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原來出漏咗 sorry)

準備充足,萬眾期待嘅社際足球比賽決賽—紅社對黃社即將開始!

今次,我哋紅社決定用返同上一場一模一樣嘅陣容,務求再一次大勝而回。

我戴上隊長臂章。「Sky,有冇信心?」

「掂過碌蔗!」



「咁就最好。」

「嗌返聲先!紅社!」

「Red house!」

今日,紅社嘅看台唔單止有紅社社員嚟打氣,仲有一班由嘉瑜帶領,專誠嚟食花生嘅綠社人。

我同嘉瑜打咗個眼色,佢班friend即刻做嘢。「康洛文!康洛文!」



屌,爽到。唔講仲以為我打緊世界盃,爭在未有我嘅海報姐。

跟住嘅打氣,終於變返做正經啲。一邊大嗌紅社,一邊就嗌黃社。

不過最難做嘅,就係莉曦。一邊係佢嘅社,一邊有佢嘅男朋友,都唔知佢撐邊邊好。

兩隊球員列隊握手。我同申屠子成都係隊長,我同佢握手個陣,大家都不自覺咁握得最大力。

「祝你好運。」



「大家咁話。」

紅社對黃社,隨即開始!

黃社先開波。申屠大腳傳俾佢哋嘅中場,跟住一直控球在腳,好穩陣。但係比賽初段,大家都冇乜有威脅嘅攻勢,大家都只係互相試探一下。

過咗大概十分鐘,我鏟走咗黃社中場嘅波,發動攻勢。黃社嘅後防,甚至係申屠都反應唔切,機會嚟啦!

招牌禁區外重炮,董之英龍門都擋唔住,何況係黃社嘅龍門?

輕輕鬆鬆,一比零。看台上面繼續大嗌我嘅名。

「唔錯呀,我哋開始啦。」面對申屠嘅挑釁,我竟然有少少淆,始終,佢都好犀利。

果然,佢開始開turbo,插花插足三下,仲搞到天元成個仆咗落地。申屠話咁快已經進入單刀狀態。



我唔想咁快輸返一球,用盡力跑去禁區防守。

係我跑到佢身後嘅時侯,佢大腳一抽!

好彩,我哋嘅龍門文以立伸盡手臂,掂到個波,個波再中柱出界,角球。

「立仔,好嘢。」

黃社即刻開個角球出嚟,我哋都仲未mark好人,所以走甩咗申屠。佢係門前一頂,立仔都反應唔切。

一比一,拳來腳往,相隔僅三分鐘。

我哋兩位只係稍微展現真正實力,就已經令到比賽變到好刺激。



我同申屠都大概知道對方嘅實力,就無謂再拖泥帶水,大家打得放好多。

我多咗係中場破壞對方攻勢,再放波比黃展賢。佢嘅速度可能仲快過我,係邊路不斷製造威脅。打打下,連陳天元到大發神威,不斷接應黃展賢出嘅高波,頭槌攻門,有一球甚至頂中楣。而黃社亦都拳拳到肉,申屠嘅插花,我哋點防都防唔住,好彩文以立上晒身,大大話話救咗五六球。

膠著情況有上半場帶落下半場。就算我哋雙方開始換人入嚟,戰況依然無乜大改變,比數維持係一比一。

去到比賽最後大概兩三分鐘左右,發生咗一件大事。

申屠突然訓低,原來佢賣老抽。睇嚟呢場比賽嘅體力消耗都好大。

「喂,你掂唔掂。」

佢似乎痛到連嘢都講唔到。於是,我幫佢拉下筋。

過咗一陣,佢嘅情況好返好多,可以企返起身。



我拍一拍佢膊頭。「大佬,唔好咁快死。冇你,唔好玩。」

不過,佢企就企到起身,但係都係就住就住,令我哋有機可乘。

我照樣放球長波比莫錦佳,佢再出高波。呢個時候,陳天元係禁區外飛奔入去,跳到盡,頂到個波,個波應聲入網!

二比一!無仇報!

我哋忍住唔慶祝住,返去防守。係申屠受傷嘅情況下,黃社冇辦法組織攻勢,再加上我哋嘅浪費時間戰術,戰況再冇改變。

「嗶——」

冠軍!



我哋攬住天元慶祝。

「屌你老味!你條仆街平日唔入波,一入就冠軍!」

真不愧為大賽球員。

申屠再一次訓咗落地。我估佢頭先都係死頂。

莉曦即刻去睇下申屠。「你見點呀?」

「申屠子成,唔好死頂啦,我抬你返去。」

「唔使啦康洛文,我行得郁。」

「你行埋今日,聽日如果隻腳廢咗,唔關我事架。」

最後,我同莉曦扶住申屠,送佢返屋企。

我估成班友仔應該去咗新墟打邊爐慶祝,不過算,我至少將一個情敵,變成一個朋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