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ce約了Jessica、Jonathan和Jennifer去看電影。
 
Jonathan和Jennifer是情侶,
 
我不明白為甚麼要有個如此奇怪的約會,
 
他們二人既是一對,又何必找上我和Joyce?
 
我和Jessica不就等於變了電燈泡,礙著他們嗎?
 




這種約會的哲學,我不太懂。
 
「Hey James , 很難得見到你啊,你不是大忙人嗎?」Jonathan笑道,
 
他是個高個子,長了近一米九,皮膚黑黑實實的,是個運動型的男孩。
 
很自然的,Jonathan一手藍球打得很好,
 
我不知道是打籃球會使人長得如此高大,還是高大的人都喜歡打籃球,
總之Jonathan就是一個這樣的男人。




 
「Come on , 放過他吧,待會James把你的話當了真,受不住走了去的話,
 
Jessica就要不開心,Right?」說話的是Jennifer,
 
Jennifer是一個標準的ABC港女,除了她有D級的胸部外。
 
她今天穿了一件近身的上衣,整個身型都再遮掩不住。
 
「哈哈,差點忘了,James是個性派,有股藝術家脾氣,」Jonathan笑道,




 
一邊摟著他女友的腰。
 
「Well , 有自己的character也是好事,至少不似你那麼rude囉。」
 
Jennifer與她的男友打鬧著。
 
「我很粗魯嗎?」Jonathan笑道,「你昨晚可不是這麼說啊,哈哈。」
 
「Except在床上囉,Ok?」Jennifer若無其事的說。
 
我不知自己是否該這樣留心地偷聽著別人的私隱,
 
但他們既把房事也當成是閒話家常,我聽聽也無不可。
 




只是Joyce向我打了個眼色,似是在說:
 
「非禮勿聽,非禮勿聽。」
 
我點點頭,於是便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
 
「你不用理會他們啊,他們不過是跟你說笑而已,」Jessica開解我。
 
其實就是在這三人裡頭,
 
我跟Jonathan與Jennifer的交情也不深,也是僅僅勉強稱得上是認識對方,
 
只有Jessica是閒來會說上一兩句話,但大多也是她向我請教學習上的疑難。
 
Jessica是個相貌不出眾的女孩,衣著也是老土得很,




 
我不是個著重外表的人,但Jessica的外表確是會讓人敬而遠之,
 
信我,我不誇張。
 
我有時也不明白為何像Jonathan和Jennifer這種人會跟Jessica合得來,
 
或許跟長得比自己醜的人一起,會有種莫名的自尊和自信,
 
而這種高一等的感覺會叫人沉迷。
 
我也沒把Jonathan他們說的話放在心上,只是既然Jessica好意開解,
 
我也是感激的,便報以微微一笑。
 




Joyce卻又連打眼色要我開口道謝,可我始終沒有理會她。
 
Jessica見我不答,便也就不敢再作聲了。
 
 
 
如此我和Jessica沉靜了好一會,Jonathan和Jennifer卻始終打鬧個不停。
 
終於不知過了多久,他們發現了我們。
 
「喂,別盡會說些關於Sex的話題,可把他們悶壞了啦。」Jennifer說。
 
「對,聽說James是喜歡男人的,我們說這些,他自然搭不上嘴,哈哈。」
 
Jonathan笑道,不知怎的,他有意沒意總在嘲諷我,




 
但我也不怎介懷。
 
「別要理他,」Jennifer對我說,「對了,James,你最近在研究著甚麼課題?」
 
她有意把話拉到學術上,她知道我在這方面如數家珍,
 
其實Jennifer除了說話有點古怪外,心腸也不壞的。
 
「是啊,James不見了一個星期,定是又在研究著甚麼有趣的。」Jessica說。
 
她是個不會開發話題的人,但接上她倒是拿手,Jennifer似有意助她一把。
 
「我嗎?我在看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論。」我答道,想要滔滔不絕的說下去,
 
但Joyce示意不可,說應該要多聽別人的意見,而不是獨斷的說個沒完沒了。
 
「你又發現了甚麼新的,好玩的?」Jessica似是很感興趣。
 
「啊,」旁邊的Jonathan卻打了個呵欠。
 
「我們去買戲票,你們先聊聊吧,」Jennifer說,
 
一邊拉開了Jonathan,與他排隊購票。
 
「他們不在了,可以說我知道啦,」Jessica說道。
 
「嗯,其實也沒有很深入,不過就是些很基本的人格結構理論。」我答道。
 
「哎呀,別這麼吝嗇啦,多說一點我知道也是好的啊。」Jessica說。
 
「這個 …… 」我一時也不知從何說起,「弗洛伊德大概就是說,
 
一個人的人格是由三大部分組成的,即是本我、自我、與超我。」
 
 
 
