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通電話接駁的時間過得特別長,
 
你很難想像在一個星期以前我才剛拒絕了Joyce的示愛,
 
可如今,我又親自的撥了這一通電話要聯繫上她。
 
這是一種很不要臉的做法,但與寂寞相比,面子好像又算不上甚麼,
 
而且我都知道,Joyce很愛我,她不會介意。
 




「你找我嗎?」
 
電話終於還是接通了,Joyce的聲音很冷淡。
 
「嗯。」我答道,一邊點起了一支煙,把電話裡的Joyce當成是Jane。
 
「怎麼了?」Joyce問。
 
Joyce對著我是裝不了冷淡的,
 




她說話的聲音忽爾都變得沙啞起來,想她這一個星期過來也不好受,
 
只是我都可以肯定,失去了Jane,我被她的痛苦要更多。
 
「沒有,不過是想起你。」我說,心裡想的卻是Jane,
 
我嘗試從Joyce身上找到Jane,縱使我知道這不可能。
 
「真的 …… ?」她的聲音仍舊沙啞,不過當中卻多了點興奮。
 




「嗯。」我說,一邊深深的抽了一口煙,呼的一聲噴出一條垂直的煙柱。
 
「你不是不喜歡我嗎?」Joyce似乎又想到傷心處。
 
「不,你喜歡我,我高興得很。」
 
我沒有說喜歡她,也沒有說不喜歡她,這種說話的藝術,Joyce不會明白。
 
「我 …… 」Joyce破涕為笑,「聽你這麼說,我都很高興。」
 
「嗯,」我又抽了一口煙,「那麼你可以到我家來嗎?」
 
 
 
「可以啊,」Joyce笑道,「你願意跟我在一起,你要我做甚麼我都願意。」




 
「嗯,那就好,我很喜歡,」我說道。
 
其實我都沒有說過要跟她在一起,可她既是一廂情願的相信了,
 
我都不想否認,不然又會再傷害她一遍。
 
我受過傷害,所以不想再傷害人,這是理所當然不過,
 
至少如今在Joyce的心目中,我是喜歡她的,
 
人若能活在幻想裡頭,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在想像中,世間的一切都是那麼美好,那麼稱心如意,
 




這些我雖都做不來,但若Joyce能做到,想也不是壞事,
 
這大概是一種心理的投射,在大學課堂裡是教過的。
 
我把家中的地址告訴了Joyce,然後就匆匆的將電話掛上。
 
我拿起了浴巾,洗了個澡,就像往時等待Jane一樣,
 
我喜歡熱水浴,在室中蒸氣朦朧裡,我仿佛又會見到Jane,
 
Jane就是那麼無處不在,不論我身在何處,在做些甚麼,她都似在陪伴著我一般。
 
我不知道這樣失去理智的去思念一個人是不是好事,
 
但若Jane真的徹底從我的生命中消失,我想我就活不下去了,




 
現在我還懂得思念她,為了思念而活,活下去便有意義了。
 
洗過澡後我想Joyce快要來到,我開了冷氣把室溫調節,
 
然後又坐在沙發上抽起一根醇薄荷萬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