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呼吸一大啖氣,我見到 Serena 望住我,造口型叫我加油。

 頂硬上! 

「……我地啱啱雙方都係頭先提及過好多論點,咁就不如等我為大家總結一下。」 

「剛才我方同學都提及過,香港嘅運動行業如果可以得到商業化,將會獲得更加高嘅薪酬。」

死啦,我突然唔記得咗自己要講咩,唔通真係奶嘢?



我即刻九秒九睇返份稿,安心好多。

我繼續好順暢咁讀埋份稿。我見到前面評判老師嘅樣,應該都係對我嘅發言好滿意。

「......唔通友方同學會想見到香港運動員就連一份穩定嘅收入都冇?如果冇一個可以維持正常生活嘅薪酬水平,體育訓練機構又收唔到足夠嘅資助,香港運動員又點樣可以係世界運動賽場上面追逐夢想?所以對於今日嘅議題,我方係絕對同意,多謝。」

啱啱好冇超時,我嘅發言就咁樣完結,亦代表今場比賽終於搞掂。

「你啱啱最後個段好有感染力。」Serena似乎都好認同我嘅表現。



「由我把口講出嚟,係應該有說服力啲。」

「不過而家點,睇下評判點睇啦。」

「應該都ok掛?」

「又唔係咁講,今次對面係睇得出佢哋好有準備,尤其是個第一副辯,連稿都唔係幾駛睇。」

「不過我哋有你,郭玲玉喎。」



「咁我都輸過嘅。」

「信我,今次唔會。」

「係信都唔信你。」

「好喇唔好嘈,整間佢話你哋太嘈,扣我哋分就奶嘢架啦。」王知秋果然有智慧。

過咗一陣,兩個評判老師應該已經完成評分,工作人員將張分紙攞去核對。

「而家宣布比賽結果,」

「正方隊伍,紅社,所得分數為164.5分。」

「而反方隊伍,黃社,所得分數為150.5分。」



「換而之,今場比賽,勝出隊伍為紅社。而最佳辯員則為紅社主辯同學郭玲玉。」

順順利利,晉級決賽。

「都話咗你信我就得架啦,而家咪贏咗囉,你又攞埋最佳辯員。」

「你條戇鳩仔又比你符碌過到關個喎。」

「你唔信我就真係戇鳩。」

「呀兩位,膠夠未呀。」

「未呀,知秋姑娘,請你行埋一邊,我哋兩個唔係人咁品。」



「咁你要唔要睇下另外嗰場嘅分數?」

「嘉瑜?」

我即刻行過去隔離班房,嗰度進行緊另外一場初賽。

嘉瑜就坐咗係觀眾席到,最得閒真係佢。

入面嘅氣氛都好嚴肅,應該係仲未公佈分數。

好喇,有動靜喇。

「而家宣布比賽結果,」

「正方隊伍,綠社,所得分數為161分。」



「而反方隊伍,藍社,所得分數為143.5分。」

「換而之,今場比賽,勝出隊伍為綠社。而最佳辯員則為綠社結辯同學吳德言。」

咁姐係話,連嘉瑜都入到決賽。

我即刻走埋去嘉瑜到。「入決賽喎,開心仔。」

「你就開心!大把嘢寫,又唔使瞓!」

「我陪你瞓你會唔會好瞓啲?」

「屌你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