠召集到的香江城市民,都聚集於此,在平時會見到牛們吃草的地方建起了營幕。
 
在逃亡或者戰鬥中受傷的守衛和市民,都在巫小翠的屋子裡,受着照顧。
 
至於一心國王和家寶王后,就在牛屋裡,和軍官及大臣討論對策,當然還有那些牛。
 
以牧場為中心的外圍地方,則有一班守衛和守衛軍隊員在駐守。
 
巫小翠在其中,小紫他也在其中,我也在其中。
 
站在已經被染成了暗紅暗紫的草原山坡上的我,遠眺開去。
 
就見到依然瀰漫着火燒而生的黑色濃煙,以及在寄附上了香江城堡的那隻龐然怪物。


 
那是由我筆下的那位小女孩因怨恨而化身成的怪物。
 
以觸手集結而成的怪物,似乎已經停止了繼續的巨大化。
 
雖然牠未有移動,但湧出觸手的範圍以牠作為核心擴散開去。
 
觸手似乎是要侵食任何生命的一樣擴散開去,雖然速度比起昨天慢了一點,但再這樣下去,整個香江都會被吞食的。
 
「怎麼會發展成這樣………」
 
荒謬,實在是太荒謬了。
 
猶如魔幻小說一樣的情節,現在就出現於我的眼前。
 


以前讀小說所讀過的類似場面,現在就出現於我的眼前。
 
太不真實了,太假了,我不能夠相信。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和小說裡的場面一樣的事情就發生在我的眼前,不管我接受與否。
 
「命令!命令!收到了最新的命令!」
 
就在我看着眼前這難以置信的景象時,一位守衛大叫大喊,打鑼打鼓,為求讓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去。
 
聽守衛說,牛屋裡的作戰會議得到了結果。
 
一心國王正是要召集大家,不論是守衛,或者是守衛軍成員,甚至是平民,讓所有人都知道作戰會議的結果。
 
牧場外圍留下了幾個守衛在駐守,以防突發性的襲擊和變動。


 
至於其他人都,都來到了巫小翠的屋子前。
 
在巫小翠的屋子前,幾個國王的侍衛搬來了箱子,讓一心國王站上去,如同站在講台上,對台下的我們進行宣佈。
 
「各位,香江的人民,相信眼前的情況,各位是有目共睹了。」
 
一心國王站在講台上,手持一個捲成了擴音筒的紙,對着我們講話。
 
「面對現在這個情況,我們還有多少勝算?沒有人知道,唯一知道的是並不多。
 
依照觀察和推斷,香江這片土地,兩日之後,就會被黑暗力量吞食完整,即是世界再過兩日就會滅亡。
 
然而,香江這裡,是我們的家,現在我們的家出事了,每個家庭成員是責無旁貸。
 


所以,我們決定了!
 