「這麼多個我,我都聽得糊塗了,」Jessica笑道,
 
但她的笑容一點也不美,把嘴巴合著會比較好看一點。
 
「嗯,這個是很有趣的,」我說,其實就是所有未知的東西我都覺得很有趣,
 
「理論大概就是這樣的:
 
本我是代表著一種最原始的慾望,包含著所有為道德法律所不容的東西,
 
但本我是一種完全的潛意識,也就是我們都不會知覺的。
 
超我則是與本我相反,代表著道德、規範、傳統等等的價值,
 
無形中是在約束著一個人不要行差踏錯。
 
而自我就是在兩者中間的一個調和,使兩者不失平衡。
 
所以說啊,有了本我、自我、與超我,一個人格才能夠正常發展,
 
不然就是心理出現毛病啦。」
 
「喔,這還蠻有趣的啊,」Jessica笑道,一臉仰慕的看著我,「其實James啊,
 
你真的很了不起呢,你都知道這麼多我不知道的事,就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
 
古今中外的東西,你每樣都有所觸及,學校裡就沒有人像你一樣啦。」
 
「嗯,」被人稱讚我總是歡喜的,「就如蘇東玻說,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
 
一個『博』字是很重要的。現在專心精於一門學問的人很多,
 
但有興趣學習不同事物的人卻沒有多少。
 
我不是說研究得深入不好,只是能力所及,就應該多往幾門學問探索啊。」
 
「也不是人人似你一天有這麼多空餘的時間啊。」Jessica笑道。
 
「不是的,」我搖搖頭,「每人一天也有二十四小時,這公平得很啊,
 
就看你怎麼運用,我不過是選擇了來學多一點不知道的事物。」
 
「總之James你就是很厲害啦,」Jessica的神色裡頭充滿對我的傾慕。
 
「話也不是這麼說,」我答。
 
說著Jonathan與Jennifer已經買過戲票。
 
其實我就是今天要看甚麼電影也毫無頭緒,
 
但細想一下,此行不過是為了應付Joyce,看甚麼也沒有關係。
 
「我不是說過不是西片我不看嗎?」Jennifer突然發作。
 
「不要那麼任性好不好,滿席了也不是我想的。」
 
他的男友Jonathan脾氣也不是好。
 
「我早叫你訂票,你就是不聽我,」Jennifer在教訓著她的男友。
 
「我沒有信用卡,怎麼訂?」Jonathan說。
 
「我早就叫過你去申請一張,你不申請也罷,就不會早一天來買戲票嗎?」
 
Jennifer越說越是激動。
 
我卻想Jonathan不申請也是情有可原,要知道女人都是天生的購物狂,
 
花自己錢時吝嗇得很,可在花男友的錢時,卻是揮金如土,
 
更可況現在網上商店大行其道,我就看過每分每秒都在購物的女人。
 
「別這麼任性好不好,還不過是看一齣電影,港產片也不差啊。」Jonathan說。
 
「Oh , Come On , 很Cheesy囉,你這麼喜歡看你自己看個夠就是。」
 
Jennifer說著一臉不屑,兩手交叉抱在胸前,豐滿的身材看起來更益有美感。
 
「哈,」Jonathan冷笑一聲,「不要那麼祟洋好不好,
 
就是香港的甚麼你也看不起,外國的月亮總是圓的,」
 
「你是今天才認識我嗎?我一直以來也是這個樣子,
 
不喜歡的話就別要跟我在一起。」Jennifer的姿態頗為高傲,
 
但我本身不喜歡Jonathan,所以也不同情他。
 
「好啊,你都以為我不知道,」
 
Jonathan仍是在冷嘲,「你跟那個鬼仔Joseph的事又怎麼說起?
 
吃洋腸是不是很和味?」
 
「賤人,」Jennifer惱羞成怒,發了瘋似的,狠狠摑了他一記耳光,「對啊,
 
他甚麼都比你好,你這港仔以為自己床技如何了得,哈,
 
硬度長度,你全都輸了好不好?你以後別再找我就是,
 
看你那裡找個願意跟你上床的蠢女人。」
 
Jennifer說著便轉過身走了。
 
「不要臉!淫婦!」Jonathan也罵了一句,然後便也往相反的方向走。
 
場面一時好不尷尬,就只剩我和Jess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