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在思索著Jessica這句話時,牧師剛好把道理說完。
 
「有不明白的地方嗎?」那牧師仍是一臉慈祥地問。
 
「唔,」Jessica搖了搖頭,「沒有啊,我最近都明白多了。」
 
「這就好了,」
 
牧師點頭稱許,「不過也不可以懶惰,要時常跟上帝親近,知道麼?」
 




「知道啦,」Jessica說,「對了,牧師,Jasmine今天有來嗎?」
 
「嗯,」牧師點了點頭,「還有其他的弟兄姊妹也都來了。」
 
「啊,」Jessica一臉欣喜的,「我去找他們啦,」Jessica已不等我,
 
便直接的走了出去,「James你也來啊,我給你介紹,」她回頭才對我說。
 
我想要跟出去,卻被牧師打斷。
 




「你先去吧,」牧師對她說,「我有話要跟這位弟兄說。」
 
Jessica若聞若不聞的,便已走了。
 
只是我都不明白,牧師到底有甚麼話要留著私下跟我說。
 
 
 
牧師把我留下,坐到我的身邊,
 




我看著牆上高掛的十字架,總覺得有種說不出的莊嚴。
 
「你知道我要你留下是為了甚麼嗎?」牧師問,
 
他沒有看著我,只是與我一樣是看著十字架。
 
「唔,不知道,」我沒有理睬他的心情,
 
但我跟牧師素不相識,那種因距離感而成的禮貌也是周到的。
 
「你知道上主為甚麼要派他的親生子耶穌到世界嗎?」牧師問。
 
「為了要他釘十字架。」我看著十字架,把想到的便說了。
 
牧師莞爾一笑。




 
「這也不能說是錯,耶穌釘十字架就是為世人受難,替我們贖罪,
 
上帝派祂的親生子來,就是要救贖世人,這是出於對祂子民的愛。」牧師說。
 
「嗯。」我冷冷的道,他留下來與我說這番話是何用意,我還是聽不明白。
 
「那麼你有罪嗎?」他忽爾問道。
 
他這個問題倒引起我的興趣,我靜靜定神一想,自己有罪嗎?
 
到底甚麼是罪 …… ?罪又是由誰人所定 …… ?
 
「你在教堂裡問我,我自然是要答有罪,
 




因為人生出來就有種原罪,這是每個人所共有的,倒要上溯至阿當與夏娃,」
 
我答道。心裡卻想,為甚麼阿當與夏娃所犯的罪要跟自己相干,
 
罪性可以一代傳一代,但這種罪又是不是實質的罪,
 
我想不明白。
 
「你都對宗教有點認識,」牧師笑道。
 
「不過是班門弄斧,」我答。
 
「不,你是在把我和你之間的距離隔開了,」牧師瞇著眼睛說。
 
「甚麼?」我聽不懂他的意思。




 
「你說話有種很強的保護性,很本能地把自己和外人分隔開,你不發覺嗎?
 
我問你你有罪嗎?你卻拉扯到原罪上去,就是在迴避我的問題。」
 
牧師的神色仍是相當溫和。
 
「說話含蓄也是一種藝術,」我答,意思就是不要他追問下去。
 
「你很怕被人知道自己的內心,知道自己真實的一面嗎?」他問道。
 
我笑而不答,
 
人家說向著完全陌生的人傾訴會比較容易,但這一套在我身上顯然不適用。
 




「我知道很難一時間就要你就投入上主的懷抱,給自己點時間吧,」
 
牧師說著伸手在我的膝蓋上輕輕拍了兩下,然後站了起來,走去那起一本小書。
 
「我當初也是一個不願意面對自己的人,最終還害苦了一條生命 …… 」
 
牧師說著哽咽,竟感觸起來,「唉 …… 你跟他的表情很相像 …… 」
 
「嗯?誰?甚麼很相像?」我聽著不解。
 
「…… 都是一種走入絕路的死相 …… 」那牧師喃喃自語說了一段話,
 
說話聲很輕,我也是勉強才聽得到最後這句話。
 
我與這牧師話不投機,也沒想要了解他太多,便也就沒追問下去。
 
「我的罪過不會比你小,但是只要我們選擇親近上主,上主還是會赦免我們的,」
 
他又說,臉色雖然祥和,卻多了幾分苦澀。
 
「嗯,」我置若不聞,我對他這種說教實在厭倦。
 
今生信了宗教,卻要到死後才有收穫,還要不一定是上天堂,
 
這種只虧不賺的投資,叫誰肯去做。
 
還未算世間上形形色色的宗教,每個也稱自己是真神,
 
買定離手下錯注,可真會輸了沒賠,
 
不賭不輸,所以我不信教就是。
 
「慢慢來吧,」牧師似乎知道說服不了我,「這個送給你做紀念,」
 
牧師說著向我遞來了一本書,「你覺得生活不如意,感到迷失時,
 
不妨打開來看看。雖然未必能幫你很多,但當是參考也好。」
 
說罷他便徐徐走開了。
 
我鬆了一口氣,想他定是給我送了本聖經,
 
那知拿近一看時,書面上竟是寫著「林國棟牧師著」六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