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申屠嘅不斷追問下,我終於係個一晚,同我所有嘅同學解釋一次,點解我會離開,應該話係俾人係XBS踢走,跟住去到涼糖清夷呢間 band 3 學校讀書嘅原因。

我由我 F1 開始講起,話說我果陣,啱啱入到去呢間名校,心諗自己小學成績咁好,入到嚟應該冇太大問題,可以跟得到掛。

結果,又真係跟得到。除咗第一次考試唔係咁熟個考試玩法,考好似唔知第五定第六之外,F1去到F4所有考試都係頭三。

係F1嗰年,因為我成績都叫做出眾,而且我本身間小學實力麻麻,所以老師見我出身咁特別,所以都好留意我。其中一個,就係老麥,亦即係我F1嘅班主任。

名校成績頭三名,又踢到下波,照咁睇,應該係天之驕子掛?



今次,我就冇咁好彩喇。

係呢間學校裏面,大部分嘅人似乎有一種排外嘅意識。呢班人大部分都係喺直屬小學嗰度升上嚟,唔知直屬小學係咪佢哋作為藍血人嘅象徵。佢哋似乎覺得,要係呢間學校到讀,一定要血統純正,出身正統。雖然,呢班人平時會分做唔同嘅小圈子,但係如果有其他人企圖破壞呢個系統,就會突然「團結」起嚟,攜手鬥垮呢個敵人,就算呢個敵人本身冇任何敵意,甚至想釋出善意。

我記得係我第二次考試考到第一,而且係足球隊有立足之地之後,開始有人想同我打好關係。冇記錯嘅話,最開頭係一個女仔嚟,名唔重要,嗰條友仔我直接叫佢做「八婆」就算喇,因為佢真係一個八婆樣,講嘢八婆聲,睇埋晒啲八婆嘢。

個陣調位,老麥安排佢坐我隔離,我呢一世人應該會最恨佢呢個決定,因為呢條八婆開始咗我三年半嘅惡夢。

換完位之後第一堂,八婆已經開始撩我講嘢:「喂文仔呀,我想問你之前考試係點溫書架?」



「我冇乜溫書方法嗰喎。同埋,唔好叫我文仔,叫返我全名就得架啦。」

跟住,我就聽到佢用超能力,係好細聲,但係我又可以聽得到嘅聲線講咗一句:「屌,懶係勁。」

我果陣時對佢哋嘅所作所為其實冇咩反應。我仲係覺得,係呢間學校,只要我不犯人,人就會不犯我,大家好好地讀埋書,日後好相見。

點知,事實將我呢個小小嘅幻想擊沉,將我同我嘅天真打落萬劫不復嘅深淵,再冇翻身之力。

過咗一個禮拜之後,八婆繼續想盡辦法撩我傾計。雖然我知道佢已經開始好唔耐煩,但係我依然冇乜點理佢。



果然,最後一次嘗試都失敗之後,佢終於開始發爛渣:「呀康生,你係咪咁串呀!我哋想認識下你姐,你洗唔洗咁囂張呀?」

「如果你覺得我咁樣係囂張嘅話,咁不如你返去自己諗下自己發生咗咩問題。」

「你!」八婆比我激到冇嘢好講,唯有 call 埋佢班 frd 過嚟,圍住我張枱。如果唔係老麥早咗入嚟課室備課,我估我應該比書扑頭。

之後,老麥同我講咗兩句,真係兩句,內容都係叫我注意下人際關係。跟住去到 F3 嗰年,我哋先有多啲接觸。

八婆努力未果,比老麥調走咗。但係之後,換嚟嘅都唔係咩善男信女。

「hi,我叫麥...」

「我知,考第二嗰個麥思宏丫嘛。聽講你數學好勁個喎,你可唔可以教下我?」想當年,我嘅數都仲係麻麻。

「好呀,咁你教返我英文轉頭?」



講真,我到而家都覺得呢個人好 nice,不過佢嘅一刻足以破壞我對佢嘅遐想。

 
最近首飲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mDxcDjg9P4
已有 0 人追稿