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考過後,在家中百無聊賴,李琤建議大家找一份臨時工,等待放榜。
「我最想做經理!」我雄心壯志地說:「經理請不請暑假工?」
李琤沒好氣,微絲細眼看着報紙上曱甴般大小的招聘欄,她歎口氣。「多數公司不請暑假工。」
「我們可以打劫銀行。」我說:「隨時返工放工,且能選擇彈性上班時間。」
李琤疲累的拍拍肩頭。
我倆走到附近的便利店購買汽水解悶。
正想推門而進,見到一張貼在玻璃門前有關招請店務員的告示。
我轉頭望向李琤。
她笑着聳聳肩,「試試無妨。」
可能由於便利店欠缺員工的緣故吧,店經理馬上給我們見工,兩人皆順利得到工作,一天有早午晚三更供我們選擇。我心血來潮揀選了深夜十一時至凌晨七時那一更。


看着李琤所填的那張申請表格,發覺她所選的時間跟我一樣。
「為甚麼?」我指指她的表格中所選的夜更。
「貪玩唷!」李琤說。
「夜更危險啊。」
「危險才刺激嘛。」
「真拿妳沒辦法。」
李琤湊過頭來看着我的表格,馬上失笑起來了。
「你又是為了甚麼?」
「夜更的薪金最高。」我輕聲說:「況且,晚上的顧客總不會太多吧?我可以抽空看小說嘛。」
「你也真精打細算。」


最後,我和李琤選配到接近居住地區的便利店工作。
和我拍擋的是一個呆頭呆腦的少年,我甫踏進店內工作,他就「明哥」前「明哥」後的嚷我,在收銀機前永遠手震震地替顧客進行找贖,遇着態度較為惡劣的,他更會忽然口吃起來。
我覺得他完全不適合這份工作。
他告訴我:「我本來想去當廚師。」
「為了甚麼?」我問:「你喜歡下廚?」
「那是一件可以不面對任何人而令大家快樂的工作。」
「你很害怕面對陌生人?」
「我發覺他們不喜歡我。」他憂愁地說。
「你要放開懷抱接受他們。」
「他們會傷害我。」他苦笑,「我不再相信待人以誠這些話。」


「你在這裏工作了多久?」
「一個月左右。」
「才很短的時間吧?」
「但每一秒鐘也是折磨啊!」
我一時間無言以對。
不久以後,他便辭職了,還是即時辭職的,甚至放棄了月頭至辭工當日的薪金。
我卻覺得那是好事。生活中總有些你一秒鐘也不能容忍的事情,假如可以親手解決它,那畢竟是件痛快事。
他一走後,店內又張貼了招請店務員的告示。
由於欠缺員工,他的位置懸空了,我變成一個人做着兩個人的工作。收銀啦、搬貨啦、疊報紙啦、拖地啦……完全一手包辦。
我向李琤吐苦水,「我竟連翻看小說的時間也沒有!」
「活該!」
「我連小便的時間也沒有!」
「那就比較嚴重了,你得了腎病可得不償失!」李琤偷偷笑。
「妳調過來陪我吧。」
「你以為是課室調位啊?」


我繼續着我的非人生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