在明日,我們將會帶軍與怪物決一生死。
 
老實說,身為國王的我,很是害怕,但害怕是無補於事的,所以,上吧,那怕是我們的最後一戰。
 
為了我們的家!」
 
如果在表世裡的一心也有這種國王的氣度風範,我覺得他會挺受歡迎的。
 
可惜的是,這種事情只會發生於即將要滅亡的裡世界香江。
 
守衛們,守衛軍成員們,平民們,在一心國王的話聲落下之後,都一同歡呼,振奮起士氣。
 
我沒有和他們一起做,我只擔心我能不能繼續活下去。
 
我只是路過而已,我可不想就死在這裡,死在這異世界。
 
我想回家,我想要回去,回到那個溫暖的家中。
 
一心國王的宣佈結束了,總括來說,就是明天會展開全面的反擊。
 
聽到了宣佈後,眾人們都為着明天可能是最後的一戰的決戰而做着準備。
 
磨刀,練氣力,準備各種可以當作武器的東西,以及休息。
 
而我,則在牛屋裡,撫摸着牛,感嘆地思考着自己的人生。
 
如果明天的一戰他們打輸了,那麼大家便只有死路一條。
 
一想到自己的人生即將要結束,而且自己甚麼事情都沒有好好地做過。
 
沒有好好地考順過養大自己的父母,也沒有守我對小紫的承諾。
 
自己的人生也沒有甚麼成就和自豪光榮的事,沒有知心的好友,也沒有女朋友……
 
沒有見識不同的事和物,就只是單純地過活,重複又重複的渡日。
 
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麼要珍惜自己的人生,因為死亡會隨時來臨。
 
而現在,它來臨了,即將來到我的面前。
 
一思及此,一想到要和重要的家人分別了,永遠也不能見面了,我的眼睛就矇矓了。
 
「嗥。」
 
那隻愚蛋一樣的牛,不知道是不是安慰我,竟然舔了我的臉一下。
 
我只好對牠說了一聲謝謝,也苦笑了一聲。
 
「沒想到會是由你來安慰我呢。」
 
其實動物很有靈性,我覺得是這樣。
 
「打擾了,請問傻B在嗎?」
 
忽然間,有個人在叫喚我。
 
我以為是巫小翠,因為只有巫小翠才會叫我傻B,不過這是一把男生的聲音。
 
正確來說,這是一把男生扮女生的聲音。
 
我想知道是誰,是誰的聲音扮得那麼欠打,當我望過去後,就見到是王后家寶。
 
「你是在找我嗎?」
 
我在牛身後揮了揮手,好讓家寶王后見到我。
 
「傻B,見到你實在太好。」
 
「首先,我不是叫傻B,叫我天從就好,另外,你可不可以試着扮男生的聲音來和我說話?」
 
一直聽家寶那造作的女生聲音,我必定會忍不住噴笑出來。
 
雖然家寶不是很懂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要求,不過他(?)還是照做了,而就結果而言,他(?)的聲音聽起來好很多。
 
「天從,這次我特此前來,是有件事要拜託你,請你務必幫忙。」
 
「喂喂,別跪我,我受不起。」
 
我連忙扶起了家寶王后。
 
「你有甚麼事要拜託我了,只要我能力所及,我都會幫忙的。」
 
「我希望你能夠到智者大師的山上去。」
 
「吓?」
 
「只有智者大師才知道怎樣才能收拾到黑暗力量,拯救世界的方法就在智者大師的手上啊。」
 
甚麼智者大師,我以前好像聽巫小翠她說過,但我當時並沒有追問下去。
 
「等等,如果智者大師知道收拾黑暗力量的方法,怎麼剛才一心他沒有………」
 
「我明白你的意思,夫君他沒有說出來,是因為沒有人相信。」
 
我想起了以前對別說身體調換了的事情,當時沒有人相信我們的說話,我們甚至被當作有神經病。
 
「智者大師行事古怪,說話又莫名其妙,所以即使她有智者的稱呼,但也從未有人相信她。可是,現在,在這個絕地之下,我們只能尋求她的指引了。」
 
似乎家寶王后所說的智者大師,就只雜草沒分別。
 
要不是沒有食物,而也餓昏了,才不會吃。
 
「可是,為什麼要我去?」
 
「因為我覺得你比較適合,是女人的直覺。」
 
我望了望家寶那張男生的臉,對於他(?)這一句說話,我不禁笑了。
 
「智者大師身處的地方,並不是容易到達的地方,所以,我會安排一位侍衛給你。」
 
我還未來得及說好或說不,是不是要幫忙,家寶王后就已經叫了那個指派給我的侍衛進來。
 
「她將會是你前往智者大師那裡的得力助手,從智者大師那裡取得拯救世界的情報,就靠你們兩個了。」
 
「喺,那個,我會努力的。」
 
侍衛進來了,不過和我想像中的侍衛相差很遠。
 
在我腦海中的侍衛,至少是個帶刀帶劍的大叔,是個勇猛的戰士
 
但指派給我的侍衛,竟然是個牧師。
 
而且是我媽媽,屬於裡世界的何柳娘!?
 
「那個,你好,我們又見面了,多多指教。」


 
「………………」
 
這刻我在想,如果依照這個組合上路,到底誰是誰的侍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