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沒有騙我,那日以後,我就怎麼也再找不上她,
 
她的手機號碼、Wtsapp、Facebook、Ig,一切能聯繫得上的方法,
 
她都給改過了,她是有心要從此與我割斷來往,
 
我不知道她何以要做到這個地步,我不知道 ……
 
其實就是Jane的一切,我也不太知道。
 




 
 
與Jane的相識,說起已經是四年前的事。
 
一次我在酒吧喝得爛醉,
 
朦朧間看見一個全身穿黑,有著絕美秀臉的女子,那便是Jane。
 
Jane無預兆的主動向我走來,似是知道我活得不快樂,
 




她與我聊了一整夜。
 
她都知道我的心事,即使我們第一次見面,
 
我想說的,不敢說的,
 
她都知道。
 
我想Jane是一個經歷很多的女人,但她的年齡,她始終沒有告訴我,
 




不過我都可以看得出來,她比我長,
 
至少在心靈上,她就比我成熟。
 
Jane喜歡抽煙,每次見她,她手裡總會捏著一根香煙。
 
她有了所有壞女人的特徵,艷妝、紋身、烈酒、香煙、毒品、性愛,
 
但我就是喜歡她夠壞,平時的生活,我都安份得太久。
 
Jane對我來說不單是一個女人,更是一種態度,
 
她都會做我不敢做的,想我不敢想的,
 
我有時覺得,若一天自己能成為Jane,日子定會過得更快活,




 
但後來我都知道,自己沒有這種勇氣,而且永遠不會有。
 
 
 
這是大學裡的最後一個學期,我都不知道未來的日子要怎麼過,
 
社會、工作、養家,這些對我來說通通都是全然未知的事,
 
我不想面對。
 
每天為了生活而工作,營營役役的過上每一天,
 
起床、工作、睡覺 …… 起床、工作、睡覺 ……
 




如此往復,一直 …… 一直 …… 至死亡 ……
 
工作是一度洗不去的怨咒,會纏繞人一生,
 
開始工作後,生命仿佛都失去了意義。
 
這些話我都想找個人來分享,
 
我需要個伴,即使是誰都好,
 
我想對Jane說,我知道她會明白我,她會教我逃離這種籠牢,
 
可她偏偏卻在這種時候離開了我。
 
 




 
如此過了一個星期,我沒有上學,每天都待在家裡。
 
起床時我都會心急地拿起手機,
 
我想Jane會給我傳來訊息,至少跟我說說她的近況,
 
可她始終沒有傳來一字半句,
 
慢慢我知道,這段訊息永遠不會傳過來,
 
等待,也不過是白費。
 
慚慚我再沒有期望,也就再沒有失望,
 




但我還是會照例的每朝查看手機。
 
 
 
很多人渴望一個長假,覺得可以終日待在家中就好,
 
對,若不是一個人的話,
 
一個人,有時還是會寂寞。
 
每當我寂寞,我都會點起一支煙,
 
看著煙霧在室中縈繞不去,Jane仿佛就在我身旁一般,
 
我在煙霧中與她接吻,我在煙霧中與她做愛,
 
我想起她那雪白的皮膚,那嬌粉裡緊實的溫暖,
 
她的每一種尖叫,每一種抽搐,原來都在煙霧裡可以找到,
 
但到煙散了,Jane也就走了。
 
 
 
一個人在家,時間過得很慢,
 
時間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客廳的時鐘,
 
它每一秒都在嘀答嘀答的提示著我,提示我世間還有一樣事物叫做時間。
 
一個人會寂寞,但有時間作伴也不見得就能解愁,有時倒有反效果。
 
這種等待分秒過去的感覺很難受,
 
後來我乾脆就把時鐘的電池都拆掉,
 
但我始終躲不過那種厭惡的嘀答嘀答之聲,
 
原來它早就植根在我心頭,
 
起床是時間、乘巴士是時間、上課是時間、午飯是時間,
 
誰的生活也離不開時間,我的生活也離不開時間,
 
人把一分鐘劃成六十秒、一小時劃成六十分鐘、
 
一天劃成二十四小時、一個月劃成三十天,一年劃成十二個月,
 
這個無形的時鐘一早就種在每個人的心裡,時間,甚麼都是時間 ……
 
Jane臨行前說我們一切都來得太晚,
 
我不知道她所指的太晚是甚麼,
 
但可以肯定,這所謂的太晚大抵就是時間。
 
 
 
 
 
 
 
我終於向時間降了,向寂寞降了,
 
我實在不能再忍受一個人的生活。
 
我想起Jane,我抽了一根煙,
 
但我心裡清楚,她是不會再回來的了,
 
於是我想起Joyce。
 
那日Joyce向我示愛,我把電話掛掉,
 
她很識趣,自此就再沒有找我。
 
我不後悔,我喜歡的是Jane,說出心裡話是一件很痛快的事,
 
而且我知道,Joyce是不會掉下我的。
 
我的生活就只有兩個女人,早上是Joyce,夜晚是Jane,
 
我不能失去Jane,但同時也不可以沒有Joyce,即使我只把她當成是親妹妹。
 
看著Joyce,我會覺得自己跟這個世界還是接得上的,
 
她把我向身邊周圍的人拉近,縱使不願,但我知道是必須的。
 
Joyce是一個完美的化身,但她都太完美,
 
完美得不似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完美得叫人生厭。
 
我不喜歡跟Joyce相處,但我很寂寞,
 
終於還是不爭氣的拿起電話,撥了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