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強把早餐吃過,Joyce便興致勃勃的把我帶到房間去打扮。
 
她把我衣櫥裡的衣衫都拿出來打量一遍,然後高高興興的替我配襯一番。
 
「隨便穿就好,」我說,打了個呵欠,可以的話還是想再睡上一覺。
 
「不行啊,總得要穿得體面點。」Joyce說,一邊又把幾件襯衣放在我胸前試試。
 
「這是甚麼重要的場合啊?」我不解,但想Joyce的父母遠在英國,
 




她總不會是要我去見她的雙親。
 
「怎麼你就只買T – shirt,還要盡是些古靈精怪的圖案,」Joyce沒有答我,
 
只是全心全意的替我挑選著,說著又把我幾件T – shirt放在一旁。
 
「衣服只要舒適就好,」我說,看著鏡前的自己總覺得有點甚麼不妥。
 
「James,你年紀都不少啦,也該要成熟一點才是,」說著便把我的睡衣脫下,
 




給我換上一件純白色的襯衫,細心的替我將鈕扣繫好。
 
我看著Joyce如此體貼,心腸都軟了,順順她也不妨。
 
「你看,不是挺好看的麼?」Joyce問,一邊替我把衣領弄整齊。
 
「就是老成了點,」我答道。
 
「總比稚氣來得要好。」Joyce笑道,一邊又替我選著褲子。
 




「褲子不可以馬虎啊,要多試幾條,」我想起Joyce剛才替我更衣的情景,
 
她要是要我多試穿幾條褲子,我是心甘情願得很,就怕她不要我試。
 
「嘻,相信我的眼光了嗎?」Joyce笑道,似是沒有會意。
 
「你的眼光總比我要好,」我說,
 
但見她手上盡是黑白灰三色,保守得很。
 
Joyce聽著嫣然一笑,仍是埋頭替我配襯著。
 
「這個好麼?」她手裡拿著一條深藍色的絨布褲子。
 
「還是要先試試看,」我說著微微把腰略起,待她替我把褲子脫下。




 
 
 
Joyce沒有為意,還是伸手在我的褲子上拉了一下才發覺不妥,她登時脹紅了臉。
 
「哼,」她撅撅小嘴,「原來你一直都在想這個,大壞蛋!」
 
「甚麼這個那個?」我笑道,一邊捉起她的手要她替我脫褲子。
 
「我 …… 」她雪白的臉紅得像抹了一層淡淡的胭脂般,
 
好看得很,「哼,我都不理你啦,」
 
「你狠得下心腸麼?」我笑道,
 




一邊摟起她的腰,在她粉嫩的雙唇上淡淡吻了一口。
 
「小色鬼,」她笑道,雖然伸手把我推開,但嘴角仍是甜甜的笑著。
 
「我是小色鬼還是大壞蛋?」我笑問。
 
「沒半點正經,」她嘟起小嘴說,
 
然後把褲子放在床上,轉身便往門外走,「你換好叫我啦,」她說,
 
一邊替我關好房門。
 
我看著她那靦腆的神態,心裡喜歡,便依她的拿起褲子穿上,
 
雖覺不是太稱身,但想與Joyce這樣調調情過日子,也是不錯。




 
 
 
Joyce見我把衣服換過,只是連連點頭,似對自己的搭配很滿意,
 
我卻想只要她高興,也就是了。
 
「怎麼,不喜歡麼?」Joyce沉吟不語便問。
 
「也不是不喜歡,只是有點奇怪,」我說,
 
我想如若直截的質疑她的品味她定然要不喜歡,便換了個說法。
 
「怎麼奇怪?」她問。
 




「這個 …… 就是有點像校服 …… 」我說。
 
「是麼?」她微微一笑,
 
然後不知從那裡又找來一件灰色的毛衣給我穿上,「斯斯文文不是很好麼?」
 
「好是好,不過好好的穿成這個樣子,會不會有點太過 …… ?」
 
我也不知從何說起。
 
「穿多了就慣啦,也總該要試試新的。」Joyce笑道。
 
習慣,對,甚麼都是習慣了就好,
 
但現在跟Joyce的新生活又真的適合我嗎?
 
「嗯,」我點了點頭,心裡想要抽一根煙,靜靜的思考,
 
但我知道Joyce不喜歡,所以還是忍住了。
 
「咦,」Joyce忽然說道,「怎麼你床前放了副眼鏡?我都不知你有近視啊。」
 
「不帶也不妨,我也是看書時才會戴上。」我答道。
 
Joyce走到床前,拿起來端了兩端,又放在我臉上,以後又是連連點頭。
 
「如此甚好。」她說道。
 
「這個還是不要好了,」我伸手想把眼鏡除下,卻被Joyce阻止。
 
「不,這樣倒像個文藝青年,很唯美啊。」Joyce說。
 
我心裡叫苦,但想再依她一樣,也差不了多少,也就忍住了。
 
我不喜歡戴眼鏡,可以避免的話我還是想靠自己的一雙眼來看這個世界,
 
隔了一重鏡片,視野是清晰了,
 
但我都說過,很多事情看得清楚以後就不美了,
 
我實在不想把Joyce看得太清楚。
 
「都好了,」Joyce笑道,一邊替我理了理頭髮,「起行!」
 
「去那裡啊?」瞎忙了一個小時,原來我連這個問題也沒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