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ce說是很重要的事,自然會是很重要,她說話從來不騙我。
 
「甚麼?」我問,拖著Joyce的手,有一種就想如此走到老的感覺。
 
「你先答應我好不好?」Joyce說,神色有點古怪。
 
「你不說我怎麼答應你,」我笑道,
 
雖說答應了的事也不一定就要做,但空頭支票還是不要亂開好,
 




要知道兩個人相處,多了一重承諾就是多了一份責任,
 
最美麗的關係也會因這種責任而失色,
 
所以我與Jane,從來只說現在,不談未來,
 
但正因為不談,我與Jane好像都再沒有未來了,
 
其實人生是否需要多一點的規劃?
 




率性是快活,但裡頭少了一種保障,也就少了一種安全感,
 
或許我也該是時候改變一下。
 
「你先答應我啦!」Joyce很堅持。
 
「好吧,我答應你,」我說,想今天也被Joyce半推半就的帶了與朋友相見,
 
就是其餘再難堪的,也算不上甚麼了。
 




「這個 …… 」Joyce吞吞吐吐的。
 
「嗯?」
 
「你下星期有空嗎?」Joyce說。
 
「你也跟我住在一起了啦,」我答道,其實我也早預定以後每天也會與她相見,
 
她也沒必要問我有沒有空。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她的臉羞得紅紅的,「我是問你整個星期也空閒嗎?」
 
「你都知道我不喜歡外出,」我答道,「我恨不得以後都可以待在家裡呢,」
 
其實對她今天把我帶了出來,我也不是太高興。




 
「嘻,那就好了,」Joyce說道,腦內不知想著甚麼主意。
 
 
 
如此Joyce拖著我走回家的路,
 
她一直不說,我也沒問,既來之,則安之就是了,
 
對身邊一切能處之泰然也是一種學問,
 
而當領略了這種心境,人生也會快樂得多。
 
這晚我很累,一回到家中便即睡倒在床上,
 




Joyce向我打了個眼色,要我先洗澡,
 
但我只是搖搖頭,說今天陪了她一整天,實在已經累透了,叫她就放過我一天,
 
她還是執意,站在我的房門一動也不動,
 
我被她看得窘了,但又不肯如此就範,
 
便笑說我不過一個人睡,洗不洗澡也不影響她啊。
 
那知Joyce卻點了點頭,似乎很認可我這番話,但還是堅要要我先洗澡。
 
「你陪我睡我才洗!」我實在不甘心,但也不過是一句戲言,
 
心裡已經打算就向她屈服。




 
「好啊,你聽我話,我陪你睡一晚就是了!」Joyce這句話頗叫我意外。
 
「啊?」
 
「不過 …… 」她羞得兩頰通紅,「不過就單是睡覺啊,可沒有別的 …… 」
 
Joyce肯跟我睡覺對我來說已是大出所料,仿佛喜從天降的,
 
就是沒有別的,我也歡喜得很。
 
「當真?」我問。
 
「我自然不騙你 …… 」Joyce說,「可你也不得騙我啊!」
 




「嗯,你不信任我時,勾勾小指吧,」我說,一邊向她伸出手。
 
Joyce微笑著搖了搖頭。
 
「我相信你時自然是無條件的相信了,打不打勾也沒差,」
 
她笑得很甜蜜,「快去洗澡吧,我在等著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