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事?
 
最近我除了知道Jane離開了我以外,
 
其餘的都沒有留意,更是不想理會。
 
「沒有,」我答道,總覺得這個牧師不懷好意,有甚麼在瞞著我似的。
 
「林牧師,你不要嚇他好了,他整天躲在家中,又會有甚麼怪事。」Jessica笑道。
 




「是嗎 …… ?」那牧師的神色仍是古古怪怪的,「希望是我多心 …… 」
 
「你想到甚麼不妨直說就是,」此人說話吞吞吐吐的,叫我忍不住問。
 
「是啊,James為人很隨和的,林牧師你也不用忌諱他啊。」Jessica說。
 
「嗯,」那牧師微笑著點了點頭,「兩位少坐,我跟兩位談談道理。」
 
我聽著奇怪,那牧師說「少坐」,而不說「坐一會」,
 




他恐怕不是看古裝電視劇看得著了迷,就是於中國文化文學很是喜愛,
 
但既是如此的話,他又何必當起「大漢奸」,投入上帝的懷抱?
 
這都叫我想不通。
 
「好啊,我最喜歡聽林牧師說故事,」Jessica雀躍的拖起我的手,帶我坐了下來。
 
那林牧師微微一笑,開始講道:
 




「我們都是上帝的兒女,只要願意跟上帝親近,上帝是會有回應的 …… 」
 
他說著一堆冗長無味的話,聽得我都想打起呵欠來。
 
「 …… 只是撒旦還是會在我們脆弱的時候出現,它會誘惑我們遠離上主,
 
而這個時候,就是我們 …… 」
 
他說這一段話時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我甚麼宗教也相信,卻又甚麼宗教也不信。




 
撒旦在人脆弱的時候出現,
 
可宗教不是嗎?
 
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突然迷信?
 
也不過是真的走到絕路,回天無力,才會在宗教裡乞討最後一點慰藉。
 
心靈的慰藉 ……
 
對,一個人的心靈總需要有甚麼依賴,
 
Jane仿佛就是我的信仰,
 




她走了,我就如同一個失去上帝的天主教徒,
 
當人活著連最後一點信仰也失卻,這樣活著又為了甚麼?
 
不,Jane不可能是上帝,
 
她都在叫我隨心所欲而行,就是天理不容的事都可以放膽去做,
 
她是魔鬼 …… 她是撒旦 ……
 
但為了她,我是甘心當起撒旦的門徒,
 
就是違經叛道,遭世界離棄,我也是毫不怨言。
 
只是當受世界的逼迫,撒旦也棄你於不顧時,




 
這才算是真正的可憐,
 
我是一個沒有信仰的孤兒。
 
 
 
最近想起Jane的次數少了,但我有時還是會想到她。
 
我想抽一根煙,但此刻身在教堂,也唯有忍住。
 
那牧師仍在說個不停,我不知道他為何如此能演能講,
 
不過任他口才如何了得,我如何聽他說個沒完沒了,
 




我還是我,上帝永遠不是我唯一的神。
 
我今天不過是被Joyce捉來湊熱鬧,
 
對,這些我都是不情願的,
 
一個人做著不情願的事,自然是要不快樂。
 
啊 …… 慢著 ……
 
我都好像忘了點甚麼 ……
 
「Jessica,」我悄悄的在她耳邊說。
 
「嗯?」她口裡雖答,兩眼卻始終看著林牧師。
 
「Joyce呢?」我問她,由進教堂開始,Joyce就好像不見了。
 
「啊?甚麼Joyce?」Jessica一臉驚訝的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