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朝醒來,Joyce已經不見了,
 
我開始懷疑昨夜她到底有沒有睡在我的身邊,
 
記憶很會欺負人,尤其在你累透的時候,
 
但其實就是Joyce與我睡過也好,沒有睡過也好,
 
我還是我,她還是她,
 




我和她的關係還是依舊的有著從前的距離。
 
Joyce是個守諾的人,
 
走出大廳,我見她已經替我備過早餐,
 
只是找遍屋子,就是始終不見她的半點影蹤。
 
她會不辭而別,像Jane一般突然離開我嗎?
 




但我想Joyce不是這種人,
 
她永遠清晰在我的意識裡,長伴於我側,就是我想要趕她,她也不會走。
 
我沒有等她,先坐到餐桌上吃早餐,
 
依舊是白麵包、蘋果與牛奶,
 
吃多了會發覺其實平淡也別有一番風味,
 




也不為甚麼,世間上沒有適應不來的事物。
 
那知我才坐下來,即發覺白色碟子下放著甚麼。
 
拿來一看,是一張印有我名字,前往英國的機票,出發時間在明天。
 
我自然不蠢,Joyce昨日苦苦哀求要我答應的,大概便是為了此事吧。
 
想Joyce說過她的父母遠在英國,也不知道她此行的用意是為了甚麼。
 
但如今想來,其實我的父母也移居英國好些年,
 
就只留了這一間屋子給我就走了,
 
一個人的生活慣了,其實也並無甚麼,




 
只是Joyce既然留下機票,順道去探望一下也是好的。
 
我花了一個早上執拾行李,
 
其實要帶的東西也沒有很多,不,其實我家裡也沒有太多東西。
 
 
 
我把行李料理妥當後,天已入夜,但Joyce始終沒有回來,
 
或許她是想要給我甚麼驚喜。
 
我沒有等她,但還是記得她訂下的規矩,先洗了個澡才去睡。
 




過一些有約束的生活,
 
刻板是刻板了點,但至少我知道下一秒自己要做甚麼。
 
像往時過著放蕩流離的日子,反而會像一條行屍,
 
一秒過去,卻不知下一秒等著自己的會是甚麼。
 
人活著總需要有一個目的,
 
年少讀書時,每天醒來我知道要換上一襲校服,背起書包,然後上學,
 
每天有在等著我去做的事,
 
這些事的本質是不是有意義或許其實不重要,




 
重要是要知道光陰如何花費。
 
所以世間有了工作狂,不工作他便不自在,
 
因為他都不再知道活著為了甚麼了。
 
沒有要做的事,人就會迷失。
 
只是過著如此規範化的生活,又好像會磨滅了人的本性,,
 
人生而自由,卻又偏偏沒有自由。
 
一個人的一生也被規劃了出來,
 




出生、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工作、結婚、生育、退休,然後就是死亡。
 
記得電影Boyhood裡頭,當主角的母親看著主角長大離家,
 
臨行前反問了他一句「You know what's next?」,
 
然後又歇斯底里的喊出一句「It's my fucking funeral!」,
 
說得滿場觀眾眼淚直流。
 
對,看著子女長大後,等待著雙親的從來就是死亡,
 
這是預先寫下來的劇本,只有依著照演不誤。
 
世間上四十億人沒有四十億種活著的方式,
 
赤貧之地每天面對著死亡的考驗,
 
富有的城市卻是過著每天營營役役的日子,
 
有人為了生存而生存,有人為了生活而生存,
 
其實生,有時還不如死。
 
每個人一生也總有過片刻輕生的念頭,
 
回首前塵,當然只覺是過眼雲煙,
 
但就是最傷心斷腸時,人也沒有死的勇氣。
 
每天喊著嚷著要自殺的人最不會自殺,
 
因為他只有說的勇氣,
 
說了,抒懷了,一切也就好了,
 
其實再多看一天日出也不是壞事。
 
我就是抱著這種多看一天日出的心情活了下來,
 
沒有了Jane,我也總是要活的,
 
世間上沒有不會自動痊癒的情傷,需要的,不過是多一點點時間。
 
就是今天Joyce也背我而去,難道我又活不了嗎?
 
不,離開是為了回來,分開是為了重聚,
 
我知道在遠方,她們在等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